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海歸地獄親歷記(三)

2007-10-13 21:59 作者:葉光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規矩

迷迷糊糊中,嘩啦嘩啦的聲響把我吵醒。睜眼的瞬間,還以為在家呢。夢境和現實的巨大反差,那瞬間的失落,讓我潸然淚下。

天剛亮,一個犯人的背影出了牢。

很冷,頭沉,發燒了,禍不單行。四處搜尋不見了小龍,我翻出身下一床棉被蓋上,被子的霉味兒、汗酸味兒刺鼻。當年下鄉也沒吃這麼大的苦啊。繼續睡吧,在這裡,做夢是一大寄託。

一陣持續的鈴聲把我驚醒,睜眼那一瞬又是極其失落!出了一身汗,感到好些了。我坐著不知所措,見小龍從地上側身拔了起來,他睡到地上去了,我真過意不去。

小龍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小聲說:「怎麼樣?‘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看不出他還有這雅興,還吟頌南唐後主李煜的《浪淘沙》。那是李煜亡國後在軟禁中寫的——夢裡還當皇帝,醒來發現是囚徒。我勉強笑了笑:「人家李煜住啥條件?」

「噓——」小龍指了一下頭板兒的老大。

我一看,老大還躺著呢。

他見我發燒了,又找出一身長褲長衫。褲子前邊的兩個褲襻上各有一巴掌長的短繩,繫在一起就是腰帶。看守所裡不能有超過一尺的繩子,怕自殺,所以都是這樣的腰帶。

小龍對我這麼好,我對他卻只有感謝——沒有感激,對審我的小王、押送我的司機小謝,卻充滿了感激——沒有切身體會,是很難理解這種「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

天太熱,大早晨都不涼快。除了我發燒穿長衣長褲,大家還是只穿一點式。

老大過來上廁所,老六把衛生紙扯開,折成三折,整齊地碼在隔臺兒上。

臭氣衝天。水管一直衝著也不行。這比豬圈能強多少啊?我本能地摀住了鼻子,我胳膊被拽了一下。回頭一看,是昨兒給我做筆錄的「居士」。他指了指老大,我會意地放下手,學著大家自然地聞臭味兒,以免冒犯了老大。

「蘭哥,那個新來的老美發燒了,讓他坐我那兒行嗎?」小龍向牢頭請示。

老大沉吟了一會兒,說:「讓他靠被垛吧,你照顧著點兒。」

「謝大哥!」小龍向我一招手。

我趕緊學:「謝大哥!」簡直入黑道了。

擠好牙膏,漱口水倒好,捧著毛巾端著香皂,老六侍候著牢頭洗漱,簡直是帝王的派頭。

老大洗漱完畢,對著本裡的一張錫紙梳頭,煙盒裡的錫紙成了鏡子。看來鏡子也是違禁品,玻璃也能用來自殺。老大梳完頭,老六遞上皮涼鞋——這違禁品是筒道長的儀仗。

老大走到鐵門前,對筒道大嚷:「杜哥,開門!」

「各號兒開電視!各號兒開電視!」後牆的大喇叭突然響了。

「操!差一步!」老大罵著回了茅台。

有人開了電視,大家面向電視站成了三列,開始了看守所的「愛國主義教育」活動——電視播放升旗儀式,犯人跟著唱國歌——亂七八糟,走調的不說,竟有人編詞兒搞笑,簡直是起鬨。

一曲奏罷關了電視,我回身想解手,老大把煙頭扔到了便池眼兒裡,「嗤」地一聲。我剛想跨過隔臺,一個犯人迅速躥了過去,迅速掏出了煙頭,然後裝作沒事兒一樣,拿了塊髒布擦地。

我一腳剛跨過隔臺兒,胳膊就被抓住了。「居士」小聲說:「等老大走了,按順序來!」

牢頭一走,號兒裡氣氛馬上緩和了。一個瘦高個兒溜溜躂達去解手,看來他是二哥。

「嘿!‘河馬’,別擓了,你真長痱毒了!」一個犯人大聲說。

馬上有人笑起來,看來笑的人,是看到昨晚「砸板」那一幕的。

「自己咒自己,活該!」

解手的二哥問:「誰這傻×?自己咒自己?」

馬上有人把昨天那一幕繪聲繪色地講了一遍,哄堂大笑。

小龍講,這號兒的「學習號兒」[1]是韓哥,別的監號兒的學習號兒是老大,韓哥是二哥,因為這號兒的老大蘭哥是「筒道長」,管著全通道14個牢房的牢頭。監牢都是靠流氓管號兒,牢頭都是管教指定的,一般都是家裡給管教塞了錢的大流氓。蘭哥是一個黑社會的頭,他在號兒裡,大家都不怎麼敢說話。別的號兒也都那麼恐怖,沒事就走板兒解悶。韓哥管的很鬆,當然不守規矩也照樣走板兒!

