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吳小丁:《江澤民文選》的故事

2007-05-19 06:32 作者:吳少明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江澤民文選》一套三本,本人家裡有五套,五套就是十五本,疊起來一大摞。本來我沒有想把《江澤民文選》當廢品賣,是穿梭在小區裡的胡同串子收廢品的叫買聲,把我逗引的。胡同串子的喊叫聲我們都耳熟能詳了:「廢品!破銅爛鐵——廢書廢紙廢雜誌——收廢品!」……真逗,從上週開始,下頭的招徠聲換了花腔:「廢品!江澤民文選一套八角算一塊!收廢品!」……
我家哪兒來的五套《江澤民文選》呢?
我早就退黨了,接著又退休了,平時除了寫點兒小文章,就是耍。雖然我已經退黨了,再也沒有交黨費,也不過組織生活,但單位黨組織仍然要發給我一套《江澤民文選》,他們說人退黨思想不能退,退黨的人更要學習。後來我才曉得,發行《江澤民文選》上頭是下了指標和任務的,反正是公款買來,必須得發完。第二套是我老婆單位上發的,雖然我老婆壓根兒就沒有入過黨。我老婆是一家國企的中層幹部,按中共潛規則,中層幹部必須是中共黨員,單位黨組織就勸她先入黨、後提幹。我老婆說,羞與為伍,我不入黨,你們也莫提拔我當中層幹部,免得我窩心難受。僵持了一段,她堅持不入黨,單位上還是提拔她當了中干。非中共黨員的中干,據說在這個企業僅此一例。國企的中層幹部,自然必須得發一本《江澤民文選》,雖然我老婆既沒有交黨費、也沒有參加過黨組織生活。第三套是我的老岳父打老遠帶給我的,精裝本。他知道我退休但不曉得我退黨的事兒。據說老岳父有三套《江澤民文選》,他是離休幹部,對黨愚忠,知道我愛寫點東西,又擔心我退休以後單位上不給我發書,就特意帶給我一套,說寫作的時候才有個准心。第四套是在大學讀書的女兒扔回來的,她說她床上的書板板上再也放不下這一坨磚頭。女兒的學習成績好,入大學的頭一年,系裡的黨組織就動員她入黨,並許諾說黨員大學生好找工作。她徵求我的意見,我對她講,你必須認真讀懂《黨章》並結合實際想透徹了,如果你贊成那裡頭的說法,並願意那麼去做,不來假的,你就入黨。最終,女兒選擇了不入黨。不入黨,系裡的黨組織還是發了她一套《江澤民文選》。女兒知道我後來退黨的事兒,她把《江澤民文選》扔給我的時候調侃了一句:當反面教材讀嘛。第五套是我媽的,她像送瘟神一樣把《江澤民文選》扔給我。我媽長住敬老院,《江澤民文選》是民政局免費發的,見人一本。還搞了個儀式,鑼鼓喧天。最反感《江澤民文選》的就是我媽。在法輪功盛行的時候,她也練上了功,讀《轉法輪》津津有味。果然,媽的神經衰弱和腰腿酸痛等老毛病真的好了,糖尿病症狀也大為減輕。後來黨組織查禁法輪功,一時間白色恐怖。我媽趕緊把法輪功的書籍上交了,與法輪功決裂。她是老黨員,個人服從組織決不含糊。當時我就勸她,如果確實有效,你就在家裡繼續練嘛,只要莫出去參加違法活動就行。她說,我一輩子聽共產黨的話,晚節不保哪行呢?不練法輪功了,漸漸的,神經衰弱和腰腿酸痛等老毛病又回來了,糖尿病也越來越嚴重。但是,法輪功仍然不再練,是不敢練了,改為信佛……敬老院的生活本來穩定下來了,殊不知《江澤民文選》一進屋,她的神經衰弱立即加重,晚上睡不著覺,要麼就做噩夢……
《江澤民文選》我後來草草翻過,感受最突出的有兩點,一是婊子牌坊,二是罪證如山。扉頁上居然印著「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荒唐得不得了。扉頁空白處還蓋有「組織部贈閱」之類的紅疤疤……江澤民這個人其實很笨,想名揚千古,留下的卻是反社會、反人類的鐵證,純粹的罪大惡極、遺臭萬年!我想,對於共產黨的高官,要臭他,就出他的「文選」。
《江澤民文選》第一卷定價30元,第二卷定價34元,第三卷定價31元。讓那個收廢品的老頭兒過秤的時候我感慨不已。他說,其實不用過秤,每套三本不到兩斤,正算五角一斤,值八角,算一塊嘛。他大方我就慷慨,最後我沒有要他的錢,廢書白送,本來就是除垃圾嘛……

中國首發 歡迎轉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