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新的大躍進時代:那些可怕的國際化大都市

2007-04-25 14:2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不久前,在《瞭望》雜誌看到一篇文章,題為「183個城市欲建國際化大都市」,僅從這個題目,就讓我嚇了一跳。多炫惑的題目呀!不僅光輝燦爛,轟轟烈烈,透出的是一片攀比與力爭上游的意思,當然也洋溢著好大喜功的味道。這讓我不僅與想到了大躍進時代——超英趕美,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還有大煉鋼鐵,大放衛星什麼的。自然,口號歸口號,喊歸喊做歸做。然而,事實上卻並非這樣。如果僅僅喊喊口號做做樣子,也還沒有什麼可怕的,可怕的就是動真格的了!

城市要發展要建設誰都知道這是時代發展的需要,問題是怎麼個建設方案,以什麼動機來建設我們的城市?「183個城市提出要建國際化的大都市,而且其中除了省會城市之外,還有次一級的城市。如三亞、惠州、丹東、琿春、黑河、滿洲里等。」這些中小城市一哄而起,生怕自己爭趕不上這股潮流。好跟風趕潮的人們,居然也把城市建設視同趕潮流了。是不是這麼多城市都具備建國際化大都市的條件與可能呢?僅僅從一個短時間內,這麼多城市打出這張國際大都市的牌,就足以看出這些城市之間有著多麼強烈的攀比意識!多麼大的盲從!搞城市建設是不應盲目攀比的。更不能僅僅為了市政府的面子,弄出點政績而大興土木,勞民傷財。

《瞭望》文章開篇就一針見血地點出問題的要害「城市規劃不斷被隨意變更,首要的驅動力來自地方政府的經濟利益。」經濟利益在今天就是一棒魔棒,驅動著政府大動干戈,大拆大卸。在我們任何一個的城市中心地段,隨意就可以看到這種大拆八塊的拆卸建築。那些無辜的建築一旦被標上了一個「拆」字,就如同一個人上了死刑的告示在名字上被打了紅叉。幾天前,我的博客文章痛心疾首地就瀋陽那條青年大街上在拆了五里河體育場之後,又一股作氣繼續拆了大館,大有「宜將剩勇追窮寇」的氣魄!這種大拆大毀是冠以改造城市面貌,造福人類的幌子之下,換言之,是在建設的名義下,搞破壞的行為,其實比那個極左年間純粹的破壞,對於城市元氣的傷害更甚!

我寫瀋陽的城市時,是因為我的所見所聞,而前幾天我路過北京時,居然一眼就在王府井那條最繁華的大街上看到了一棟被拆毀的樓房:一個吊車殘暴地將這棟建築撕咬得一片狼籍。數年前我就曾看過對於王府井與東單大街大拆的批評文章,義正詞嚴。然而,文章再厲害又有什麼用?現在不是想拆就拆嗎?拆得隨心所欲。這簡直是一種赤裸裸的強暴行為,卻沒有任何人去管。那麼多人如一天繁星般閃爍,卻都是見怪不怪狀。人們已經因司空見慣而麻木。就像看到水籠頭漏水,父親從旁邊經過像沒看見,而女兒卻拉著父親大叫,因為九歲的女兒是剛從美國回來的.如果說自來水管漏了,找相關部門還會有用的,但拆建築你去找誰?豈不是找病嗎?!

「很多中小城市也在制定雄心勃勃的發展目標,其中最明顯的就是大搞開發區。據國土資源部統計,目前全國各類開發區6000多個,規劃佔地面積超過3.6萬平方公里。此外大學城、科技園、軟體園、旅遊度假村一個比一個‘高、大、全’。」「與此相對應,在建設「國際化大都市」、「區域中心城市」的旗號下,城市肆意蔓延擴張,突破城市整體規劃指標的現象普遍存在。許多城市總體規劃尚未到期,已被盲目的城市建設全面突破,許多城市5年內「完成」為期20年的規劃指標已經相當普遍。」