一股臭味傳來,我習慣性地捂又捂鼻子,手馬上又撤回來。

「不那麼臭了吧?」小龍問。

這臭味兒確實比剛才淡多了。

小龍說:老大吃的最好,經常在外邊混著吃「班長飯」[2],所以他拉的屎最臭。韓哥在號兒裡吃的最好的,那也比蘭哥差很多,所以臭味兒小。沒錢的犯人,整天吃饅頭菜湯,拉屎真沒什麼味兒,特別是時間長的。

真是大開眼界,從拉屎的氣味兒竟能判斷這個犯人的地位!

韓哥大解完,從後排開始,依次「放茅」。看守所稱解手為放茅。大茅兩天一次,嚴格控制的,只有二板兒[3]韓哥例外。小茅也是定時的。

小龍向韓哥給我要牙刷毛巾,理由是我已經寫明信片了。韓哥從前邊的牆凹進去的暖氣處找出了新毛巾和牙刷,我趕忙叫道:「謝韓哥!」

海淀看守所東區的筒道分五類,第一類是女筒,即1筒、2筒,關押女犯;後面是第二類拘留筒,關押小拘留15 天的;往後第三類刑拘筒,刑事拘留的關押地;再往後是第四類逮捕筒,是刑拘後進入檢察院逮捕程式的;最後邊兒就是第五類:大刑筒,13筒、14筒,判刑的都在那兒等著下圈兒[4]。一般犯人要隨著案情從前往後調,但是前邊關不下了,也有直接塞後邊的,像我就直接進了逮捕筒。

逮捕筒的人,預審階段都過了,直接跟檢察院、法院打交道,經驗很多。犯人們前途未卜的時候,一般從別人的判決結果上找自己,這樣比看法律條文還准,因為中國的法律伸縮性太大、政策老變,從法條上只能判斷個大範圍而已。小龍建議我多聽多看,大家經驗教訓,都是很好的借鑒。

韓哥享用完豆奶粉加餅乾的早餐——號兒裡只有他有這個資格,在地上溜溜躂達。忽然問我:「老美,發燒了?」

「啊,還行。」

「剛來就受不了了?老六,給他教教規矩。」

老六操著山東味兒,像說快書一樣:

「饅頭一點兒,菜湯小碗兒。

睡覺立板兒,水洗屁眼兒。

抽煙搓捻兒,鞋底洗臉兒。

要想翻板兒,打斷腰眼兒!」[5]

大家都笑了。我基本能聽懂,核心意思就是——整你沒商量!



[1]學習號兒:字面意思是監號兒裡領著犯人學習改造的犯人,實際就是牢頭獄霸。

[2]班長飯:看守所、戒毒所給警察吃的飯。

[3]二板兒:監室裡的副牢頭,睡覺排在頭板兒牢頭的旁邊,故稱二板兒。

[4]下圈兒:去勞教所或監獄服刑。圈兒,音:勸兒,牲口圍欄。

[5]立板兒:側身擠著睡;搓捻兒:搓火,用棉花做的捻子搓著了火抽煙;翻板兒:不服牢頭管。


監獄示意圖

獄友斷案

監牢把監視用的攝像頭稱為監控,監控藏在喇叭裡,位於後牆正中,外面是個楔形的鐵罩。監控下面一個狹小的楔形空間是盲區,在監控室的電視裡看不到,盲區下部的前沿在茅台的隔臺兒。放茅、洗澡和秘密活動都在盲區進行。還有一個安全區就是被垛和牆的夾角兒,老六就貓到這兒卷「小炮兒」——用香菸和煙頭搓出煙絲捲成小煙卷。

「小武子,搓火!」韓哥一聲令下,一個叫「小武子」的年輕犯人躥上了茅台兒。他從被垛底下抽出一隻布鞋,從爛棉套裡揪出一片棉花,灑上點兒洗衣粉,搓成手指粗細的一段,就用鞋底在後牆上猛搓。搓了一分來鐘,扯斷棉條,對著搓糊的部分一吹,糊煙升起、火星飛落,韓哥叼著煙一對,著了。這就是北京監牢裡的基本功——搓火。棉條扔進了便池,小武子輪著紙板猛扇,刺鼻的糊味兒迅速散去。

