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雪災劫後的艱難恢復(圖)

2008-03-12 07:54 作者:作者:古清兒、梁珍、季達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中國新年除夕之夜,湖南郴州一戶人家點蠟燭在昏暗的光線下過年。當時,該地由於暴風雪襲擊已經停電兩個星期。(法新社)

第一篇:雪災劫後的艱難恢復
文◎古清兒、梁珍

新聞提要:「雪落在中國的土地上,寒冷在封鎖著中國呀………」

一九三七年詩人艾青寫下的著名詩句,竟應驗了七十年以後中共統治下的雪災。

二零零八年初發生的罕見雪災肆虐了中國19個省市,至今已經一個多月,雖然當局強調已經全力救災,並稱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而中共媒體更是清一色的報導官方如何大力救災的情況,但風雪過後,民眾到底生活如何?

這場被稱為造成「五十年不遇的嚴冬」 的嚴重風雪,從今年一月十日開始,突如其來的肆虐了中國19個省市,大半個中國被埋葬在茫茫白雪中。因為正值新年返鄉高峰期,隨之而來的還包括電力的癱瘓、交通的全面阻塞、數百萬人房倒屋塌、上億人受災、數千萬歸家似箭的遊子被困旅途……

受災嚴重的湖南、貴州、雲南等地,儼然成為一座座冰城,停水停電長達半個月之久,許多民眾在寒冷黑暗中度過新年。

中共官方公布,南方最近的冰雪災害已造成人民幣1,516.5億元的直接經濟損失,並超過五年前SARS的1,278.6 億元人民幣;大雪也造成129人死亡、4人失蹤。而官方又稱,去年中國公眾、企業和國外捐贈大陸慈善事業款物總額達到309億元,超過二零零六年。

但這些救援物資能到達民眾手中嗎?到底風雪過後民眾是如何生活的?新紀元記者訪問了災情最嚴重的湖南、貴州、雲南等地的民眾,直擊當地劫後實情,或許能揭開一些實情。

冰雪自救的湖南郴州

最靠近廣東省的湖南郴州成為湖南省雪災最嚴重的地區,從一月二十五日開始電網崩潰,城市的供電線路被冰凍壓斷,受損程度超過了整個湖南省受損電網的一半,拉開了特大風雪災難的序幕。

逾4百萬的郴州受災人群,在黑暗冷風中凍縮,一度成了與外部電力、交通、資訊完全隔絕的「孤島」與「死城」,彷彿回到了原始社會,對郴州人來說,這一幕永世難忘。

持續了二十多天後,這座被黑暗籠罩的城市才在兩區一市八縣主城區通上了電。負責救災的湖南省郴州市嘉禾縣民政局,一位男工作人員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說,「大部分郴州地區恢復,鄉村還沒有水電,生產恢復比較慢。」他說「當時最困難就是手機電話打不出去,又沒有水電,而且食品都被搶光,物價上漲。他們一直在給村民發放油和救災物資。」

雖然官方媒體描述電力恢復、大力救災後,「感恩政府的聲音在郴州民間一直未絕」,但市民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感受。

住在湖南郴州桂陽縣橋市江先生哭訴道,大雪使當地農村很多房子倒塌,農田全毀,政府沒有任何救助,目前他一家九口人露宿街頭,苦不堪言。「現在救災,政府也沒有管,我們全部家財都沒有了,都靠親戚朋友幫忙才活下來,但沒有收入,小孩怎麼去讀書啊?」湖南郴州桂陽縣橋市另一位江先生也表示,他們到現在電網都還沒修好,過年前房子倒了,現在一無所有,政府也不管老百姓的生活。「我們現在暫時住親戚家,東西全部被埋在土裡面,埋掉的時候一個人爬出來,什麼都沒有,沒有錢,這裡政府不大瞭解,也不管。」

政府無情,人有情。災難面前也湧現一些民間志願著,自發到災區幫助災民。湖南長沙市民李先生是其中一位,雪災期間從長沙到郴州一路救災考察,感受民情。他說,鄉村一帶,民眾怨聲載道,因為完全沒有感受到當局的救助措施。而這方面官方完全沒有報導,因為他們只採訪施和受的地方。而縣一級的人對政府也沒有多大評價,因為他們沒有感受到政府對他們的關心。

他指出,中共政府的措施是由其總理溫家寶提出的「通路、保電、安民」。在溫總理到來之際,湖南各地的黨、政、軍一齊行動,都上街掃雪「通路」。面對車站大量「滯留」乘客,當局採取的措施是司乘人員不走京珠高深而繞道衡棗高速從廣西進入廣東,則每車補貼2百元人民幣;火車站、汽車站對買了票而上不了車的乘客提供食物及飲水,但由於人太多,大部分卻得不到!沒買到票的沒人管,沒有任何救濟。長沙火車站因「滯留」了1百多名買了票上不了車的旅客而導致站長被撤職!更有報導有女大學生被擠到火車輪下丟失性命。

