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張羽良專欄】葉生還業記

2007-12-19 22:58 作者:張羽良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輪迴

青海夏瓊寺生死流轉圖

吾一忘年之友葉生為霸氣型人物,其智也敏,其情也豪,但人不犯之亦不犯人,平生最喜達摩與關公像,偶得佳作即珍藏之。雖相交為友,惟彼此歲數差20有餘,相會時,偶然戲謔,輒對諸友笑雲,以其年之長,收吾為義子可也。


某次相聚,葉生語眾人曰,其生平雖最鐵齒,但對善惡有報之理卻深信不疑。自述,年輕時不惟家貧且時代如此滿鄉皆苦寒,因其腦袋較靈光,故通曉設陷阱法,常以此補獵野犬。其時,肉類缺乏,縱有亦無錢買之,因而一年獵1、20頭犬殺而亨食,系屬常事。


及長,葉生更得獵槍執照,閑暇輒與三五同好上山行獵,野兔、狐狸、山羌、山豬皆偶有所得,尤樂跳躍山林追獵之趣。曾在某山深處,見一公一母長2公尺之毒蛇,昂首交纏作交配狀,葉生立持長刀一埽而過,兩蛇俱身首分離四散飛去。其奔逐山野、稱霸林泉之事,怠如此類。

獵巨猩

一日,動物園豢養之巨猩逃籠,躲匿葉生所住之鄉。恐巨猩傷及無辜,園主悉葉生擅獵,遂央其組獵隊除之,葉生爽朗一口承應。經數日搜山,終發現巨猩之蹤,眾人分進10餘獵犬相圍,巨猩不敵竄匿樹上,正其時,葉生持槍朝巨猩之臉射去。

彈出膛分數十顆細彈奔前,中其臉與頸,劇痛之際巨猩摔落於地,群犬乘隙擁上,惟巨猩體大力大,雖負傷甚苦,仍奮力以敵,再躍其後高崖而逝。

視巨猩血流滿面,圍獵多年之葉生頓起一念,覺此舉殘忍至極。他未料園主所供之彈竟乃子母彈,初以為常,能一槍斃命,可速其死以少痛楚。他想及,此猩一時三刻未便得死,之後數天將腫脹,痛苦難耐之下,巨猩會尋水解熱與渴,最後定死於溪河之邊。

葉生自此一覺難求,一飯難嚥,一閉眼巨猩受創之慘便襲人而來。一週後,農人於山溪邊遇此巨猩之屍,脹如成人大小,當即掘土埋之。

天燈下的火花

此後,葉生高挂獵槍,再不行圍獵之樂,十數年間亦平安無事,然天理果報不報來生必顯今世。一日葉生鄉間步行,稍不留神遭一石絆倒,奇也怪哉!原是經年奔走山林、身手素稱矯健者,此摔卻仿若遭人從後高舉而上,再重摔而下,絲毫無應變之能,腿亦傷及舉動不便。

他深覺不妙,隱然作大難臨頭之想,憶兒時曾聽鄉老言,若自覺有難及身,須立向他人明而述之,方可破解。遂遍告親友禍事將臨己身,料換購新車未久,遂亦憂禍將此出。人聞其言或疑或笑之。

月餘,鄉有天燈祈福會,葉生為鄉紳,亦獲邀點燈。燈燃之際,站其對面一人突添油燈中,一風忽起吹油帶著火猛扑葉生,瞬間引燃頭臉。葉生雙手遮臉,迅即扑地不動,思能護臉即可,其餘祇任其燒之。此火雖經眾人搶滅,仍延燒20餘秒,葉生受苦難當,就醫療傷數月,幸能撿回一命。奇哉!其受創處竟與巨猩無異,差僅巨猩不曉以手遮臉矣。

人為取食殺生,進而為尋樂刀刃相加,從無意至有心,讓多少人不斷造業於無知中。看釣者悠然自得,被釣者奮力掙扎且痛且苦,人常自以為樂處,卻常是迫萬物承受時,以他方之苦為樂,又何忍曰樂?輪迴無極其業自受,一時之歡換他日長遠之苦,實悲矣!

葉生一念有悔,其報尚如此,況冥頑不悟者,他日將如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