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正說南京房價

2007-11-11 06:02 作者:柳勤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近十年來南京的房價不停的上長。其間不停的有評論說房價要降,房價有泡沫。其實不管是名人也好專家學者也好,只要對中國的國情不瞭解,那些評論往往不著邊際。

人們在談論房價不停上漲時,往往忽略另外一個並沒有多大變化的指數。近十年來房間漲了好幾倍,但有一個指數沒有變,即南京的房價一直處在中等偏上收入家庭的購買極限上。如二○○○年時在南京漢中路大街上,每平方2800元就可以買房,但那時中等偏上收入家庭的最大購買能力在20萬左右,即用最大能力可以買一套六七十平方的房子。隨著時間的增長,家庭儲蓄收入的增加,加上可以貸款,現在中等偏上收入者的購買房子的能力大大提高,最大購買能力已達70萬左右,而南京漢中路大街上的住房也漲到每平方萬元以上,中等偏上收入家庭用最大購買能力,在相同地段還是只能買一套六七十平方的房子。

按照常理說,一個物價一直處在中等偏上收入家庭的購買極限上的商品,那一定是一種非常緊缺的商品,也就是說供應和需求極不平衡。但我們仔細瞭解一下南京的房地產的情況,發現情況並不是這樣。坐車在南京四週轉一圈,到處都是新蓋的樓房,也可以說到處都看到空置房,也看到大塊的空地。從租房市場看也能說明問題,十年前南京許多公司想租個寫字樓辦公,根本不行,只好到飯店租一個標準間辦公。現在寫字樓的房子租出去很困難,有的房子放了好幾年都沒有租出去。住房也是這樣,我有個朋友有個房,在房產介紹所掛牌一年多也沒有租出去。這樣看來供求矛盾並不突出。

那為什麼房價總是處在這樣一個水平上?我想還可以在另一些方面探討。

從城市的經營者來說,房價處在中等偏上收入家庭的購買極限,是最佳的價格,價格高了沒人買的起,價格低了,政府在賣地中不能獲得最大利潤,房地產開發商積極性也不會高,對城市發展不利。還有就是買房人積極性太高,賣房人積極性不大。

十年前我搬到南京河西的新家,房後有一棟樓,賣了二三年,一套也沒買出,不斷傳出房價要跌的說法,突然南京搞了一個大規模的拆遷,房價漲上去啦,後面的樓賣的光光的。沒有比拆遷戶對住房要求更迫切的,被拆遷者祖輩居住的家鄉被拆掉,自己的家被拆掉,從有房到無房,盼望有房的心願只有被拆遷人自己知道。當一批被拆遷人來到售樓處時,每個售樓處聽到的第一句是相同的,房子都賣光啦,就剩幾套啦。那些被拆遷戶看到來那麼多人,還有幾套房子,不覺兩腿發軟。那些老南京誰都想不到那是句騙人的話。人是有感情的,當看到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被拆遷無房可住時,自己再困難都要想辦法支援幾個。我們在售樓處常常看到這樣的景象,一邊是售樓人員在抬高房價,一邊是兒女在勸父母不要捨不得買、我們每個兒女貼你一些不就行啦的話。

和買房人相比,賣房人並不急於將房賣出去。按道理說買房的多,賣房人應該趕快賣房賺錢,但他們眼睛看著地,他們周圍還有許多沒蓋房的空地,那些地被人購買啦,那些地價很高,蓋起房來一定會比他現在賣的房價格要高的多,以後房價一定會高。按道理說,有地的人應該趕快把房子蓋起來好賺錢,但有地的人也不急於在地上蓋房,他看著政府的拆遷,政府可以制定許多政策,政府賣地只會越賣越高,不然就失去賣地的意義啦,他也會跟著水漲船高。對於政府來說,不可能那個領導幹一輩子,想要有政績,把經濟搞上去比較困難,那麼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搞拆遷。

一般政府為促進房地產市場的發展都會制訂一些政策,有一段時間南京的寫字樓銷不動,南京市政府出臺了不准在住房內辦公司的政策,一下就使寫字樓動銷。還有南京市有禁止城裡人到農村買房、買集體土地上的建房的政策,這樣被拆遷人就不要想點子買市郊農民的住房,因為那是為違法的。

