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誰碰上這樣的無賴,誰也沒轍

2007-06-20 03:14 作者:古鏡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進入90年代中期之後,有一種說法是中國的改革進入深水區,或改革進入攻堅階段。也即改革進入了一個有阻力的時期。這個阻力到底又是什麼?

打一個最直接的比方,比如我們購買商品,當商品還沒有成交之前,商品的賣家和買家,都可以利用自己的智慧和手段,討價還價。而一旦經過討價還價商品成交後,無論是賣家和買家,都應當遵守雙方的協議。如果商家感覺到賣賠了,也只能從感覺賣賠了之時起,將商品漲價。所以購買者對這種漲價,雖然感到東西貴了,但是絕對認可這種漲價(還可選擇其他替代品)。但是如果,商家感覺賣賠了,就將購買商品的人所購買的商品搶回,或者購買者付款後,不兌現已經支付貨款的商品。在這種情況下,購買者無論是從價格上還是心理上絕對不會接受的。

實際上,自從91年到2003年的改革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展開的。所以除了商家(政府)自己,任何人也不會接受這種改革。從這點可以看出,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改革進入了深水區或改革到了攻堅階段這樣的事情。說白了,就是一個國家信用喪失的問題。

那些所謂打著改革旗號,招搖過市的人,不但不檢討自己的失信,反而,先聲奪人,將商品的合法佔有的人稱之為「特權」。我至今不懂,難道這些商品的購買者,不應當具備這種「特權」嗎?掠奪這種「特權」,在任何社會恐怕也會遭到譴責的,怎麼在中國就成了「改革」了,並大唱讚歌哪?

什麼是「信用」,查看了一下各種解釋,歸納了一下,說白了,就五個字,「耍姦不耍賴」。這裡的「姦」也可視為「智慧、謀略」。這種「大姦」、「大智」之人自古有之,如:孫武——他為人類留下了一部名垂青史的《孫子兵法》。他們為人類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可歌可泣,流銘青史。

而「無賴」則反之,他阻礙了社會的正常發展,自古以來人們都將無賴視為,「撒潑、蠻不講理、市井小人、刁滑強橫之人」。還以上個例子為例,這些無賴在商業行為上,往往採用強買強賣,無理取鬧,搶劫錢財。這些無賴雖猖獗一時,而下場往往都是可悲的。特別是那些有權有勢的無賴,對社會的危害更為惡劣,如歷史上的高球之子「高衙內」等等。他們的破壞力能夠導致一個生機盎然,富足有餘的國家覆滅。

我們再回過頭來審視一下從91年至2003年初所謂的「改革」,正是一個無賴當道的時期,在這十餘年裡,導致國民看不起病、上不起學、住不起房。竟然無視國家法度與公序良俗的道德與法律底線。掠奪國民賴以生存,用一生血汗積蓄的勞動保險金以及職工住房儲蓄基金。這些人打著改革的旗號,行使的卻是無賴的勾當。

無賴的另一個特徵往往就是惡人先告狀。他們又同時具備一個共同的特點,謾罵、撒潑、滾刀肉。沒有做人的原則,沒有道德底線,東拉西扯,直到攪和的你思維遲鈍,精疲力盡,承認黑就是白,白就是黑。

曾經有一個朋友說,他借了幾千塊錢給一個人,這個人,借錢時的態度非常好,也說好了什麼時候還錢。幾千塊錢那個人也說急著要用,本來事兒不大,朋友從銀行卡取了很爽快地給了,到了預定的還錢時間,朋友便上門委婉地說買傢俱缺錢,讓他還那幾千塊,誰知道話沒說完,那個人說,這麼快就讓還錢啊,不夠朋友。朋友想想也是,笑笑走了,過了一年,朋友又提起還錢的事,那個人虎著臉著說,這麼長時間,還記得那幾千塊錢啊,做人要大氣。並狠狠的痛斥了我這位朋友一番,從大講哥們義氣,到為朋友兩肋插刀。直搞得我這個朋友一個人吃悶虧了結。誰知道,那個借人家錢的人,以後在酒桌上吃飯就說我的那個朋友小氣,不夠朋友了云云。一個可笑的結果便誕生了,債主很「不義氣」,借錢的倒充分把持話語權。

這種無賴存在於市井中,並不足為奇。可悲的是中華民族的國民,竟然在20世紀90年代不幸遇到了一位堂堂的國家高官,也耍出了這等無賴的手段。

自從91年這位高官主持全民所有制改革工作以來,盜取了自70年代末國民對「改革」的認同。假借「改革」之名,搜刮民脂民膏,開展了一場自古以來沒有過的掠奪經濟。採用無賴手段,利用權勢媒體,開展了一場空前的謾罵,什麼「懶漢」、「思想僵化」、「跳樓秀」等等。一下子就對國民謾罵了十餘年,罵的國民暈頭轉向,直到2003年初,這位高官下臺,國民才如夢方醒,開始了對這十餘年的反思。