而在恢復電力方面,李先生描述所看到的情況:「像我去的地方,居民都是自救的。當時因交通不便,基本上是沒人管理,公路國道上啊,基本上是無序狀態,一路上倒塌了很多供電線路桿,都是由民眾自己把路開通的。」

表裡不一的雲南救災

因為是交通要塞以及溫家寶親自到訪,郴州的電力還算是恢復的比較快的,而大半個中國,雪災所到之處,依然是戰後浪跡一片的景象。

中國雲南省11個州市在這場風雪中全面受災,造成人員傷亡,民屋倒損,農作物大面積絕收,牲畜大量死亡,道路封閉,供電設施損毀,部分地區長期斷水斷電。

「雲南省抗擊歷史罕見冰雪災害的鬥爭已經取得階段性勝利,受災群眾生活得到妥善安排,糧油肉蛋等物資市場供應充足,汽油、柴油等成品油供應得到切實保障,公路、鐵路和通信等基本恢復正常,災區各項抗災救災及恢復重建工作正在緊張有序進行。」這是二月十三日發表在新華網上一篇《這一場民生的開年大考:雲南省抗冰雪保民生紀實》的記者描述。

但新紀元採訪了當地居民和基層官員,卻完全沒有感受到「階段性勝利」 的成果。地處高寒山區的雲南昭通威信縣安樂村民張先生說,雲南昭通目前還在持續下大雪,至今已經持續了四十多天。「天氣很冷,現在還有一點點煤取暖,但也快沒了。有住茅棚的老人,被凍死。雞、羊、牛都被凍死了,現在我們只能喝雪水,吃土豆,政府沒有救援。土豆也維持不了多久,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吃了。也不知道怎麼辦?大家都在發愁啊。」

當地一位村委也承認風雪中凍死了幾個很窮的孤獨老人。「我們跟縣政府說了,政府也沒有辦法,也沒有人前來救災,只能自己救自己。」他說,目前當地的情況是,電力沒有恢復,很多地方積雪達一米多深,房屋倒塌很多,樹木被折斷要重新造林。交通道路封閉,村民只能從山上爬下去,但到處都是懸崖。

對救災,他只能冀望老天爺開恩,「每天都在家裡待著啊,不敢出門啊,很冷。學生還沒有開學,準備開學了。這種情況只能聽天如命。希望出幾天大太陽,把雪化完就好了。」

全省停電的重災區--貴州

全國19個受災省份中災情最嚴重的是貴州,據報導50個縣約1,800萬人電力供應全停,全省進入大面積一級停電事件應急狀態。包括香港、海外貴州同鄉會紛紛對貴州捐款捐物,但網上搜索關押當地抗災的報導卻相對其他地方少,很多傷亡數據還停留在上月底。

雖然當局稱從一月二十四日起中斷的貴州「西電東送」,二月二十三日起正逐步恢復。但貴州六盤水陳紅女士表示,貴州災情很嚴重,電網還沒修好,很多人因為下雪路滑,摔的扭斷筋骨。貴州遵義的一位城市居民也表示,目前生活還不太正常,有些地方還沒有通電,居住在城市的人有時會停電。物價都在漲,尤其豬肉、食品和副食品方面。「我們這裡養豬的多,死的豬最多,沒有其他農作物。菜全部都凍死了。」

貴州松桃縣和桐梓縣林業局一位官員稱,雪災造成影響很大,損失大得很,林木無法估算,要恢復需要很長時間。

貴州六盤水中山區農業局一位女工作人員表示,貴州是重災區,經濟損失慘重,按照他們統計畜牧業,蔬菜、雞鴨牛等等動物,比如馬鈴薯和瓜果之類的損失,僅僅中山區大約損失幾千萬。而道路也沒有恢復。

雖然官方稱,按照災後重建方案,當局將對湖南、貴州、湖北、江西、安徽、廣西、四川等7個重災省區低保戶、五保戶、困難戶給予重點保障,每戶標準由3千元人民幣提高到5千元,並對災損民房按每間2百元標準給予補助。但這位女工作人員表示看到一些救災相關文件,但不清楚具體補貼多少。她說:「又面臨春耕,有一定補助措施,跟各地財政和經濟發展狀況有關,個人認為,不可能都獲得補助,他們自己也要承受損失,政府不可能全買單。」

