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偷渡漁輪倖存者的悲喜美國人生夢(圖)

2006-09-22 21:0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最近幾天美國各大城市爆發了一系列主要由拉美裔美國移民發起和參與的抗議示威活動,遊行示威的目的是為了阻止已在眾議院通過的HR4437移民法案在參議院通過,並為尚無合法身份的移民爭取更大的利益,這股抗議示威浪潮規模空前,連一直沉默和羞怯的部分中國移民也參與了其中。

1993年6月6日,滿載286名中國偷渡客的「金色冒險」號漁輪在紐約皇后區海灘擱淺,造成10名偷渡者溺斃的慘劇,10多年來,美國移民局及各地執法人員從未停止過追捕海難的倖存者。如今,13年已經過去了,在美國非法移民為個人在美國的命運和待遇紛紛走上街頭抗議示威的今天,那些僥倖在美國生存下來的中國偷渡客們的美國夢究竟實現了沒有,他們會不會像大量拉美裔非法移民一樣,同樣面臨著隨時可能被驅逐出境的局面?

國內的同胞們正在為各自的生存和發展拚搏奮鬥,可能早就淡忘了他們,但對弱勢群體一直非常關注的美國紐約時報,4月11日刊發了一篇Nina.Bernstein撰寫的報導文章,對「金色冒險號」的倖存者進行了跟蹤報導。

冰冷的數據:

2006年3月:有「偷渡皇后」之稱的「萍姐大」(華裔美國人鄭翠萍)被美國法院判處35年監禁。

目前金色冒險號偷渡漁輪的276名倖存者中,大約有220名左右仍生活在美國,見下圖:

 
1993年偷渡漁輪擱淺後,除6名游到岸邊的偷渡客成功逃脫移民局的追捕外,其他人都被美國政府拘留並要求被全部遣送回中國,但是由於美國國內許多人士都為他們吶喊呼籲,迫於國內壓力,1997年克林頓政府只是將其中110名偷渡者遣返回中國,但是幾年後,大約60多名被遣返者又成功地再次偷渡到了美國。

如今這220多名仍居住在美國的中國移民分散在美國各地,從布魯克林(Brooklyn)到奧斯汀(Austin),從德克薩斯到格林斯博羅和喬治亞。。。都可能看到他們的身影。一些人送食品外賣或者開餐廳;一些人甚至已經在美國結婚生子,並給他們這些在美國出生地孩子起了很美國化的名字,如斯迪溫(Steven),溫迪(Wendy)和傑克(Jack)等;但是一些人仍居無定所,需要租住雙層床,雖然如此,他們仍然堅持給13年來未曾謀面的家人寄錢。當然,他們大部分人仍生活在恐懼之中,害怕有朝一日被美移民局逮捕被遣送回國。

仍然惶恐不安:

下圖為對美國夢鍥而不舍的Y.C.董(音),1996年被遣返中國,1999年持假護照坐飛機回到美國。

 
#p#董在他的供述中說,1996年被遣返回國後,當地的公安局逮捕了他並被罰款,1999年他利用假護照乘飛機回到洛杉磯。他為第二次偷渡花費了5萬美元,這些錢基本上都是借來的。而他當年乘坐「金色冒險」號漁輪偷渡到美國只花費了2.5萬美元左右。為獲得美國永久居留權,董正在為自己申請美國政府庇護,但是他以計畫生育政策而受到迫害的申請已經被美國政府駁回。

「我幾乎感覺此生再也沒有任何希望,」47歲的董先生在阿肯色州通過翻譯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他現在每星期在阿肯色州的一家餐館裡工作72個小時。「但是,我希望終究有一天,我可以自由地在這個國家裡生活。」無奈的董說道。

現在他21歲的二女兒也通過輪船偷渡,借道墨西哥從中國農村來到了美國,她說,因為貧困,國內許多人都看不起她,所以她想方設法追隨父親來到美國,目的就是要實現致富的夢想。