大建設的名義下搞名堂,可以堂而皇之。可以無視歷史文化與城市文脈,更可以不顧百姓的切身利益。「《瞭望》新聞週刊記者調查後發現,城市規劃不斷被隨意變更,首要的驅動力來自於地方政府的經濟利益。地方政府要做的事越來越多,但手中可支配的財力卻越來越少,原因在於真正屬於地方稅的稅種很少,加上不盡科學的政績考核機制,地方政府保持財政收入增長最好的辦法就是「土地財政」。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調查表明,在一些地方,土地出讓佔地方財政預算外收入的60%以上。」……城市擴張、所謂的「經營城市」成為地方政府擴充稅源的最有效途徑。」

「一些基層幹部告訴《瞭望》新聞週刊,現在城市規劃最怕的就是「新一屆領導剛上任」,一些領導往往熱衷「新官上任三把火」,下面的幹部又層層加碼,兼之任期的短暫性對規劃政策連續性的影響,難免出現許多荒唐的工程,如「豆腐渣工程」、「進度工程」、「獻禮工程」、「形象工程」等等,嚴重違反城市規劃的科學規律,不按照科學發展觀辦事情。規劃部門在很多情況下只能違心地屈從「長官意志」。在目前的發展方針下,某些城市領導的「政績觀」在很大程度上扭曲了建築設計和城市規劃,使其變成急功近利的行為。」

武漢作家方方曾寫過她生活的城市建築環境(東湖)堪憂與無奈的文章,東湖風景區是國家級風景名勝區,規劃區內有80多個單位。1995年風景區總體規劃確立了保護區面積為73.24平方公里。由於湖區風景優美,近幾年各單位佔地越來越大,按照原來的總體規劃,該遷出去的沒有遷出去,該弱化的反而強化了。「東湖生態旅遊風景區管委會副主任嚴運新告訴記者,現在要治理景區相當困難。」

杭州作家李杭育寫過一個十分著名的短篇《最後一個漁佬》,那篇小說寫的老道而沉鬱。從此,李杭育不再寫小說而搞起了音樂人的行當。他曾在央視的一檔節目「一個作家與一個城市」中談到西湖談到他的城市時,他顯的很平靜。儘管面部平靜,但仍然能夠感覺到他內心的激烈,那是對於城市環境的深切擔憂。西湖,被人們喻作西子的那片水域怎麼樣了呢?周圍一層比一層更高更密的樓群,將其柔弱的西湖圍困得不透風了。前幾年,在那裡召開過一次建築師與作家的學術研討會。我們就住在西湖賓館。會上,善良的女作家們像方方、韓小蕙們聽到建築師對於西湖周圍建築的批評和對於杭州及全國城市建築環境的擔心,頗為震撼。

央視搞的一個作家與一個城市,不能不說是個不錯的想法,但是,一個作家對於一個城市能起到多大作用呢?作家們的軟性影響力與官員們的硬性影響力如何成比例?!央視也做過市長與城市的節目。不過,這種節目做得太「軟」,也太粉飾。只是為市長們提供了評功擺好,為自己的城市和自己的功績表白的機會。假如,讓我們不同城市的市長們談談各自在任時,對於城市規劃與建築的過失,或者遺憾什麼的,豈不比表白功績更有意義?!

中國,老祖宗留下了許多風光寳地,我們一代一代守候著,是要往好裡繼承,往好裡發展,而不是敗家。「一些基層幹部告訴《瞭望》新聞週刊,現在城市規劃最怕的就是「新一屆領導剛上任」,一些領導往往熱衷「新官上任三把火」,下面的幹部又層層加碼,兼之任期的短暫性對規劃政策連續性的影響,難免出現許多荒唐的工程,如「豆腐渣工程」、「進度工程」、「獻禮工程」、「形象工程」等等,嚴重違反城市規劃的科學規律,不按照科學發展觀辦事情。規劃部門在很多情況下只能違心地屈從「長官意志」。在目前的發展方針下,某些城市領導的「政績觀」在很大程度上扭曲了建築設計和城市規劃,使其變成急功近利的行為。」

