Quantcast

專訪王千源(上):學生會幕後操控 我們都是受害者

面對「口誅筆伐」 並無怨恨 FBI正在調查、多團體要求廢除中國學生會

2008-04-21 23:58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4月9日,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杜克大學舉行的集會當中,中國留學生王千源,對抗議的中國留學生喊話,迅即在網上成為"口誅筆伐"的對象,她的個人資訊在網上被公布,她本人亦收到各種謾罵和威脅的電話。她在青島家中的父母也受到威脅、搗毀家的攻擊。

17日央視在其網站首頁設立欄目,稱王千源為"最醜陋的留學生"。王千源原來所在的青島二中公開聲明"開除"她,並召開全校"整風"大會,加強"愛國主義教育"。

王千源週六晚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在當時人權組織發起的集會中,談的是西藏人權,根本沒有涉及獨立不獨立的問題。說她支持所謂的"藏獨"是不成立的。

她說,目前沒有上課,受到校方及警方的保護。她已聘請律師處理,不排除起訴中國學生會的可能。王千源指出,她有確鑿證據顯示,無論是中國留學生的抗議活動,還是對她本人惡意的攻擊,都是由該校中國學生會操控。她並說,FBI正在調查該組織。該校多個學生社團亦要求調查和廢除中國學生會。

王千源2

 
杜克大學中國留學生王千源調解現場。(網路圖片)

受警方保護 父母支持

對於目前的近況,王千源表示,現在安全方面沒有什麼問題,有美國警方和校方的保護。

王千源表示,最近終於聯繫到身在國內的父母。據她證實,她父母的家已經毀壞,家門口被安裝了攝像頭,現在雙親在外面暫避。至於何人毀壞她父母的家,是網上猜測的警察還是憤青所為,王千源表示,"我覺得憤青沒這麼大膽量。但是我也不敢隨便的這樣說。"

央視在其網站的主頁上稱她為"最醜陋的留學生",王千源對此表示,"用這樣的方式,很可笑,真是自己打自己耳光。我覺得這種話虧它們想得出來,把中國人都當傻子。"

網上流傳的一封她父親的道歉信,王千源予以否定,她表示,向父母查詢過,她父親根本就沒有寫過。

關於父母對這件事的態度,王千源表示,"我父母首先他們覺得這個事情就像晴天霹靂一樣,出來這麼一個事兒,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他們很信任我,也知道我的為人。一開始,他們覺得我乾脆就屈膝、向大家道歉算了。我跟他們說:不能這樣做。我一旦道歉,我就會為沒有做過的事情,永遠要背上一世的罵名。等於是給了他們一個藉口,可以隨意的傷害我和我的父母。我父母他們後來也支持我,認為我這樣做是對的。"

"我們都是受害者"

對於網上的"口誅筆伐",王千源表示,並無怨恨。她說,我覺得中共政府就是一個暴力政府,所以有的國民產生現在這些聲音,也是可以理解的,我覺得他們也是可憐的受害者,大家都是受害者。

她說,中國現在的體制,讓民眾的才能沒有發揮的餘地,讓民眾沒有敢說話的機會,說真話變得越來越難,只好戴著假面具做人。其實這有悖於人倫道德和自然規律。面對這些,必須要有人站出來,告訴大家:還是有中國人在頂著這個風頭來,實事求是講真話的。

"中國人是很聰明的,大家還是能看出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中國政府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政府,百姓在私下都明白吧。"

"他們所謂的愛國是真正的害國"

據王千源介紹,4月9日的集會是由一個人權團體組織的,主題是"精神自由和信仰自由",現場有部分華人去抗議。

對於當天事件的過程,網上流傳多個版本,有的稱王千源支持"藏獨",有的稱她在兩方調停等。

她說,"其實我當時沒有考慮過西藏的問題,考慮的是中國,當時人權團體組織的整個集會當中,沒有一個西藏人。大家討論的問題是西藏人權,不是獨立不獨立的問題。""當時我主要是想告訴同胞,衝動的這樣做,是把自己的未來、把自己國家未來的路封死,他們所謂的愛國是真正的害國。"

王千源說,我當時就是想提醒國人,他們那麼不理智的行為很容易造成backfire,這種回火現象是始料不及的,對自己的危害會非常大。

但是,王千源說,"我告訴他們的話,他們一點兒都沒聽,而是用更幼稚的方式來反駁,他們反駁的聲音看似很大,其實沒有一點兒力量。他們在網上說的話,過了多少年之後,他們再看,自己也會覺得非常可笑。我覺得,憤青這種思維,本來就是經不起推敲的東西,站不住腳。"

青島二中"整風" 中共官方誘騙

自事件發生後,有很多來自各界的人與王千源聯繫,有善意的,也有惡意的;有謾罵甚至人身威脅的,也有關心支持和鼓勵的。

據王千源透露,中共官方也有人與她聯繫,她說,這個人自己也承認他就是政府官員,他先跟我溝通說,他在外面做了什麼"錯事",當局後來並沒有怎麼樣威脅他,他還告訴王千源,他現在回國是很安全的,他父母也沒有什麼關係。

