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為什麼出事的貪官都是「苦孩子」?

2007-10-31 20:58 作者:楊恆均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改革開放三十年了,其間社會經濟大大發展了,貪官污吏也風起雲湧,開除、雙規、坐牢甚至槍斃都無濟於事,貪官們抱著前輩那種追求共產主義理想的勁頭前仆後繼,死而不已。嚇死人了!

 

看一看、研究一下那些落馬的貪官的情況,有個問題就一直困擾我:這些坐牢和被槍斃的官員為什麼絕大多數都是「苦孩子」?看看他們的簡歷和新華社的介紹,還有他們的悔過書:自幼家境貧寒,發奮讀書,積極上進,最終得到黨和人民(?)的信任而被提拔到位高權重的位子……

 

有人可能問,這有什麼值得困惑的?我說,因為這和我知道的常識不同。我知道的常識是在當下的中國,權力精英和財富精英往少裡說也有一半以上是有背景的,要就出身高貴,要就直接是高幹子弟,至少也是和權貴沾親帶故的。而這個比例在海外一些雜誌那裡就更高了,幾乎說是百分之九十以上。我的「常識」自然不僅僅是從報紙雜誌得來或者道聽途說。

 

可是被抓起來的貪官卻很少有高幹子弟或者大富大貴之人的後代或者親戚朋友,怎麼回事呢?這問題太深刻,也太現實,不宜展開,留待後人當作博士論題慢慢深入。我在這隻提供一點線索:

 

首先,窮孩子下賤,好不容易靠奮鬥爭到了那個職位,不是感到「高處不勝寒」,而是看到以前當窮孩子時都不敢幻想的金錢、美女,一下子迷失了自己,官方語言叫「辜負了黨的培養,迷失了革命方向。」對比一下那些高幹子弟,那個不是在金錢美女裡泡大的,自然寵辱不驚了。官方語言叫:「革命意志堅強。」

 

其次,人是有階級性的,老毛教導我們「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說到了點子上,我們不但忘記了,而且我們現在根本不承認中國還存在著階級——我懷疑是有些人在故意混淆視聽。要知道,在共同的階級利益下,同一階級的總是互相保護的。只是現在中國的階級要重新劃分。高級幹部早已經成為一個新的階級,苦孩子就是再努力,也只是打工的。哪怕你被任命為最高的領導者,你還是一名高級打工仔,必須為某個階級或者利益集團打工、服務和效勞,想想,上個世紀的胡總和趙總就明白了。

 

再次,放到最後並不一定是不重要的,實際上我認為這一條至關重要。那就是胡長青、程克傑、陳良宇這些「苦孩子」之所以貪得無厭,其實和他們家境貧寒,沒有一點根基有關,你看可憐的死鬼胡長青,人家一個副省長,不就偷偷撈了區區五百萬,反誤了卿卿性命!還有政協副主席程克傑,都黨和國家領導人了,家產也就一兩千萬吧,天啊,你那算什麼財產,對比一下同期的另外幾位政協副主席?或者看看北京你們周圍的那些……

 

還得拿陳良宇說事,雖說他這些年一點一滴也撈了兩個億,但和我們上海蒸蒸日上的建設以及某些衙內的大手筆相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了。人家活得不都比他好?陳良宇的問題就是忘本,不知道自己是「苦孩子」出身,欲與天公試比高。

 

說到這裡要打住話題了,不過最後我真為上海人民高興,苦孩子陳良宇被抓起來了,貪污的那些錢也收歸國庫,不會有什麼損失的,上海同胞不必太過憤憤不平,畢竟你上海是一個富礦帶,不但有遍地黃金,還有滿街的美女,派一個憋足了勁的「窮孩子」去統治你們,不但讓你們擔驚受怕,北京也提心吊膽呀。

 

不過這一切都過去,現在好了,哈哈,上海人民該放心了,「苦孩子」陳良宇坐牢了,不會再有人連區區兩億元都抓想要……啊,現在好了,現在好了,哈哈……

 

(楊恆均寫於俞書記接替習書記走馬上任上海市委書記之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