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海歸地獄親歷記(19 )

第八章 閒閒扯奇案,悠悠斬預審

2007-11-21 00:3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救命"錦囊"

大家極想知道靳哥是否有招兒,能讓小金逃跑。可是靳哥嘎然而止,把大家的胃口吊在半空,不管了。

倒休一天不值班兒,睡得早醒得更早,天還沒亮。想起來解手,忽然瞧見值班兒的小金在撥弄靳哥的腳。靳哥打了個哈欠,起來上廁所。小金隨後跟了進去。

有戲!昨天靳哥悄悄給小金換到了二班,莫非他要密授天機?太好奇了!咋辦?憑我和靳哥的關係,混進去應該沒問題。於是我裝作不知,起來就往廁所撞。

狹小的廁所,小金靠在水池的牆上--那是廁所監視器的盲區,靳哥蹲在監控"關照"下的茅台兒,倆人離著1米多,我故作詫異,單刀直入:"靳哥,錦囊妙計呀?"

靳哥見是我,知道我不會告密,小聲說:"你聽沒事兒,可不許亂說去!"

"放心吧靳哥!我給你們放哨。"我摘了小金的值班帽扣在頭上,轉身堵到廁所的門洞裡,面向外,小金就在我身後,他倆說的話我聽得一清二楚。

靳哥說:"我再問你:你北京有‘鐵哥們兒'嗎?"

"有。"

"你有十萬以上的家底兒嗎?"

"有。"

"你要想活命,唯一的辦法就是逃跑!一定要趕在把你移交朝鮮之前。"

"那咋跑啊?"

"買通預審。他就能有辦法!得花個十來萬。"

"啊?您不是這麼給判的嗎?"

"我是用假證兒放人出的事,我現在教你的是最保險的招兒--預審可以一點兒責任也沒有。就丟仨月獎金,你多給錢就行!"

"是嗎?"

"你假裝舉報別人,領著預審去抓人,你出去當‘誘餌'!到一家有前後門的店舖或者飯館兒,預審他們穿便衣在前門堵你,你直接從後門兒逃跑!立刻從北京消失!懂嗎?"

金蟬脫殼,好個錦囊妙計!

靳哥又說:"這事兒必須要買通預審,才能一次成功!關鍵是你哥們兒真得為你辦!"

"我有這樣的朋友,我救過他兒子的命!"

"你記住程式:第一,寫明信片先找到你哥們兒,就是要錢,等他有反應才行;第二,找我那個哥們兒律師,寫明信片找 他,但是你不能寫別的,只能寫要錢,也不能提他是律師,記住!中間那兩個郵遞區號,用筆描三遍,這是暗號,有這個暗號,他就知道是我的人了,他懂這招!他 能打通關節見你;第三,律師見你的時候,你再告訴他要辦啥。只要你哥們肯給你花十來萬,就沒問題了。剩下的我哥們兒自然能給你辦好。"

沒等小金說話,我轉身急著跟靳哥說:"靳哥,現在見律師的時候,預審要在場的。"

靳哥一擺手,"你那律師不行,我那哥們兒律師肯定能搞定,他外號‘路路通',路不鋪好了,他不動。"

"能行嗎?"小金問。

"只要有錢,沒有辦不成的事兒!"

"那......有人接應我嗎?"

"得在別處接應你--就是偶然碰上你,給你點兒路費!注意,你只能舉報一個人,因為一個犯人配一輛小車,一車至少仨便衣。但是,只有你的主審暗中配合你。律師會給你選一個看不出有後門的地方,主審也會把別的警力都安排到前門兒,司機就在車裡監控著......"

"大哥!您救我一命啊!"

我聽後邊兒"咕咚"一聲,回頭一看,小金跪下要給靳哥磕頭。

"監控!快起來!"

小金馬上又貼到了盲區。

"看你小子有良心。要不是你今天也學小文給我上了一課,要不是看你可惜,我才不給你說這個呢!你從現在開始鍛練身體,不然你沒勁兒跑。"

"大哥,您想的太週到了。您......要上回要使這招兒就進不來了吧?"

"這是我們預審的‘貞操'!一輩子就能用一回,無價!懂嗎?我早先用過這招,放了個通緝的‘六四'骨幹,結果寫了半年檢查,半年沒獎金。我那回可是白放的,都是我教的他,那個窮學生,我服他!"