貴州一地區凍死五、六百人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或許這是發生在貴州的真實寫照。雪災造成的不僅僅是經濟損失,最慘烈的還有被雪災凍死的人民。雖然新華網引述民政部副部長李立國說,截止二月二十四日為止,南方最近發生的低溫雨雪冰凍災害已造成129人死亡、4人失蹤,而有關貴州的傷亡數字,網上的公布的有14人死亡,但民間估計傷亡人數遠遠不只這個數字。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曾經講述了一位生活在貴州高山地帶的80多歲的老人的故事。他在風雪中走遍當地28個縣鎮村,幫助救災的村民認清災難的根源,並成功勸退了527名民眾退出中共相關組織。他氣憤的說:此次百年不遇的大雪災中共官員應變能力不足,偏遠地區的雪災嚴重程度外界難以想像,中共官員隱瞞災害,使災民得不到救助,還無恥的謊稱到處在救災、欺騙大眾。「地方政府都是貪官嘛,那個救災的東西沒收到。整個苗族凍死的有5、6百人。」

更令人氣憤的是,這些貪污腐敗的官員不但不救災,還在雪災當中來強佔土地,民眾為了護地跟官員都打起來了。老人說:「絕大部分的老百姓被強行霸佔土地、強行徵用啊!因為這個地方太污了。有老百姓跟貪官幹部打起來,就為了侵佔土地。」

第二篇:災難之後的各界反思
文 ◎ 季達

二零零八年初發生在中國的大面積冰雪災害,在中國的官方媒體上,和歷史上的其他天災一樣,成為凸顯中國共產黨英明偉大的材料。當然,無論是普通民眾還是海內外的知識份子,對中共的這種慣例作法深明其道,也並不買賬。

天災也好事故也罷,從來是人類社會進步的一個重要動力。災難促使人們深思,如何預防、如何應對,結果促成了人類的進步。在中國大陸目前的體制之下,我們有理由懷疑中共當局是否能夠真正的進行全面的反思和研究,因為我們見過太多的「聞過則怒」的中共官員,也見識過這個體制太多次的因為自卑和缺乏信心導致的置之不理策略。

因此,這樣的任務只好由民間獨自進行。

本文對海內外一些知識份子對整個事件的評論做出摘要,希望能夠引起更多更深刻的思索。

傅蔚岡:隱藏背後的戶籍制度

南方十幾個省市的暴風雪只是近十年以來春運危機的一次集中爆發。

中國目前「只允許勞動力自由流動、不准許人口自由遷徙」(張曙光語)的做法導致了每年數十億人口全國範圍內的流動,導致了每年春運火車站內萬頭攢動的「盛景」。春運表面上是和一年一度要回家過年的習俗有關,但根源恐怕是外來務工人員由於不能夠取得所在地的戶籍,不能夠將家人接到他所在的城市一起生活而不得不在工作地和戶籍地來回奔波所致。

近幾年中國的春運道路客流量快接近20億人次,這已經是世界之冠,無論是哪個國家面對如此龐大的人群,都將是一個不可完成的任務。因此問題的癥結在於,政府在解決問題的時候一開始就開錯了藥方,我們只想到要將在外務工的人員送回家過年,但是卻沒有想過讓外來務工人員在本地安家落戶。

二零零八年南國這場大雪引發的災難,政府面對暴雪應急體系失靈只是表面現象,實質上拷問的是隱藏在春運背後的戶籍制度。引發春運的戶籍制度一日不消失,那麼這樣的春運危機還會重現。(傅蔚岡,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規制研究所所長)

吳庸:最高層反應遲鈍

毫無疑問,胡溫對這場災害的反應是遲鈍的、無力的。他們到一月底才感知災情嚴重,趕急部署救災,為時已晚。……但他們無需為百姓生命財產損失負責,也沒有任何機制向他們追究應當承擔的法律過失。相反,他們赴災區「視察」還有輿論為其歌功頌德。對這場災害反應遲鈍、無力不是過而是功,這就是當前的現實。同時,中央權力結構是勉強拼湊而成的,每人把守一攤兒,各人有各人的拳經。所以,災情嚴重已經浮上台面時,溫家寶只能唱獨角戲。這是一個稀鬆、軟弱、渙散、離心的最高權力中樞,權力者各懷異志。天災倒是他們尋求桌下伸腿、暗中使絆的契機。用離心離德形容這夥人是最恰當不過了。……地方諸侯理應大聲疾呼、疾言救災,實際卻是不動聲色,左顧右盼,看中央如何作為,看胡溫手忙腳亂。這次冰雪之災充分暴露了地方對中央的冷眼旁觀態度。

自然界的突變引發了統治集團勾心鬥角,展示了他們與社會對立的一面。就其面對自然災害反應遲緩、無力而言,就其內部熱衷私利、不顧百姓死活而言,就其彼此惡鬥、空耗國力而言,這種統治的腐朽性已是昭然若揭,一場社會性突變的條件在蘊蓄中。(北京評論家吳庸在《議報》發表的文章《雪災與突變》)