韓哥和頭板兒幾個柳兒爺[1]抽整煙,其他煙民嘗小炮兒。煙民們謝聲在先,輪流到盲區享受,看來這是他們最大的樂趣了。

放完煙茅,韓哥下令:「坐板兒!」

犯人整齊地坐成三排,只穿「一點式」。坐板兒的順序就是犯人的地位。由前往後,自左至右,地位一個比一個高。前兩排的小臂交疊搭在膝蓋上,屁股尖正好硌在床板兒上,怪不得他們屁股上都兩塊褐色硬皮呢。我們第三排靠牆就自由多了,腰、屁股尖還緩點兒勁兒,前兩排坐板兒可太難熬了。

小龍請韓哥幫我出主意,把我的案子公開講了一下。韓哥說:「走私的案子我可不太懂。不過,‘打關係’的學問倒是可以教你點兒。‘打關係’懂嗎?」

「搞關係?」我問。

「不懂了吧?中國‘打官司’,實際是‘打關係’。跟公檢法沒法兒講理!就是靠關係。關鍵時候,你的關係得‘打得過’對手的關係。交學費啊!咱可是正經‘打關係’的教授!」

「韓哥,您教我幾招!等我來錢了,你們前板兒隨便用!」

韓哥一聽就笑了:「開個玩笑你還當真?我傳你點兒真經!上堂打官司的時候,秘訣是一對聯兒:

上聯是:據理力爭,沒罪也重

下聯是:花錢疏通,重罪也輕

橫批是:可重可輕。

審訊的時候,可得反過來,留口供的秘訣是:

坦白從嚴,牢底坐穿。

抗拒從寬,回家過年。」

大家都樂了。我笑著說:「韓哥,真是真經啊!」

「這真經,可都是咱的老前輩們,用大刑換來的!」

聽著這實打實的幽默,我心裏真不是滋味兒。

小龍說:「韓哥,昨兒預審給他下套兒,他鑽進去不好辦了。」

韓哥溜躂著問:「哪款兒啊?」

小龍從前邊兒找來一本爛書,翻著說:「《刑法》第153條【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偷逃應繳稅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十年以上?天啊!判我十年?還是楊義十年?還是我倆都十年?

三板兒陳哥問:「他們這100萬的大案得上七處了吧?」

韓哥說:「50萬是10年起;100萬,可能是內部細則的一個坎兒,15年起。可不?要那樣,15年以上的案子,得‘悠’七處去嘍。辦個大案,多得獎金啊!」

「啊?!」這預審也太陰毒了!

韓哥停到我前邊,問:「想出去嗎?」

「當然了!」

韓哥神秘地說:「告訴你:你唯一的出路是——」

我們都把耳朵豎起來。

他嚥了一口唾沫,喘了一口大氣,逗著說:「花錢改口供!」

「經典!」兩個犯人挑著大拇指。

韓哥繼續說:「硬改口供,你受不了那罪。花錢改,晚了就改不了了。」

「為啥非改呀?」

「你要是不改,花多少錢,最多給你優惠到10年!破不了款兒,懂嗎?」

「改成什麼?」

「改成你無知犯法,改成都是你同案[2]的責任!」

「啊?」這太損了!

「花個20萬,把預審和領導都擺平,預審徹底改了口供,撤案,這得有特別鐵的關係才行,上上下下敢給你冒這個險。」

我搖搖頭:「這海關的預審、領導,我一個也不認識啊。」

陳哥說:「認識一個頂事兒的,你也進不來呀!」

韓哥說:「黑白兩道你沒走,現在傻了吧?你倆總得分案頭、案屁[3],怎麼也得放出一‘屁’去!先下手為強,後下手受遭殃,不下手就扛。」

「我要改口供,我那經理可慘了。」

「如果他全推你身上呢?」

「也可能他已經……推我身上了,不過……我還希望他這麼做,畢竟我美國身份,容易擺脫。我們倆可是過命的交情,我可不希望因為我,連累了他。」

「你剛入美國籍,你同案知道嗎?」

我猛然想起了:他不知道啊!他這麼把責任都推給我,可太不夠意思了!我聊以自慰地解釋說:「可能他認為我有綠卡,好辦吧?」

陳哥笑道:「這不傻×嘛!你還想兩肋插刀呢你!你同案得叉死你!」

韓哥點著我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重刑之下,必有叛徒。記住:除了法輪兒這麼義氣——對他們老師這麼義氣,現在沒有這麼義氣的!生意場上都沒有哥兒們,法庭上更沒有!你丫可得記住嘍!」