聽著靳哥的話,我不由得肅然起敬。

"我要知道判我這麼多年,我他媽也這麼跑了!晚了......"

靳哥正牢騷著,忽然一個隊長像賊一樣悄然出現在牢門口!我心咚一下差點跳出來!趕忙跨到了門前,"嘿嘿,隊長,幾點啦?"

隊長沒理我,像狗一樣用力聞了兩下兒。小金也蘸濕了手出來,隊長當即叫住他:"幹什麼呢?過來!"

"沒幹什麼呀?"

隊長無聲地深吸了一口氣,肚子都吸鼓了,也沒聞到煙味兒,只好瞪了我一眼,邁著貓步悄然向前--他穿的布鞋!專門抓煙茅來了。

早上起床後,剛洗漱完,隊長就來讓靳哥、二板兒老高收拾東西--昨兒的預兆真準啊!

靳哥邊收拾東西,邊給小文、小金分了些日用品,看來他‘私房'還真不少。他囑咐小文:"你拿筆當槍誰也替不了你!共產黨最怕的,就是你那些學問,打的是它‘七寸'!抓不住要害,沒多大用。"

小文笑笑點點頭。

因為轉運站只讓用一套被褥,多續一層棉花都得給撕了,所以靳哥把他的"儀仗"--一大摞被褥傳給我,還有"鎮號兒之寳"--半盒香菸和打火機,老大傳位了!

靳哥又囑咐我:"我跟你說了幾次,我確實沒啥好辦法,你是法人,逃不脫。不過你可記住了:第一,把預審磕飛了,下一 個預審沒準兒給你換個‘笑面虎',你和律師可不能再得罪預審了,買通了最好;第二,一定要翻供,拿給你開證明的單位墊背,別擔心他們出事會連上你,你那倆 紅包咬定了是顧問費就行了;第三,"他跟我低語道:"管兒可以給你家捎信兒,你要跟他混好了,還能在他那兒打他手機呢!"

太好了!最後這招兒讓我心裏一下亮堂了!我連連道謝。

筒道裡稀裡呼嚕地走了不少人,我趴著牢門看著,體味著當老大的感覺。

"大哥,剛才靳哥給了我好幾個明信片兒,我想寫了發了,您看?......"小金過來小聲跟我請示。

我拍了拍小金的肩膀,"趕緊寫,我盡快給你發!"

"謝大哥!"這麼耳熟的聲音,如今回敬到我身上了。

我也學著靳哥的樣子,在牢門兒和風圈兒鐵門兒之間遛開了牢頭步,像動物園鐵籠裡的一隻老虎。這麼溜躂著鍛練鍛練身體還是不錯。清點手下的弟兄:還有8個老內,6個老外,1個台胞,這種感覺,儼然一個山大王盤點兵將。

以前管教可給我明碼標過老大的價碼,我錢也到位了,管教也許諾過了。現在我這老大當之無愧。不過,可不能像他們那麼黑,得讓兄弟們感受一下美國的民主......但是,怎麼給管教摳別人的鬼子票?咋通過管教往號兒裡弄煙......

外籍犯的早點換成了牛奶和漢堡包。我給每個外籍犯都分了一點兒,剩下的才是前板兒柳兒爺的,並取消了老大放碗必須停止吃飯的規矩,那些原來被剝奪了早點的外籍犯,都報以感激的笑臉。

筒道裡腳步嘈雜,我也學著靳哥,耳朵伸出牢門--探聽,來新人了。

管教押來了兩個犯人,我趕忙滿臉堆笑地托鎖[1]

胡管兒邊開門兒邊說:"方明,你當老大了啊!這孟老闆,給你當二板兒。"他指著前邊進來的中年人說。

這個"孟老闆"四十多歲,拉著一個大被皮兒,裡邊是一大堆東西,笑著向我打招呼。後面是個年輕人,戴著腳鐐,向我誠惶誠恐地用天津味兒叫著大哥。

我回身吩咐道:"管兒說了,這位‘二板兒',這位待定。搜!"

鄒處強笑著讓出了二板兒的座位。"假金庸"依然是文書,到後邊兒給新來的登記。

來七處這幾天我也摸清了門道兒:外籍號兒可是全看守所最享福的地方,名義是老內在號兒裡照顧老外,其實這兒最舒服,這裡是唯一給早點的地方,外籍飯、菜都比別號兒的‘雞飼料'強,關係硬的犯人都往這兒擠。

"大哥!"