面對這種現狀怎麼辦呢?專家認為,要讓城市規劃真正「硬起來「,首先要建立起完善的法律體系,要改變主要依靠行政手段進行規劃和管理的做法,通過法律手段提高城市規劃的權威性,確立城市規劃的法律地位,規劃一經批准,就具有法規的權威性,必須嚴格執行,不得隨意修改,對違反者要嚴查,追究法律責任。

專家說了,也就說了,真正能實施還需要過程.拆是一種文化,是破壞的文化,尤其在中國的北方,這種破壞性的文化尤其,"不破不立,破字當頭,立就在其中了."我們不僅要破壞一個舊世界,我們還要建設一個新世界".不管這183個城市究竟能否建成國際化的,它們破壞了自己熟悉的城市,建設了陌生的國際大都市,而且到處都是不熟悉的"國際"的"大都市",獨獨失去了你所熟悉的家園,豈不可怕?!

我們很多人寫文章特別是記者們,在寫足了我們的問題時,總希望拿國外當參照系,說事兒。這篇文章也不例外。以下,便是文章中對於美國和日本等國的例子,摘錄如下:

在美國,公眾參與城市規劃的機制十分健全,美國政府從制度上確立了公眾參與城市規劃的合法性。在美國規劃協會的12條道德準則中,第一條便是「為公眾利益服務」,第二條是「規劃中積極支持市民參與」,實施公眾參與已成為美國規劃師的基本職業要求和重要工作內容。 美國城市規劃的編製過程非常透明,美國公民有權決定是否進行土地利用規劃。市鎮土地分區規劃要經過居民表決討論,半數以上同意方可進行。美國公眾參與城市規劃有健全的組織機構,如市民諮詢委員會和市民規劃委員會等多種機構。美國城市規劃在編製過程中,嚴格遵循「自下而上」的編製原則,非常注重民主化決策的程序要求,每個規劃都有詳細的公眾參與計畫,並嚴格加以執行。美國城市規劃的公眾參與不僅體現在規劃編製各個階段,還體現在規劃審批、執行階段。一個規劃方案完成後,在市議會審批前,先要組織公眾聽證會,才能進行正式表決。同時,公眾如果對規劃機構的決定有異議,可分別向規劃委員會、立法機構、上訴委員會和相應的法庭進行申訴,對認為違法的建設項目,可以向規劃部門進行舉報和申訴,受理機構需進行查實答覆。

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被稱為歐洲的首都,在整個城市的規劃和建設中,布魯塞爾市特別注意傾聽公眾意見,在任何地區新建樓房都必須首先經過周邊居民對建築方案的認可,其中包括新建築的高度、樣式、顏色和用途等,新建築的樣式必須與周邊建築的顏色配套協調,不能出現強烈反差,高度和樣式也必須與周邊建築和諧。

經過幾十年的探索,日本在生態城市的建設方面形成一整套的法律和管理體系,日本人的觀念也發生著根本的變化,他們認為在物質達到一定程度之後,物質財富的增加不一定會提高生活質量,關鍵是在好的環境、好的城市生態下活出健康、活出質量,達到人與自然的和諧。此外讓《瞭望》新聞週刊印象深刻的是,日本在建設生態城市方面積極探索之外,在住宅的設計和建設方面同樣注重環保節能,注重以人為本。記者在有關部門的安排下,專門參觀了日本的節能人性化住宅。住宅浴室十分注重節水,浴室有一架特殊的椅子,人坐在上面,從椅子靠背和扶手上噴出細細的水柱,流遍全身,讓人有泡澡的感覺,而用水量卻只有普通淋浴的二分一。

我們目前還是發展中國家,我們的城市也是在發展中的城市,與上述國家相比,我們在城市規劃與建築方面存在的差距是多方面的。在諸多差距中,我以為最主要的差距是我們不尊重我們自己的城市,一如不尊重我們的祖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