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數字詩人─杜牧

2007-12-31 16:3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明朝的楊慎在《升庵詩話》說過:「大抵牧之詩,好用數目垛積」,這說的是晚唐詩人杜牧,喜歡在作品中用上數目字。為何杜牧會對數目字有特別愛好?謎也。比 如他的名詩〈寄揚州韓綽判官〉寫道:「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末凋。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這詩裡的「二十四橋明月夜」,還是《射鵰英雄 傳》裡,黃蓉為洪七公精心製作的一道菜餚的名稱呢!

詩人把對揚州的懷念,寫給了在揚州的朋友酖酖韓綽判官。詩的前兩句寫的是江南青山綠水的神韻,接著寫的是揚州迷人的明月之夜。

關 於「二十四橋」,根據宋朝沈括《夢溪筆談》,揚州在唐代時候最富盛,而其中有二十四橋,沈括還列出了二十四橋的名稱。但在《全唐詩鑑賞詞典》中讀到,這另 外還有一個說法,認為這只是一個橋名酖酖吳家磚橋。因為古時有二十四位美女在橋上吹簫而得名,至於「玉人」,就是美女的意思。杜牧一直眷戀著繁華的揚州, 又是個浪漫的公子,寫的大概是後者吧!

還有一首是〈題齊安城樓〉:「鳴軋江樓角一聲,微陽瀲瀲落寒汀。不用憑欄苦回首,故鄉七十五長 亭。」這首詩是詩人思鄉的作品,全詩情景交融。當時詩人身在黃州,按唐代的計量,黃州離長安兩千兩百五十里,每三十里一驛,詩人的故家在長安杜陵,驛站的 數目恰是七十五。因此杜牧用這樣的寫法,更增加了對故鄉綿綿不絕的思念之情。

他的〈江南春〉絕句:「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全是寫景,其中的四百八十寺,指那些南朝留下來的數以百計的寺廟,而它們都在煙雨朦朧之中,這正是江南的無限風光!

但此詩也遇過挑剔者,楊慎曾在《升庵詩話》認為第一句的「千里」,應該改成「十」,理由是千里鶯啼,誰人聽見?千里綠映紅,誰人看見?假如改成十里,那詩中所有的景色就全在其中了。

還好,何文煥在《歷代詩話考察》反駁,就算十里,也未必聽見看見。且江南這麼大,到處是千里鶯啼綠映紅,到處是煙雨之中的寺廟樓臺,且詩名為〈江南春〉,當然寫的範圍甚廣,而非專指一處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