我溜躂到後門的時候,新來的年輕人叫住了我。

"大哥,我比竇娥還冤啊!我沒罪剛判了死刑,一直不讓我請律師,開庭剛給我指定了個律師當擺設,你老給我出出主意呀?"

我一聽就蒙了,這種不讓請律師的案子必有隱情,"你得罪誰了?"

"我......"他看了看左右,急得嘩啦嘩啦地趟到我跟前,湊到我臉前說:"我老闆的事兒,栽我身上了,我老闆的老闆是李嵐清。"

我聽的眼差點兒直了,裝作鎮定:"別急,保密的案子不許公開講,等我給你找高人啊!"

他連連道謝地坐板兒去了。

中飯的時候,新來的二位也被我封為"柳兒爺",加上鄒處、李局、"假金庸"、小文、老林、台商、小金,十位圍一圈兒,我坐上首,成了標準的山大王。

飯後,我拿出兩根煙,"假金庸"給大家卷小炮兒,孟老闆抽自己的"石林"。

"孟老闆,啥事啊?"我開始跟新二板兒盤道了。

"我真是比岳飛還冤:法院用我無罪的證據,判我無期!"

[1] 托鎖:警察開牢門,牢頭從鐵柵欄伸出手去把鐵鎖托起來,把鎖眼朝向警察,稱為托鎖。

初當老大斷奇冤

新來的孟老闆講了他的案子,真是比岳飛冤,公檢法都不用編證據,拿他無罪的證據,直接判他無期。

孟老闆是一個沒有任何紅色背景的企業家,是一個擁有20多個公司的億萬富翁。××[1]利用 標書敲詐他600萬,孟老闆沒給,××就動用公檢法辦了他。刑拘的罪名是"偷稅罪"--因為所有的公司都怕查帳,多少都有貓膩,××以為用這個罪名辦他勝 券在握,以至於預審都給孟老闆遞話:偷稅罪最高7年刑,如果服軟私了,給××簽了標書,取保候審;如果不服--7年滿貫!結果孟老闆不但不服,還大罵× ×。

隨之發生了三方萬萬沒想到的兩件事。公安一方萬萬沒想到:查了半年,孟老闆的公司竟然沒有一點兒稅務漏洞!這也是孟老闆硬氣的原因。

令孟老闆萬萬沒想到的是:公安給他胡亂換套上了更重的罪名--詐騙罪和集資詐騙罪,情節嚴重!交到了市檢察院!公安 最後跟他說的話是:"但願檢察院能查無實據,給你取保。上支下派,不要見怪!"還有一方萬萬沒想到的竟然是分局看守所,當然也包括孟老闆:××竟然秘密指 示親信在看守所製造"畏罪自殺"!孟老闆被叫到一個沒有監視器的小牢房,××的人向他最後通牒,無效,就請他抽了根煙,孟老闆抽了兩口就昏了過去。等他醒 來已經在醫務室了,太萬幸了--他在風圈兒裡"上吊"後,被偶然巡視的管教科長發現,被搶救過來了。還沒等他緩過勁兒來,他的"托兒"--所長就趕來了, 告訴他上邊已經發話了,不許立案不許查,讓他不要追究不要聲張,答應從此以後保證他的安全。

到了市檢察院階段,老孟也被"悠"到了七處,只剩下兩方萬萬沒想到了:檢察院沒想到沒有背景的孟老闆,敢和××死磕到底;孟老闆沒想到罪名不成立,還能起訴他,檢察院竟然事先告訴他:刑期已經內定了--15年!

案子到了法院,就只剩下孟老闆自己萬萬想不到了。開庭前,律師來告訴他:法院傳下話來,認罪15年,不認罪就更重。 孟老闆以為法院嚇唬他,律師拿了大量證據打官司。一審開庭,律師的所有辯護法院都不予採信,判他無期!並處罰款300多萬,更不可思議的是--判決書上, 用他無罪的證據硬性認定為有罪!

孟老闆憤憤地取出他的判決書,大家仔細研究了半天,面面相覷了。

"假金庸"嘆道:"換罪名常見,我倒是見過一個換了5個罪名才判了的。你這判的也太邪門啦!無罪當有罪!"

我好奇地問:"還有換5個罪名的?"