"我覺得,從頭至尾,就是想引誘我,騙我,讓我不要說真話,還告訴我,千萬不要對媒體說話。"

王千源說,"特別特別讓我傷心的是,我原來學校的老師,現在都要跟我劃清界限。反而有很多過去不認識的陌生人的這種幫助,讓我非常感動。很多陌生人看事情都是看得比較準的那種人。他們有一些人告訴我,他們支持我的觀點,還給我很多分析,有理有據。"

王千源高中畢業於青島二中,據她透露,青島二中最近發表聲明,將她開除,還開"整風"大會,討論如何跟她劃清界限,如何加強愛國主義教育。還在學校張貼大字報、標語等。

王千源認為,學校是遭受了來自教育局的壓力。

另外,王千源提到,國內網路上歪曲西方媒體對她的報導。像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NPR這些媒體對她的採訪,國內的人翻譯的時候,把她說的原話改動了。比如,她的原話說:"我做這件事情不是為了要綠卡。我現在還沒有定專業,但是我考慮要學政治。"他們改成:"我現在決定是否要綠卡。我要學政治。"

"無愧我心 無所畏懼"

如何面對鋪天蓋地的"口誅筆伐"?王千源表示,"無愧我心"。"實話實說,沒有什麼可害怕的。"

她說,"我父母對我的教育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心如止水。不管別人怎樣,我現在的態度就是:任爾東西南北風,只要沒有做錯事,我就沒有必要擔心。如果我自己這麼容易就被擊倒的話,我覺得,我反而會讓這種非正義的思維,憤青的、文革式的謾罵,更有利地蔓延。"

她強調說,不要由於害怕而扭曲自己正確的思維,信心特別重要,不是別人說你好你才有信心,別人說你不好就沒有信心。

她說,"很多時候,跳出這個圈子來看一看,其實不過就是一場鬧劇。"

王千源自述,在整個過程中,自己是一種樂觀積極的心態。由於能夠理性的對待這一切,所以才會無所畏懼。

王千源告訴記者,她一直在讀易經,還有老子的書。從這件事一開始,心態一直放得比較開,並且知道結果一定會反回來,因為這個發展不正常,不正常的事情一定會回到正常。"哪怕在最苦難的時候,也會知道,轉機馬上會來。"

她說,能夠這樣面對事情的人很多,只是體現在不同的領域、不同的方面。"我見過一些人被別人欺負的時候都有很平和的心態,我過去在中國看到很多很多這樣的事情,所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如何來找到自己的平衡點。"

中共暴政造成扭曲心態 民族主義情緒發泄怨恨

王千源表示,目前有各種各樣的聲音,有抵製法國家樂福的,有罵金晶的,還有各種各樣的集會,魚龍混雜。她認為,其中有不少像跳梁小丑一樣,存在一種很奇怪的怨恨、畸形的變態心理。

她說,現在這種很強的民族主義情緒,是多少年的積怨始終都沒有解決的結果,所有問題積發在一起,現在就成了一鍋粥。感覺好像走到了文革那個時期,但實際上又不是,他們是把自己的憤怒和積怨,單位的,或者家裡的,沒有發泄機會,現在在眾人的掩護下,把自己的憤怒就一起都發泄出來。

她認為,造成部分中國人扭曲心態的根源是中共暴政。當人性在各個方面都被扭曲的時候,必然要用扭曲的方式表達出來。

她說,"其實這是黨文化造成的,現在是一種虛偽文化和恐怖政治。就好像,當一個小孩在他出生的時候,如果父母就是用暴力來教育這個孩子的話,這個孩子的心理肯定有問題,以後長大也會是一個有暴力傾向的人,思想也會很壓抑。"

"共產黨始終都是在撒謊,撒得很厲害。大家都知道很多東西是謊言,但是沒有人敢出來說。只要是在眾人當中去做一些事情的時候,不需要負責任的時候,就覺得理所應當。"

學生會幕後操控抗議 但相當部分人未跟風

王千源表示,4月9日的中國學生抗議事件,是由中國學生會組織和操控的,而且他們還叫了其它一些並非這個學校裡的人。

她指出,最可笑的是,學生會把這些他們叫來的點綴的人,稱作這件事情的主體。其實是學生會幕後召集和操控的。

對於抗議人群的心態,王千源認為,很多人並不知道最近發生什麼,就跟著去。雖然喊的口號是愛國,但實際上做的不是愛國的事情,是盲目的受騙者。

有些來這裡上學的中國人,是官方派來的,他們的英語不是很好,聽課也有些困難,很多活動都不能去參加。他們也是每天都憋著一肚子火,所以都很積極加入中國人自己搞的各種活動。

"還有的華人,是中共高官後裔,在國內在共產黨的保護下,順風順雨,他們基本上就是,跟共產黨是一條船上的人。他們在中國吃得開,但是到美國之後,他們只有抱團在一起,才能夠維護自己的利益。這種利益,在美國是不受保護的,所以他們只有互相保護自己。所以甚至在中國都覺得不認可的思維,在這裡可能反而會保留更長的時間。"