我點點頭,問:「沒別的招兒了?」

韓哥搖搖頭。

小龍說:「你要為難,可以問問律師,讓律師幫你出出主意。你最好要求見美國大使。前筒那個加拿大的老尚,我剛來的時候,就在他的號兒。警察不知道他是加拿大人才抓的。後來知道了,誰也不擔責任,一直扯皮,都快三年了。他一直鬧著見大使,都不給見。後來他絕食,第五天‘白所兒’——這兒的正所長,給他下保證了,後來他吃飯恢復了幾天,就見大使了。」

心裏一亮,原來壓抑發堵的勁兒,消下去不少。

小龍說:「那口供對你太不利了,不管怎麼樣,你都得翻供。預審對你的誘供、逼供,就是你翻供的理由!」

韓哥把我叫到盲區,貼著我耳邊說:「蘭哥要是不改口供,早‘悠’七處去了,他15年起步的罪,現在改成了拘役6個月,下月起飛[4]。老陳也五、六年的罪,改了口供,才拘役5個月,下禮拜起飛!」

「太謝謝了,韓哥,等出去咱倆好好處處!」

他拍著我的肩膀說,「打牌的時候,叫上我就行了,我贏的錢,咱哥倆對半兒分。」

陳哥說:「別逗了韓哥,他跟官爺兒打牌,都是送錢,哪敢贏啊?」

「你看,我說他們豪賭的時候!我跟那幫檢察院、法院的耍牌,少嘍贏個幾萬,最多一晚上,贏了40萬!檢察院那孫子回家取了一回現金,他那宿輸了60萬,他說啥你猜?‘操,下禮拜這錢就回來了。’你說這幫來錢多容易!」

陳哥對我說:「你丫這次要是‘幹起’[5]了,請韓哥做助理,到美國賭城去,這次你填的錢,都能給你贏回來!」

韓哥笑道:「你可別抬舉我,贏這幫檢察院、法院的我在行,他們不懂手藝,我想怎麼贏他們就怎麼贏。澳門賭場我都不去,高人多,不過……共產黨的傻大官兒也多。」

我好奇地問:「韓哥,你不怕輸錢的報復你呀?」

「咳,我贏他們那點錢算啥呀!他們錢有的是!我也不總去。」

陳哥說:「關鍵是——韓哥不贏公安的錢。」

「長學問吧?局子裡沒幾個‘磁器’[6],道上別想混!」

「開會哪!?就他媽這號兒聲兒大!!!」牢門外一聲大罵。



[1]柳兒爺:地位高的犯人。

[2]同案:同一個案子中當事人(被告),互相稱對方為同案。

[3]案屁:一個案子中罪行最輕、列為最後一名被告的人。案頭:案子中的主犯、第一被告。

[4]起飛:出牢。

[5]幹起:拘留後獲釋,一般指刑事拘留後取保候審,干:音甘。

[6]磁器:交情深厚的朋友。

中暑記

韓哥滿臉搭笑,顛顛地跑過去,把奶粉和餅乾遞出牢門。

蘭哥接過東西,指著我們:「我上監控看著啊,誰給我找事我揳他丫的!」

蘭哥這麼大的派頭,怪不得黑社會老大哪!表面是罵我們,一點兒都不給韓哥面子。

韓哥悻悻地溜躂回茅台兒,說:「老美,因為你,我挨了一錘!」

我馬上說:「韓哥,咱出去處得還長著呢!」

韓哥說:「嗨,你當我真在乎他?我也快走了,誰能把我怎麼樣啊?!」

小龍捅捅我,小聲說:「管教來了,一會兒管兒可能提你。」

「你咋知道?」

「蘭哥給管教孝敬早點去了。」

我真意外,這管教還吃犯人的東西?!