"假金庸"說:"原來我那個號兒的汪局,現在下圈兒了。刑拘--逮捕--起訴--一審--二審,罪名都不一樣,連換5個罪名,扣上哪個是哪個!6封匿名信舉報,就把他辦了!查了個底兒掉,也沒查出罪來,最後用‘怠忽職守'扣的他,把單位一次工作失誤扣他頭上。"

鄒處說:"怠忽職守是個筐,什麼罪都往裡裝!"

"假金庸"繼續,"也跟孟老闆似的,開庭前律師來傳話:問他服不服,認罪了判緩刑--釋放,啥也不丟;不服,判實刑!啥都丟!汪局一想:‘怠忽職守最多判3年,我都坐了快兩年牢了,還在乎那點兒?法庭上律師雄辯,他也據理力爭,結果判了5年!"

"破款兒了?"

"假金庸"憤憤然,"按新《刑法》,怠忽職守最多判3年,按已經廢止的老《刑法》,最高可以判5年。因為汪局單位被騙的時候,新《刑法》沒頒布呢,所以按老《刑法》判。"

孟老闆說:"老《刑法》3年前就廢止了,法律不溯既往啊!?"

"法律是人家的,想怎麼解釋,就怎麼解釋!"

孟老闆說,"那麼解釋違法呀!上訴二審,託人接著打呀!"

"假金庸"道:"二審--真改了!刑期不改!只改罪名,這樣更‘合理'了!可能‘高法'看‘中法'亂解釋法律,影響 黨的形象,二審就把罪名改成了【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簽訂合同失職被騙罪】,情節由不嚴重,改成了特別嚴重!非常合理地維持了‘5年'原判,既不得罪中法,又 給黨掙了臉面,還顯示了高法的手段,高不高?"

"情節輕重,那可有線啊!"李局最注意的還是量刑的線。

"線?他們一句話的事兒!高法都沒給汪局開庭,直接念判決!"

孟老闆嘆道:"官官相護,決不含糊。"

"假金庸"說:"你們絕對想不到:騙汪局單位錢的那小子,竟然書面作證,指證汪局‘犯罪'經過!注意--抓被騙的判刑,不抓詐騙的!詐騙的把國家錢揮霍了無罪!還讓詐騙的做證人,指證被騙的!"

"犧牲品吧!政治鬥爭?還是權利鬥爭?"一向深沉的老林開口了。

"就是要汪局的局長位子!"

李局說:"早認罪多好!最後下了圈兒不還得認罪嗎?"

"都判那樣了,下圈兒還認什麼罪?"我問。

"假金庸"說:"不認罪,不給減刑!你認不認罪?!不認罪,監獄嚴管你!你想玩玩酷刑?!"

老林對孟老闆說:"你這判決是法院的給自己留後路呢,將來如果翻案,他們就拿出這前後矛盾的判決說:是按上邊兒的精神這麼判的,別找我。"
孟老闆轉而胸有成竹地說:"現在總算熬出頭來了,整我的××,涉嫌受賄進來了!就上個月,我律師告訴我了,報紙你們看看!"說著孟老闆取出了珍藏著的報紙,上面赫然印著:××涉嫌受賄被有關部門審查。

我問孟老闆:"要是他早一個月被抓,你就沒事兒了吧?"

孟老闆說:"那可不!都是他操縱的!"

"你使錢打托兒了嗎?"

"托了!‘托兒'告訴我,高法閱卷的人不敢收錢了,說:‘現在正在風頭上,一定會秉公辦'。看來逮捕了××,對他們震動挺大。這回兒二審,看高法怎麼給中法難堪吧!"

老林搖搖頭,"不樂觀!××是涉嫌受賄被逮捕的,像坐他那個位子的,貪贓枉法一大堆,為啥只追究他受賄呀?肯定別的都包住了!"

孟老闆說:"別的事兒還沒查出來唄。"

"經濟上的事兒,牽連商人的事兒、個把小官兒是可以挖,可是牽連公檢法這一條鏈兒的,可是從來沒人敢碰啊!要給你翻案了,這一系列人都處分?黨的臉往哪兒擱!"

老林說完要去廁所,孟老闆追問:"那高法還能給××揹黑鍋?"

老林回身說:"不是給誰揹黑鍋,是高法要袒護整個公檢法,寧願錯下去,也不能給黨丟臉,大局為重,對吧?"

孟老闆說:"這麼造冤案不給黨摸黑嗎?"

