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致溫家寳總理的一封信

一個大陸病患家庭的絕望泣血悲鳴

2007-12-16 23:51 作者:郭忠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溫總理:您好

在萬般無奈。走投無路的嚴峻情況下,懷著極大的希望心態,給您寫信,感覺你一定會收到的。我叫郭忠,山東淄博人,今年40歲,妻子姚紅艷,今年37歲是名有著7年病史的精神病患者,夫妻均是下崗工人,精神病是種宜復發很難痊癒的疾病,近幾年為她治病已耗盡我所有積蓄,現欠外債數萬元。我們曾有個幸福的家庭,在我原單位淄博塑料一廠破產後我曾自謀職業,擔任了所在西苑社區家政中心的經理,連續兩年被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和新聞社區報導過,現因無心也無力打理的情況下,生意也很蕭條了,幾近停業。

精神疾病對於社會和家庭都是非常沈重的負擔,醫療費用太高,我妻子的病屬於精神分裂中的躁狂抑鬱症,發病時兩者交替發作,狂躁時,毀物自殘,抑鬱時終日以淚洗面,只想自殺,(此類悲劇現實生活中已不少見)我若專職護理她,勢必不能正常工作,也就沒有收入。若僱人護理,財力上又負擔不起,,也想過去專業醫院正規治療,去年春節前,,住了20天院就花費了4600元,實在負擔不起,,治療有心無力,如放任自流,又不願她流落街頭當瘋女,家上有老人已年邁,幫不了什麼忙了,下有上小學的女兒需要監護,現在住的房子已賣,如今租的房子無暖氣,屋頂漏水,。曾向當地居委會申請最低生活保障補助,工作人員答覆說:夫妻雙方都已喪失勞動能力的才批准,那我們今後如何生活,渺無生機。看不到什麼希望。

她也曾經有個不錯的單位,淄博外運分公司,現在效益也很好。當年,她單位更換領導組合,提出要競爭上崗,她又正在哺乳期,沒有辦法才被迫離職。,因為心情不好,生活壓力大等諸多原因,才到了目前這一步。但現在已是社會上的人了。自然也無法再找單位解決困難,我在醫院看到的好多病人家庭都非常痛苦,因財力負擔不起。病人往往不能治癒或剛剛好轉就被迫放棄治療出院。然後再復發,再攢錢或借錢送回醫院,循環往復,很是淒慘。

最近聽說明後年國家可能會出臺《精神衛生法》》這對於此類無數病患家庭應該是個福音,煩請您百忙之中關注一下此事,督促此法早日實施,期盼政府能像重視愛滋病人一樣關注精神病患者,那就會有許多家庭擺脫悲劇,早日脫離水火。這是唯一的希望。

謝謝

祝身體健康 祖國富強

郭忠 2007年12月16日



求助電話:0086—0533—8656752 山東省淄博市張店區共青團西路南七巷東單元半層東

受助郵箱:[email protected]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