突然,坐三排的一個犯人干噦了一下,馬上搖晃著趴到隔臺兒上,對著便池就吐,一股酸臭洋溢開來。馬上有一個犯人過去收拾茅台。

韓哥問:「‘候鳥兒’,咋啦?」

小龍跨過隔臺兒,去給那病犯捶背,「昨兒他就不舒服,估計中暑了。」

我顧不了自己低燒了,請示了韓哥,過去給「候鳥」看病。

「候鳥」面色蒼白,渾身冒汗、心率很快,我摸了摸他的腦門兒,說:「韓哥,這是輕度中暑,得看醫生了。」

韓哥一咧嘴:「咱這號兒人還算少的,這麼熱的天,這麼擠,哪個號沒有中暑的?都去醫務室,還不擠暴了?這地兒,不發高燒都扛著。重了再說吧。」

「那……」我說,「給他喝點兒鹽水吧,讓他平躺在地上,用涼水擦擦身上降降溫。」

「哪兒有鹽哪?」韓哥抱怨著,小龍開始用濕毛巾給「候鳥」降溫。

「方明,出來!」蘭哥在門外叫。

小龍捅了我一下,我才喊出一聲:「到!」趿拉上一雙布鞋,出了門。

蘭哥押著我往外走,一個個牢頭在各號兒裡點頭哈腰地接受蘭哥「檢閱」。

「蘭哥,我們這個中暑的……」一個老大向蘭哥請示。

「死得了嗎?!」

蘭哥這話嚇我一跳,回頭一瞧,蘭哥正翻他那三角眼呢。

「啊……還……還死不了。」

「歇×!大夫來再說!」

進了中央通道,我們匯入了一股人流,流進了後邊的一個大屋子。裡邊蹲了很多犯人,等著照相。蘭哥押著我去加塞兒。我學著前邊的犯人,找出寫著自己名字的大白紙卡在胸前的釦子中間,背對尺規,照了一張標準的「罪犯照」。然後加塞到另一隊按手印兒,這裡叫「滾大板」。

「啪!」「便衣」甩手抽了前邊的犯人一記耳光,罵道:「你丫成心是不是!告訴你手不使勁兒,不會呀!把手擦嘍!」

犯人看著沾滿黑油墨的雙手,怯生生地問:「大哥,往哪兒擦呀?」

「衣服上擦!」便衣惡狠狠地抻出一張新表。

犯人遲疑了一下,黑黑的雙手在褲子上抹了半天,「便衣」重新給他按完了手印兒,罵道:「滾!」

太可憐了!明明有廢紙,就是不讓使。輪到我了,我吸取了教訓,像布偶一樣,任他擺佈。按了十個指紋,兩個掌紋,一次成功。

蘭哥押我到一個小號兒洗了手,就進了管教室。

一個中年警察坐在破舊的辦公桌後邊,寸頭,方臉兒,笑瞇瞇眼兒,叼著個煙卷兒。桌兒上一個臺扇對著他,邊吹邊搖頭,好像在說:這人不怎麼樣。

「這是丁管兒。」蘭哥說著自己點上了煙。

「您好,丁管教。」

「坐,抽煙嗎?」管教說著彈出一支煙。

我連忙推謝,坐到他對面腰鼓形的木墩子上。按規定管教要找每個犯人談話、做筆錄,可是這丁管兒架子大,他讓號兒裡替他做筆錄,他就不用見犯人了,就是他提見的犯人也是蹲著給他回話,給我如此禮遇,我真有點受寵若驚了。

「聽說你是美國人?」

「啊。」

管教簡單問了問情況,說:「踏實呆著。看守所就是看包袱的,不管你的案子,只要包袱不出事兒就行。我看你呆不長,有啥想不開的找老大,再不成就找我。」

「我想見美國大使。」[1]

「這……我得跟所長請示去。你請律師了嗎?」

「我剛寫明信片,讓我家人請。」

「拿來我瞧瞧。」

蘭哥競走一樣快步出屋,沒兩分鐘,門嫋嫋而開,推門的輕勁兒,跟女人似——竟然是蘭哥,這看守所真能「改造人」!這黑社會的老大在管教面前都變成了淑女!

管教接過明信片一看,笑了,按說是看到上面的「油水」了,「行,今兒我就給你發嘍。」

「謝謝管教。」

管教問蘭哥:「他幾板兒啊?」

蘭哥討好地說:「您看呢?不行睡我那兒吧。」

「嗯……你們二板叫什麼來著?」

「韓軍兒,楊所兒[2]的‘托兒’[3]。」

「哦,對,那……讓他睡三板兒吧。」

「謝謝管教。」

管教和藹地問:「還有什麼事兒嗎?」

「我有點兒發燒,能看看醫生嗎?」

「一會兒等大夫吧——不!老蘭,直接送醫務室!」

蘭哥請示:「那幾個號兒中暑的是不是也抬去?」

管教一皺眉:「死得了嗎?」

「死……死不了。」

「等著,大夫來再說!」管教沒好氣地說。

感情蘭哥對牢頭那套都是跟管教學的!這管教也太「酷」了:對老外倍加呵護,對老內原形畢露,跟共產黨咋這像啊!