"什麼?"老林極其詫異,"無論中國有多少冤案,黨永遠‘偉光正'!××是幹啥的?別看他這個位子不扎眼,老百姓不知底,那叫督察大員!這小子原來多狂?他指導公檢法辦的冤案還少嗎?能把這些事都抖出來?黨還砸自己的牌坊?"

孟老闆激動了,"冤案平反,黨是立大牌坊啊!"

老林冷冷地說:"文革平反那是迫不得已,再不平反就亡黨了!你這案子壓下去誰知道?能為一個你,一串兒公檢法跟著脫制服?"

我問老林:"你剛才說中法的判決在給自己留後路,這二審不是還有戲嗎?"

老林說:"如果他這個案子,被中央的七大常委的實權派知道了,那發話查下來,才有機會翻北京市的冤案。否則別想!中法留後路,算的是這個可能性,法院那幫是幹啥的?人精!整人的妖精!"

孟老闆問:"高法也能給我這麼一直黑下去?"

"一條道,走道黑,見了棺材不落淚!冤案越重、越黑、黑手越多,越不能翻案!六四咱不說了,他們法輪功怎麼樣?"老林指著小文,"共產黨唯一不丟臉的辦法就是黑到底,冤到底!直到公檢法人人都對法輪功血債纍纍,誰還能給翻案?"

孟老闆反駁,"你剛說的法輪功那是‘政治犯',我這可是普通冤案,這咋比啊?!"

老林這回激動了,"你不是政治犯,可你‘犯政治'!你要翻案你就‘犯政治'!老百姓上訪為啥被抓、被打、被拘留、判 刑,還有被整死的?除了法輪功,每年上訪到中央兩辦的人、上訪信,加起來1千多萬人次!為啥都白搭呀?老百姓覺得自己沒搞政治,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在‘犯政 治'!"

孟老闆不認輸地問:"你那麼確信我二審沒戲?"

老林說:"最理想的結果是打回去重審,他不可能馬上釋放你的。你黑白道不走,靠山也沒有,早晚得進來!你幹的這麼 火,還了得了?再過十年還不成中國首富了?凡是資產上1000萬的,安全局都要監視。黨是靠沒收資本家發起來的,就是黨不辦你,哪位太子爺也得沒收了你, 這例子還少啊?"

孟老闆一沒詞兒,老林趕緊跑廁去了--跟孟老闆鬥嘴,憋了半天了。

這老林好深的城府呀!一直憋到今兒才露點兒鋒芒來。有機會得跟他盤盤道,看能不能幫上我。

李局又問孟老闆:"你20多個公司,咋可能帳目那麼乾淨?!"

孟老闆說:"我沒有背景,我要做大一定不能留任何把柄,我一分錢稅都沒少過。我會計這一攤兒包給會計事務所,一本帳。"

我嘖嘖稱奇,"中國稅這麼重,你不漏稅你咋盈利啊?你走私啊?"

孟老闆說:"我產品絕大部分都出口,高科技,那不是一般的高利潤,不然10年我咋從零翻成1個多億的資產?我去年的 銷售額就2.1億!銀行貸款我都還了。我們董事會決定內部集資,把高額利息給集資的員工不給銀行,將來都轉成股票。我們公司的員工,上趕著給公司集資。判 我‘集資詐騙',他們連一份出資人指控我的證據都沒有!相反,員工聯名寫信,給我申冤!"

鄒處和李局還是不信,好像黨的這兩個大貪官根本就不懂經營。孟老闆說:"我是中國大陸最早實踐mba的,那是實踐,不是教學,不是空談。我是oem的運作方式,訂單、合同式管理,憑著我們的尖端產品,把世界變成自己的工廠......"

我們聽的呆了,原來中國還有這樣的奇才企業家!還能有這麼高超的管理,簡直是mba經典案例!要是在自由世界,他一定能成就大事業。可惜生在了中國。

孟老闆對二審還是抱很大希望的,這是基於他對黨抱的希望。就像他在法庭上質問法官那樣:"你們這麼炮製冤案,還是共產黨員嗎?"這種對黨的希望,不少人都有。但是,就我在看守所見過的那些寄希望於黨的,結果都很慘。但願孟老闆例外。

我正踱步向著,忽聽牢門外大叫:"方明!出來!"

[1] 為了孟老闆的安全隱去了相關資訊,請讀者見諒。

(下回預告:集裝箱"引渡"/義俠"假金庸"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