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梁京:中國人2008的集體焦慮

2008-01-04 05:03 作者:梁京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8 是中國改革開放三十週年。當年絕無人料到,三十年後中國會主辦奧運,更想不到中國會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不僅增長速度傲視全球,一年經濟增長的總量竟 然也超過了美國。然而,進入2008,並沒有多少中國人為當今的"盛世"而振奮。無論精英還是百姓,大家都有太多的理由為2008和未來的中國感到焦慮。

對 於中國的政治領導人來說,2008的頭號焦慮,當然是北京奧運。北京奧運究竟給中國帶來榮耀,還是恥辱,是2008的一大懸念。中國領導人比任何人都更清 楚,真正的問題不是中國能夠拿到多少獎牌,甚至也不是開幕式是否精彩,而是中國的政治黑暗有多少會因"奧運盛會"而"家醜外揚"。1999年,為了確保江 澤民在五十週年國慶慶典"龍顏大悅",當局把幾十萬農民工趕出京城,使用了駭人聽聞的卑劣手段。這一次,我相信當局不至於愚蠢到故技重施。但是,北京顯然 正在為另外一個更棘手的問題所困擾,那就是遍佈全國,遭受各種冤屈的千萬"訪民",有可能在奧運期間到北京集中請願。有報導說,"訪民"在北京集中停留的 最後一個"上訪村",最近已經被政府強行拆毀,說明當局已在為2008作準備。但問題是,若真有成千上萬的"訪民"橫下一條心,難保沒有人闖入北京。更重 要的是,在北京的高壓下,地方政府若更加不擇手段地層層"截訪",會逼出更多惡性事件,讓中國大失顏面。

雖然誰也弄不清有多少百姓分擔當局 對北京奧運的焦慮,但無人懷疑,對於2008年的經濟,中國卻是不分貧富,不分官民,普遍焦慮。當然,富人和窮人的焦慮各不相同。富人焦慮的是投資風險加 大,資產可能貶值,而窮人焦慮的則是通脹吃掉本來就不高的工資。至於官員,自然是害怕經濟不穩引出政治騷亂。葉檀女士年終評論的題目是 "2008放心投資",看似樂觀,卻是對當局的一個警告。文章的核心觀點是,2008的資本市場還可能繁榮一時,但政府若沒有本事進行真正的改革,"遲早 會引爆全面衰退"。

但中國的當權者還有本事進行真正的改革嗎?這個問題恰恰是2008年中國人集體焦慮最深刻的來源。 2008年前夕,幾位新的封疆大吏紛紛登臺亮相,其中尤以廣東的汪洋最為搶眼。汪洋高調重提三十年前鄧小平"解放思想"的口號,還要求廣州、深圳敢於向新 加坡,首爾叫板。這個輕率的表演,印證了許多人的憂慮:那就是中共新的領導集團平庸無能,已經黔驢技窮,江郎才盡。

十多年來,中共一直靠口 號翻新治國,早已讓國民普遍反感,現在重提"解放思想",不僅讓人覺得當權者完全不識時務,而且說明他們連翻新口號的本事都沒有了,豈不讓廣東人和一切耽 心中國前途的人大失所望呢?鄧小平當年提出"解放思想",指向是中共高層。三十年過去,中共依然捆住所有人和地方自救自治的手腳,卻對著他們大喊"解放思 想",天下還有比這更荒唐的事情嗎?

失望之餘,中國的知識份子只好出來在廣東的媒體上給汪洋擦屁股,順便也調侃幾句。但是,這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呢?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中國農民,早已對中國政治精英和知識精英自欺欺人的遊戲不感興趣。現在,更多的人鋌而走險,試圖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

有 報導說,2007年,黑龍江、陝西和江蘇三省,各有數千農民挑戰政府對土地的權力,公開收回和宣示對土地的所有權。劉曉波高度評價這一集體行動是中國農民 收回土地的宣言,表達了中國農民要求土地私有化的意願和決心。在為農民鼓與呼的同時,人們不可能不知道,再一次借農民自發反抗來建立新的社會秩序,中國會 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但是在2008年,中國人能看到任何別的希望,走出一步步滑向災難的困境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