在這場反思中,首當其衝的是國家總書記胡錦濤,採用轉變經濟增長模式的方式,這種轉變結束了持續十餘年的掠奪經濟增長模式。並提出了建立和諧社會的治國方略。並廣開言路,對十餘年的掠奪經濟進行了一場令人覺醒的反思(在這之前,不許國人對這場掠奪經濟提出半個「不」字,並責令人民法院不許受理髮生的民事訴訟*)。緊接著在網路、媒體中出現了一個叫郎咸平的人物,指出了在這場掠奪經濟運動中的弊端,引發了國人大面積的反思。在這場反思中醒悟的國人才發現,發動這場掠奪經濟的人,對國民的謾罵是無中生有。什麼「特權」,什麼「懶惰」,原來都是這個掠奪國民的人設計好的栽贓。還有什麼「弱勢群體」,原來是他為了掠奪國民財富,推脫責任的藉口。

此人巧舌詞簧地說,讓其他人窮下去「是改革的必然結果」。並且教化國民要為這個結果付出「代價」,這和前面我提到的那位無賴,掠奪他人錢財,反而指責「債權人」不夠朋友,有什麼兩樣?

實際上,不僅僅是在目前的反思中,人們才看到了這位掠奪國民的人的暴行;也不僅僅是以郎咸平所代表的「非主流經濟學家」們。就是一些有良心的「主流經濟學家」們也早已指出了這些問題。

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先看一看致力於改革的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先生與政協委員林毅夫是怎樣說的。

吳敬璉:返還老職工社保基金 這是個嚴重問題。積累起來不解決的話,一出問題就是大問題,會牽一髮動全身,影響到整個經濟的發展。

國家對國有企業和國家機關的老職工的社會保險,應該看作負債。以前的勞保制度是現收現付的,就是以當年的收入去支付勞保費用。1993年開始我們引入了個人賬戶制,一部分社保基金由自己往賬戶裡交錢,單位也交一部分到賬戶裡,以後就從賬戶裡拿。老職工個人賬戶剛建,以前沒有積累,積累在哪兒,我個人認為在國家手裡。  

當時現收現付,政府是做一個承諾,說你老了以後我養你。這個承諾不能否認,承諾背後的財務支撐是當時的低工資制。其實低工資制沒那麼低,一部分政府沒發給我們,它收去了。因為以後它負責養老、住房、醫療,企業的成本沒有打足,表現為「利潤」,這「利潤」被政府拿去投資。所以我認為現在國有資產裡有一部分是過去四十幾年老職工交的社保基金。要建個人賬戶,就要把這一部分退回去。

另外一個爭論是欠老職工欠了多少,(從經濟、法律角度甚至從財務上,我們都可以準確地進行計算)我想這筆錢多多少少要還。企業改制時要買斷身份,其實就是買斷勞保身份。我認為用買斷身份的方法還錢是個很不好的方法,因為有錢的企業給很多,差的企業一個錢也拿不出來。當初做貢獻時大家是一樣的,沒分企業,投資沒投本企業。(廣州日報2003年3月11日摘要)

它不但是在道德上說應該補償,而且在法律上它必須補償。為什麼?因為在過去我們有勞保條例,所有的人進入國有部門,政府已經承諾了給他養老保險,給他醫療保險,過去的承諾是用現收現付的,資金流是用低工資制來的,大概所有的人都經歷過拿50多塊的工資,幾十年,其實我們拿的工資不比這個高,因為有一部分沒有發給我們,直接扣除了。扣除的部分,國家就用投資建設國有企業,當我們需要拿養老金、醫療費的時候,就從國有企業的收入裡面來支付,就形成了現收現付制的一個資金流,資金流才可以轉。

所以從本質來說,原有國有資產的一部分屬於老職工。這個帳不能賴,這個帳是有合同規定,……從法律上來說,政府要執行你的合同,你這是以前承諾過。(吳敬璉-新浪財經2003年2月25日)

在進行這種劃撥以前,需要考慮這些國有資產中有哪些部分是由負債形成,將它預留出來,用以償還國家債務。說到國家債務,最大一筆莫過於國家對國有企業老職工(包括已經退休的「老人」和工作多年、行將退休「中人」)的社會保障隱性負債。負責地償還這筆債務,是一個關乎數以億計老職工基本權益和政府的政治信譽的重大問題。