下圖為生活在美國布魯克林的林嚴明(音),當年「金色冒險號」漁輪的倖存者之一,現在為一家餐館打工,目前正想盡方法躲避美國移民局的追捕和遣返。

 
林嚴明,35歲,1993年偷渡漁輪擱淺後,在冰冷的海水裡奮力游過300多米的距離順利逃生。在美國監獄裡呆了3年8個月後,1997年2月克林頓總統下令釋放了包括他在內的最後53名偷渡客。當林嚴明和其他人被釋放後,一些反墮胎的教會人士和女權主義者以及一些律師志願者,在監獄所在地賓夕法尼亞州的約克(York)市為他們的最終獲釋舉行了慶祝活動。但是,林嚴明等人的美好心情並沒有持續幾天,美國當局雖然已經釋放了他們,但是並沒有給他們在美國的身份給予法律上的明確,只有少數幾個人獲釋後成功地申請到了美國政府庇護,但是大多數人申請庇護的要求都遭到了美國政府的拒絕。

如今在布魯克林外賣餐館工作的林嚴明已經結婚並有了兩個兒子。但是,就在他出獄7年後的一天,收到了美國移民局發來的一份遣返回國信件。來自賓夕法尼亞的國會議員Todd Russell Platts,多年來一直為31名沒有獲得美國政府庇護的中國非法移民申請永久居留權,雖然他為這些人提議的一項私法法案很難在獲得美國國會的批准,但是這項提案卻可以保證林嚴明等人可以暫時繼續呆在美國。

幾名年幼的幸運者:

同董先生和林嚴明等人的遭遇不同,六名在1993年金色探險號倖存的中國兒童被安置在了長島(Long Island)救護中心,美國很快就成了他們的避風港。當時這些孩子大部分只有四五歲,現在他們大多已經十六七歲了,在21歲之前,他們都獲得了美國政府特別批准的綠卡。在長島救護中心負責照看他們的Yacullo女士分別給三位孩子起名為查理(Charlie)、保羅(Paul)和提姆(Tim),現在這三個孩子仍和Yacullo女士和她已經退休丈夫托尼(Tony)住在一起,托尼退休前是一位建築工人。

已經成為美國公民的保羅和查理現在仍叫Yacullo女士「媽媽」。保羅原名叫林成武(ChengwuLin),現在擁有新澤西櫻桃山(Cherry Hill)的紅燈籠飯店和茶館(Red Lantern Restaurant & Tea Bar),他是該餐飲公司的董事長,該餐飲公司在已經芝加哥開了第二家分店,他還計畫在更多的城市開更多的紅燈籠連鎖店。

查理,原名程四輪(SiLunCheng),在曼哈頓西29大街興從事提包批發生意,並在紐約皇后區購買了第一套房子,現在,他和妻子正在為兩個分別為7歲和5歲的兒子尋找好的學校。每到節假日,他就會帶著兩個孩子到患有糖尿病,已經65歲的Yacullo女士家裡做客。程四輪說:「她待我就像對待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

幾分自豪,幾分失意,幾分希望:

林嚴明的兒子在美國出生,按照美國法律已經獲得了美國國籍,但由於他沒有合法的居留身份,他年幼的兒子被美國政府送回中國,由林嚴明的父母負責照管,等孩子到了上一定的年齡,就將被接回美國接受公立小學的教育。「起初,我很有希望,」林嚴明說。他指的是美國國會有望通過一項使數百萬移民獲得永久居留權的「外來務工」法案。「但是他們已經說了很長時間了,到現在仍是雷聲大,雨點小。」

幸運者程四輪看著他只會說中文的父母,不無自豪地說:「我兒子全說英語。」

但是就是在那些幸運兒當中也有不幸者,被Yacullo女士叫做提姆(Tim)的那個孩子已經過了21歲,在喬治亞州擁有一家餐館,並已經結婚生子,但仍然沒有得到合法永遠居留權,也不能與中國的家人團聚,雖然Yacullo女士曾為提姆的居留權請過幾次律師。

「他很出色,」Yacullo女士說,「我們需要更多像他那樣的孩子。」

那些隻身在美國的父親們很快將錢寄回了國內,改善了他們家庭的生活條件,女兒們穿上了漂亮的新衣,也不再為學費發愁。但是董先生期望的美國政府庇護仍然沒有取得任何進展,這可是他唯一可以獲得美國永久居留權的途徑。但是美國國內每年都有成千上萬類似的申請,聯邦法院已經對此精疲力竭,他們的律師Peter.Lobel說。

當董先生和林嚴明回到紐約的唐人街後,每當他們認出一些在「金色冒險號」漁輪事件中的倖存者時,他們就會顯得非常興奮,並互相交流在美國的求生經驗。

「我一直在想,美國到底是什麼樣的,」董先生笑著說,「美國應該像天堂一樣美好,不然,為什麼那麼多的人都想來美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