梁京:大雪捲走了當權者的信心

中國當權者此次大災中的政治秀,給外人一個窺視他們內心的機會。那麼,我們從當權者的謙卑姿態中看到了什麼呢?我們看到的並不是對民意的真誠敬畏,而是對民情失控的恐懼,是對龐大的國家機器缺乏信心。

當幾十萬農民工擁擠在廣州火車站的廣場,政府馬上調來的是數萬軍警,而不是疏導和救援人員。廣東省長黃華華的一句話,「不出事就是本事,出事就是大事」,充分暴露了當今中國當權者的真實心態。

二零零八年的這場非常大雪,卻讓中國的當權者看到了一個極不情願看到的事實:政府雖然有能力壓制任何有組織的政治反抗,但並不能因此消除社會危機大規模爆發的現實危險。

這場大雪證明,中國難以問責的官僚經濟,就如同當年的北洋水師一樣,完全可能一觸即潰,成為大規模危機的導火索。二零零八的大雪捲走了中國當權者建立在僥倖之上的信心,但無法捲走他們的僥倖心理。(梁京:自由亞洲電臺評論員)。

方勵紅:凸顯四千萬「留守孩」問題

根據有關部門的統計:中國的「留守孩」數量大約有4390萬之巨。

每逢春節,在外打工父母回鄉探望孩子或接他們同住數日,留守孩們通常表現得格外聽話、興奮和活躍。一旦再次分離,留守孩們表現為難過、哭鬧、難舍難分。短暫的相聚和分離,孩子們經歷了劇烈的感情衝突。

沒有親情的教育無論如何是殘缺的教育,父母的溫暖和關愛是其他任何親情所無法替代的。造成城鄉二元化的戶籍制不取消,農民的悲慘命運就不會有實質的改變,人間就有流不完的骨肉分離傷心淚。共產主義「烏托邦」在人類社會已經造成了數不盡慘絕人寰的人間悲劇,中國4390萬可憐孤苦的「留守孩」是共產黨戶籍制在中國毒害的延續。 (方勵紅:《冒雪返鄉凸顯中國四千萬「留守孩」問題》,《觀察》)

胡少江:雪災對經濟的影響有多大?

雪災帶來的經濟損失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現有的財富損失,例如居民房屋、基礎設施、環境等的損毀;二是對經濟增長的影響,例如農業減產、電力、服務、交通等行業停產等。雪災對今年中國經濟政策的決策者帶來了若干重要難題。

首先是通貨膨脹有可能在短期內加速增長。中國政府公布的最新統計資料,今年一月份的通貨膨脹率仍然在繼續攀升,已經高達百分之七點一。其中不乏雪災帶來的物價上漲因素。現在看來,雪災對中國物價總水準的影響在二月份仍然會繼續。這對於擔心通貨膨脹引發多年積蓄的社會不滿的中國政府而言,正可謂是雪上加霜。

其次,由於擔心雪災所造成的對經濟和人民生活的影響,中國政府在選擇應對通貨膨脹的政策工具方面受到嚴重的侷限。而這對中國政府宏觀調控的政策也會產生身份微妙的影響。本來,應對通貨膨脹最有效的工具是緊縮的貨幣政策,自去年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以來,中國政府已經多次表明通過提高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等從緊的貨幣政策應對通貨膨脹和經濟過熱的決心。

但是,在這場巨大的雪災面前,中國政府的信心似乎正在受到嚴重的挑戰。(胡少江,自由亞洲電臺評論員)

華爾街日報:中國過度依賴煤炭


惡劣天氣帶來的震動顯示出,高度依賴煤和其他商品的及時運輸來推動經濟飛速增長的中國其實已經沒有多少緩衝餘地了。一月中旬開始出現降雪和凍雨時,高壓電線和電塔被壓斷、倒塌,致使電力供應中斷。當時尚能運轉的發電廠也因惡劣天氣而遲遲不能獲得燃煤補給,電力短缺的狀況由此擴大。電力公司的存煤量本來就已經很低,電力公司必須按已然大幅攀升的國際市場價格買煤,但收取的電費價格卻受到政府限制,這種情況讓電力公司限定了發電量。

制定中國產業政策的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張國寶說,天氣原因造成的短缺再次給中國對煤炭的過度依賴敲響了警鐘。(《華爾街日報》二月二十二日:凍災給中國過度依賴煤炭敲響警鐘。)

(註:資料來源於民主中國網站)
来源:《新紀元週刊》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作者:古清兒、梁珍、季達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