她還說,"其實,相當一部分並沒跟他們走。一些在這裡上學、真正有能力的人,基本上都沒有去參加這個活動,或者在旁邊看,沒有說什麼話。很多人也是非常反感他們這種做法,但是沒有在公共場合表示,是因為有各種擔心。

中國學生會煽動仇恨

除了把她的個人信息公開到網上,學生會頭目還挑起和煽動網上的謾罵。"是他們把我叫成漢奸,是他們添油加醋的胡說八道,整個事情基本上沒有幾點是經得住推敲的。"

挑起謾罵的聲音之後,學生會頭目還說:我們現在趁著大家還對這個事情感興趣的時候,可以用各種隨意的方式,可以加上一點個人想像,把這個事情,用最快的方式,通過媒體,傳播出去,傳播得越遠越好,還說,要讓其他人,參與到打擊報復我的這種行為當中來。

她說,網上的東西是他們同意放上去才可以放上去的。他們放在網上的東西都是精心處理過的,有選擇性的,讓大家先入為主,認為我是漢奸,然後再加上各種各樣的東西。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他們留在網上的東西我全部都有備案,所以這些人已經非常危險了,真的是跳梁小丑。我感覺挺可笑。"

學生會頭目在網上,寫信讓這其他人來參加抗議活動,活動結束後說,我們給了他們一點顏色看一看。這些信件我都有備份。

中國學生會像黑手黨 被FBI調查

王千源表示,整個這件事情都是杜克大學中國學生會挑動和操控的,並表示,她手頭有很多詳實的第一手證據,合適的時候會公開。

她說,"這個學生會其實是一個很可怕的組織,有點像是黑手黨。"她說,他們一直跟大家聯繫,看看大家當中有沒有思維不一樣的,如果有不一樣的,就阻止這些不同思維的傳播。

王千源表示,她也不是第一個被學生會攻擊的人,該學生會的成員在一次集體作弊遭處份之後,還曾侮辱和恐嚇美國教授。他們還稱,先肅清中國人,然後再威脅美國人。批評他們這樣做的人也遭到嚴重的死亡威脅。

王千源暫時沒有上課,她說,如果現在這個問題我不去解決的話,小問題會變成大問題,還不如徹底解決問題後,我再心無旁羈的回到學業當中。

王千源披露,中國學生會是受中領館保護的。"我們有他們的財政證明。"另外,她說,這個組織一直跟中領館關係非常密切,很多事情都直接受中領館指使。

王千源表示,中國學生會目前正遭受FBI調查。她說,"其實已經調查很長時間了。"

學校多個社團要求廢除中國學生會

據王千源透露,杜克大學多個學生社團日前聯名譴責中國學生會的行為,並要求調查並廢除中國學生會,包括大學共和黨、杜克保守聯盟、杜克民主黨、學術自由學生、杜克人權聯盟、杜克學生倫理與杜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等。

她說,"幾乎所有的學生組織全部都是很反對學生會這樣做,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還是阿拉伯人,猶太人,不管他們有多少分歧,在其它問題上可能覺得沒有共同特徵,但是到了目前在人權問題上,在最基本的公民權益問題上,大家全部拋棄了前嫌,都走在了一起。"

她還透露,該校校長對此事態度也很堅決,他表示,堅決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已聘律師 或起訴中國學生會

王千源表示,已聘請律師處理此事。至於起訴對象,她說,"律師根據法律程序走吧。學生會是在欺負我一個勢單力薄的學生,以為我在法律方面知識淺薄。他們想各方面,用欺騙等各種手段,敷衍過去。現在期末了,他們覺得只要再敷衍兩週,這學期就結束了。"

她說,我並不是一個想懲罰別人的人。父母一直告訴她以德報怨,不要過份的追究。但是她覺得,中國學生會已經做了非常非常多的壞事,他們歷史背景就很不好。所以我覺得要把這個問題糾正過來,不會用同樣暴力的方式對待他們,而是採取法律方式。

該校中國學生會在接受校報採訪時聲稱與此事無關。王千源則表示,學生會很偽君子,撒謊已經到了讓人覺得很可笑的地步。他們否認,還非常快的把相關證據從把電子郵件群組和網上刪除。但是這些證據我都有備份。

她說,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他們做過的事情,連承認的膽量都沒有,這是小人所為。後面的事情,律師、法官、警方都會處理。

她表示,將整個過程的經過和事實證據提供給了律師,律師將決定下一步如何做。

網上有人謾罵王千源稱她在事件之初就已受美方的保護,她對此說,"這種思維就是不對的。你受到了不公正待遇的時候,還沒有權益去請求申訴,就好像說,他們可以隨意的來欺負一個中國人,而這個人卻沒有權利,任人欺負,就應該被人踩死,被人罵死。"

王千源表示,自己崇尚中國傳統文化當中的中庸思想,她說,"中庸是說做事情不能做的太過份,太過激,但也不是不做;既不是多,也不是少。無能就是一種反中庸;鋒芒畢露也是一種反中庸。當別人攻擊我的時候,我肯定是要有準備和反擊的。否則也是一種反中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