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內部的政治風暴

2007-10-01 21:58 桌面版 简体 12
    小字
中共十七大前夕,人大常委突然掀起一場扑向國務院的政治風暴。這是中共執政五十八年來的頭一遭,意義非比尋常。


國務院

據本刊報導,八月二十九日人大常委審議國務院今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執行情況的報告時,提出九十三條質詢。這還不說,會上還有十多名常委聯署要求馬凱(國家發改委負責人)、周永康(公安部長)和周小川(人民銀行行長)引咎辭職。

如果說這還只是「起於青萍之末」的微風的話,那麼半個月之後就變成一場呼嘯而來的風暴了。九月中旬,人大常委依據憲法所賦予的權力,責成國務院十一個部委提交二○○七年上半年工作總結,和前兩個年度的工作補充報告,以便進行審議。

中華人民共和國自從有了憲法,全國人大從來沒有如此神氣過,因為它只是個橡皮圖章。其實國務院也是個橡皮圖章。中共實行的是一黨專政,「大權獨攬,小權分散,黨委決定,各方去辦」,有毛澤東留下的這種訓條,憲法又算得了什麼!每年的人大會議怎麼開,政府工作怎樣報告,早在中共中央常委那裡把「劇本」寫好了。到時候委員長也好,總理也好,照著「劇本」走臺步念台詞就行了;委員也好,代表也好,照著「劇本」舉手和拍手就行了。至於全國人大不開會的時候,人大常委和國務院怎樣運作,也是同樣的「黨委決定,各方去辦」,一切都是順當而「和諧」,從來沒有西方「假民主」那種三權分立互相扯皮的事情,可見社會主義「真民主」是多麼優越!

然而這種「真民主」順利實行了五十多年之後,居然卡殼了。是「劇本」尚未編好就倉促演出而亂了套,還是有了劇本而人大常委那邊沒有照念?不管是哪種情況,都表明中共一黨專政這部機器有了故障,而且這故障不是出在小官身上,它是出在中央。

北京對此已經有各種猜測和分析。較為普遍的看法之一是人事鬥爭:十七大面臨一次權力再分配,這是上海幫的吳邦國向胡溫體制的一次重拳出擊,矛頭直指溫家寶。
這種分析不是空穴來風。中共從來也沒有打算兌現憲法,而且一直在踐踏憲法關於公民權利和權力制衡的條款。如今忽然要實踐憲法授予人大常委的權力,好像真的要對政府進行監督和制衡了,難道無法無天的共產黨已經改邪歸正,甘願在憲法的框架內行事嗎?顯然不是。中共不會這樣輕易就範。

我們對於中共統治集團內部的權力鬥爭和人事糾葛沒有太大的興趣,但是這場政治風暴卻向人們傳遞了一些不同尋常的信息。

首先可以看出,中共高度集權的一統天下已經在高層出現裂痕,這是一黨專政瓦解的先兆。

中共統治集團內部,從來也不是鐵板一塊,只不過它一向都是在黨內用黨紀和獨裁者的權威來壓制分歧的。現在矛盾的一方繞開黨章訴諸憲法來對付另一方,表明黨內維系統一的紐帶已經失效,一黨專政本身因出現裂縫而削弱了。

其次,中共一向反對三權分立,如今卻公然由立法機構向行政機構叫起陣來了,這是無意間向三權分立跨出了一小步,再加上現在口頭上承認的法院「獨立審判」,雖然總的來說離真正的三權分立還十分遙遠,但可以看出這種發展趨勢: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這種先進的政治文明取代「一元化」的專制主義是不可阻擋的。

當然,一黨專政不取消,不可能有真正的三權分立,中國也不可能進入民主的殿堂。但事情總是一步一步發展的。特別是中國的事情,不可預測的因素太多,不過大趨勢總能看得出來。世界民主大潮的衝擊,國內民眾此伏彼起的抗爭,統治者在這些壓力之下的分化,特別是制度性的腐敗已經極其嚴重的削弱了中共;這些因素都是促進中國民主轉型的有利條件,因為政治鬥爭乃是雙方智慧、力量和意志的較量。它的消長總要有個從量變引起質變的過程。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共內部這場政治風暴,雖然當事人本身未能意識到,它在客觀上卻是件好事。

而且,說它是件好事,還有另外一層意思:老百姓同樣可以援例,用憲法作為武器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向迫害他們的貪官污吏理直氣壯地進行合法鬥爭。這大概是掀起這場風暴的中共大員們又一個想不到的效應吧?
来源:爭鳴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