老早南京一般拆遷的規模都比較小,一拆都是幾棟樓,現在一拆都是一片,規模越來越大,拆的地方越來越多。每一次大的拆遷都給房地產市場帶來一片喜訊,政府的口袋也鼓了起來。

我每次走到長江路一片時心裏就沉甸甸的,總想知道那些被拆遷戶如今到了何方。這裡有許多祖祖輩輩住在這裡的南京人,那時一家一般住三四十平方,如果拿拆遷的錢原地買房,大概只能買到七八個多平方,其中兩個平方還是分攤面積,還有一個多平方建築佔用面積。當時也有人以死相抵,引火自焚。如果能當釘子戶,他幹嗎要死。如果發生在民國南京政府時期,那一定是血債啦。按道理講,拆遷引起死亡,總有個責任吧,但又沒看到。當時的南京市領導好像從南京到了省裡,又從省裡到了中央。這樣看南京還是好的。

政府在城區拆遷,往往打出標語,發展城市建設,造福子孫後代。誰不想為子孫後代造福,雖然自己委屈點,拆就拆吧。太平南路自古是南京最繁華地。人們常說辮子兵和日本鬼子到南京,給太平南路帶來巨大破壞。有些事我們或我們的父母是親眼見到的,歷史不應該是宣傳。以前太平南路熱鬧的很,特別是它的龍頭處-大行宮地段更是熱鬧。休息日別說外地人來遊玩,就是南京人也有許多拖兒帶女來此逛街的。後來拆遷啦,政府的方案不停的出現,報紙登的最多的是政府計畫要將太平南路建成珠寳一條街。如此大的一條街,全是金銀珠寳。南京人比較踏實,不喜歡穿金戴銀。走到大街上,看到手上戴大戒指的是南方人,戴小戒指的是北方人,脖上掛著腕上穿著是少數民族人。現在的政府領導年輕有為,讓南京人休息日拖兒帶女到太平南路買金買銀,真是全城都珠光寳氣。後來太平南路那些大樓蓋好啦,跑去一看,以前繁華的路上建起一個很高的樓,還有一個大院子,門口牌子上寫著白下區政府,政府樓那街邊停的都是車。這時才發覺,政府說的那些新聞不過是和大家開開玩笑,因為那時區政府的大樓都快封頂啦。

政府到市郊拆遷,往往打出標語,建好創業園,富國強民。前二天我到白下區光華門外,那裡正在為建科技園搞拆遷,雖然新的物權法下來啦,但新的對策也有啦。前面是拆遷指揮部,後面是拆違章大隊。批40平方地,建50平方房當然是違建,當然該拆,自己翻修沒打報告的是違建。有的房子幾十年啦,不修一下不就倒啦。汽車上的大喇叭不停的宣傳拆遷,拆遷指揮部的人和執法大隊的人在不停的亂串,居民們一臉驚恐,南京政府精明能幹,決不會出現釘子戶。當然還有人不停的宣傳拆遷怎樣富國強民。有人問:為什麼搞科技園要用這麼大一片地。政府工作人員回答的好,一個編軟體開發的公司要有幾百人到千人才上規模。在他看來,編軟體也可以採用流水線方式,第一個人編第一句,第二個人編第二句,一個接一個,浩浩蕩蕩幾百人,一天就可以完成一個XP,讓微軟氣的乾瞪眼。雖然他嘴上跑著馬,但大家看到,旁邊拆的大塊空地荒在那裡,以前搞了許多科技園,開發區,軟體園,工業園不是在廉價出租房子,就是空在那裡。不就是想要把老百姓的財富變成另外一批人的財富嗎。

當然說這話有點氣憤,說政府不好結果也是可想的,年紀大啦…。

南京有的女大學畢業生,想要個住房,找一個五十多歲的人結婚。實際上這傷害二個方面,她自己不幸福,也造成男青年找對象困難。結婚是人生最大的事,和結婚相比其他的事都不值得說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柳勤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