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曾慶紅溫家寳的過節根深蒂固

2007-03-25 22:16 桌面版 简体 21
    小字



從二OO四年搞宏觀調控開始,溫家寳獨自處於權力鬥爭的風口浪尖。一九九三年朱鎔基推行宏觀調控就受到地方政府和企業的強烈抵制,他個人也遭遇嚴重傷害,岳母在長沙被人買凶殺死。二OO四年七月一日廣東南方報系的《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強烈暗示溫家寳的兒子溫雲松收受平安保險馬明哲四千萬原始股,平安保險在香港上市後,溫子擁有的股份激增為73.6億港元。在新聞嚴格控制的中國,一家地方報紙敢把矛頭對準國家總理,沒有強大的政治背景是不可能的,除了文革,幾乎是不可想像的,這種處境比朱鎔基不知糟糕多少倍。朱鎔基領導南水北調工程,外商先期投入的五OO億竟然被貪官層層分光,號稱要準備「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自己」的朱鎔基也只能不了了之,但無人敢向朱鎔基的權力挑釁。而溫遇到的就是逼他讓出總理職務。此後新加坡海峽時報中國特派員程翔撰文披露,七月十日政治局會議上,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率先向溫家寳發難,指責宏觀調控已傷害了江蘇、浙江等東部省市,特別影響了上海發展,並涉及全國,他警告溫家寳及其內閣,如果堅持推行宏觀調控,必須承擔由此引起的傷害經濟發展的「政治責任」。

去年六中全會前中央掀起反腐風暴,推動者是胡錦濤和曾慶紅,而溫家寳不僅不能報「私仇」,反而隨時可能變成權力鬥爭的祭品。據悉,陳良宇被搞倒後,胡錦濤把鬥爭矛頭指向陳的後臺黃菊和早已被遠華案牽出的大貪官北京幫的賈慶林,江澤民立刻出來阻止,而且提出「倒賈黃得拿溫家寳作交換」的條件,使得反腐的風頭只能向下無法向上。

六中全會之後,權力鬥爭的格局更為白熱化,溫就像一頭待祭的牲靈,朝不保夕。現權力中心溫到中央工作時間最長,直接受到胡耀邦、趙紫陽的提攜,六四之後,依靠八老之一鄧穎超的一句話「他是南開的,我瞭解」保護過了關。無論老領導、老後臺俱亡矣,而妒恨者、猜疑者大有人在。溫與曾慶紅在中辦共事時,曾對溫的評價是:「老姦巨猾,凡事不神頭、不表態。」曾從中辦起就屈居溫之下,進入常委仍排名在溫之後,這是曾最不甘心的。二OO四年七月的倒溫風暴想取而代之者也非曾莫屬。去年十一月十三日溫家寳參加中國文聯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作協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作了一次「一篇沒有稿子的報告」,令文學藝術家們耳目一新,大概是他隨心所欲做的一篇只能代表個人的講話。今年兩會前,溫家寳又由新華社發表署名文章《關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歷史任務和我國對外政策的幾個問題》,雖然言必稱鄧小平,實際全篇強調對外宣傳要全力配合胡錦濤的「和諧世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