蘭哥押著我順著中央筒道往外走,拐進了醫務室。

地上男左女右坐著幾個病犯,邊上有犯人陪護著,看病的犯人坐凳子上,兩個女獄醫帶答不理地接診,好像一肚子怨氣——看守所裡,她們這兒油水是最少的。

一個女獄醫對女犯說:「中暑啦!別讓她坐板了,躺地上,喝鹽水,吃人丹。用涼水擦。」

「哎呀姐呀,一直擦著呢,還這麼燒。」一個陪護的女犯誠懇地說。

「躺風圈兒[4]去,頭墊高,昏過去立刻報告!」

「姐呀,這風圈齁熱的……」

「不會潑(水)呀!把風圈牆都潑嘍!讓她躺陰涼。人可不能潑啊!中暑了只能擦,記住沒?」大夫扔過一盒藥,把女犯打發走了,這兒治療的招兒竟是讓女犯當「潑」婦。

「王大夫,他發燒了。」蘭哥把我拽到了加塞兒塞到了前邊兒。

「中暑了吧?」大夫問。

我怎麼說?大夏天給凍著了?鬧肚子預審讓拉褲子——穿水褲子吹空調?這發病原因是隱私啊!我隨口說:「水土不服。」

「你口音不北京的嗎?」

「他美國人,」蘭哥說。

「喲?怎麼美國人也抓這兒來了?」王大夫驚訝得變了個人,馬上變和藹了。

我量體溫的功夫,王大夫又打發了一個中暑的。

「37度5,不燒啊。」她邊甩表邊說,「還是給你打一針吧,美國人嬌氣,換他們都得扛著!」

「謝謝!您這兒比外邊強,還給打針,外邊淨給輸液了。」

王大夫說:「輸液多貴,這兒可是輸不起。」

「現在大城市醫院,很少打針了,動不動就輸液,把身體都輸壞了。」我一邊挨針一邊跟她閑扯,希望她手法慢點,哪成想她幾乎是把藥滋出去的,獸醫的手藝!

「中國現在都這樣,怎麼掙錢怎麼來,身體輸壞了再給醫院交錢唄。」

「您這話真經典!」蘭哥不失時機地給王大夫拍馬屁。

「在美國不這樣吧?」王大夫說著拔出了針頭。

我說:「美國是盡量不輸液,盡量不打針,一般都吃藥。」

「我也給你開點藥吧,照顧外賓了。」

看來我這美國身份成了護身符了,人人另眼看待。

看病回來,見「候鳥兒」還在水池邊躺著。一摸「候鳥兒」,高燒了,再碰碰,昏迷了——糟糕!重度中暑!弄不好,要死人的!

韓哥急了:「一會兒大夫巡查來了,你說重點兒!不然大夫不管!」

我猛力掐他人中,還不錯,掐醒了。

一個年輕的男大夫出現在門口兒,韓哥趕忙上去匯報。

大夫說:「掐人中,能醒嗎?」

「掐半天了,一直昏迷!」

大夫也急了,「趕緊抬醫務室!」韓哥馬上拍板兒[5],號兒裡忙著給「候鳥兒」穿衣服,大家趁機起來——利用一切機會活動屁股,緩解坐板的壓力。老六背著「候鳥兒」,由韓哥押著出了牢門兒。

半天功夫,韓哥和老六才回來,說「候鳥」砸上腳鐐去溫泉醫院了。

「候鳥兒」去年春天就進海淀了,拘役半年才出去,今年春天又回來了——秋去春回,故名「候鳥兒」。這回不知道啥時候再飛回來。



[1]美國大使在一般情況下不會去探望在中國被捕的美國公民,而會由領事或者是代辦等低級別官員出面。但中國看守所裡的犯人無法區分,故統稱這些外交使節為「大使」。

[2]所兒:所長。

[3]托兒:被托的人,私下疏通案子,或者照顧生活。

[4]風圈兒:看守所監號兒的後院,供犯人定時放風的地方;風,放風;圈兒:牲口圍欄。

[5]拍板兒:按監室門口的對講器的電鈕叫值班的警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