實際上,現在國家還擁有近10萬億的國有資產,剔除賬面債務後的淨資產約有5、6萬億元,用一部分來付還國家對老職工的隱性債務綽綽有餘。

綜合以上情況我們建議:在中央政府向各級國有資產管理機構劃撥國有資產之前,首先切出足夠的國有資產過戶到全國社會保障基金會,用以償還國家對國有企業老職工的社會保障隱性負債。

(林毅夫-2003年3月6日全國政協十屆一次會議提案)。
吳敬璉:應向職工劃轉國有資產以縮小貧富差距

吳敬璉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出,向職工劃轉國有資產以縮小貧富差距,消弭社會矛盾,同時對股市的批評在他過去的上基礎上又升一級。

收入不平等、貧富差距過大,是目前我國社會面臨的一個嚴重問題。現在的問題是,在新的一年裡,怎樣使政府縮小貧富差距的努力更富有成效?

吳敬璉認為,一件眼前能夠做、也完全應該做的事情,是劃撥部分國有資產來償還國家對國有企業職工的社會保障隱性負債。這件事情由於種種原因未能實現。2001年再次提出,但是陰差陽錯,「劃轉」演化成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情———「減持」。而「減持」由於違反了程序公正的原則也不可能進行下去,於是償還政府對職工的隱性負債問題也束之高閣了。

吳敬璉認為,向職工劃轉國有資產,不僅可以縮小貧富差距,消弭社會矛盾。而且有助於解決國有企業國家股一股獨大的問題,改善我國大企業的所有制結構。


疑問:
1、為什麼眼前能做的事而不做?
2、什麼「種種原因未能實現」?
3、這個陰差陽錯指的是什麼?
4、什麼原因使「劃轉」演化成了「減持」?
5、「減持」違反了那些程序公正?

吳敬璉老先生為我們留下的這五個疑問,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的。數十萬億的國民財產絕不會就此蒸發。可是,令人疑竇的是,為什麼吳敬璉談到此問題時,總是吞吞吐吐,他在顧慮什麼?

公平和正義是任何一個文明社會賴以生存的兩塊基石。敢於面對它才能表現出當政者的道德和信義。耍個市井無賴小聰明繞過去,其實政府是自己跟自己繞了一個大圈子,一抬頭還是這兩塊基石 —— 公平和正義。

自古以來,公認的非法謀財者有強盜、騙子、無賴。對於強盜謀財,打家劫舍。你可以看守好自己的錢財,對強盜加以防範;或練就一身絕世武功,讓強盜無從下手。對於騙子謀財,只要你智商不是太低,騙子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得手的。對於無賴人們盡可以敬而遠之,躲他遠遠的就是了。而還有一種謀財者,讓你防不勝防,哭笑不得。急不能急,惱不能惱。真的要有人揍他的時候,你還得護著他。這種人就是家賊,這種人比無賴還可恥。家賊利用了家庭的親情、信任,坑你沒商量,一坑一個準兒。

一個執掌國民財富的權力高官,如果要是做起了家賊,國人還會有招兒嗎?


接下來我們看一看這位無賴的高官,掠奪國民財產後又是怎樣教訓國民的。

他們的第一個口號是:「天上不會掉餡餅,你們要學會自己養活自己」。這話說的,能夠氣死任何一個專門寫打家劫舍文學小說的作者。施耐庵能把《水滸傳》中的強人、無賴描寫得活靈活現,絕寫不出這等強人和無賴來。

這是不是比我前面提到的那個無賴還在加上一個「更」字?那個市井無賴還沒有無賴到借錢不承認的地步,還只是無中生有的說債主「不夠朋友」、「小氣」云云,目的只是不想還錢。而這位無賴的高官竟然能夠倒打一耙,搶劫了國民反而成了他不願意養活被打劫者了。施耐庵筆下最無賴的那個牛二。也比不了我們這位堂堂的一屆政府高官啦。

這個高官真是比無賴,家賊還王道,他不但利用了國人對國家和政府的信任,還像潑皮無賴一般的對國民進行了長達十餘年的譏諷謾罵。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此乃恐怕上無古人,下無來者了。甚至於拋開「人類法則」,把自己歸納在「動物法則」的行列。而在「動物法則」裡面,這種對同宗、同祖、同血緣集聚在一起的同類,「弱肉強食」也是極為罕見的。看來無賴又有了新絕技。

誰碰上無賴,誰也沒轍,有學問的人頂多教化他學習「榮恥觀」。用老百姓的土話就是「臭不要臉」了。無奈,這個世界級的無賴,不幸讓中國的國民碰上了。

来源:原創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