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安旗專欄】留學之痛

2006-09-11 16:30 作者:安旗專欄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每當媒體將海外留學生同「留學垃圾」一詞固定地聯繫起來的時候,我就深感不安。澳洲出版的雜誌《中國製造》在其4月份的創刊號中連篇累牘地舉證海外留學生的種種劣跡,以致超過15% 澳洲學生簽證被強制取消,文章更把海外留學生描繪成參與凶殺,綁架,販毒,淫亂,考場舞弊的一群,並以老留學生的口吻斷言現在出國的孩子已在極度空虛的留學生活中徹底迷失了。這聽上去像是「我們當年如何如何,你們現在又如何如何」之類的口氣,讓我不得不發出一點聲音:不要太急切地指責。

 

我能理解大家覺得這些20 歲上下的出來留學的孩子中有人做了一些不爭氣的或是讓你感到丟中國人臉的事,我也不想為他們做辯護,只是想知道為甚麼會這樣。

 

首先來看看我們的這些孩子來到了一個什麼地方。所謂留學,就是想把孩子送到能體現西方文明的地方去學習,因而 澳洲,美國,英國,加拿大自然成了留學的首選地。西方文化的一個重要的體現是講究做正確的事,每人都極力給自己貼上做正確的事的標籤。比如西方近年來奉行多元文化,你敢說西方仍有種族偏見,馬上有人會跳出來用無比正確的政治立場告訴你, 你在挑起種族事端,請你立即閉嘴!至於你是否感到或遇到歧視,那是你個人的體驗,但你不必說出來,因為西方文化熱衷於維持這樣一種體面:我們是最公平合理的。這也就是西方文化的傲慢,這種傲慢有時讓剛出來留學的孩子感到的就是學校和老師對他們的漠不關心,因為沒有人會體會到你具體學習上和表達上的難度,也沒有人準備原諒你語言上不適應,因為你是來求學的,所以西方只關心你有沒有按我的要求去做正確的事。 你做到了, 我就承認你,你沒有做到,那你就請你自生自滅吧。

 

 沒有人在自己20多歲的時候就打算放棄自己,很多出來留學的人是肩負著自己和家人的期望的。當他們興高采烈地踏入國外學校的時候,只有一大堆《學生守則》告訴你什麼是正確的事。至於你是進步,退步,是曠課,早退, 那是你自己要操心的事。你不會遇到直截了當的批評,也許年終會有一句老師的評語:你缺乏學習動力。做正確的事讓西方人與人維持一定的距離,從不過分介入別人的事務,這也讓這些小留學生總會覺得與周圍有著無法逾越的距離。在你還沒有適應這種文化之前,你會覺得這種文化讓你喘不過氣來,但年輕的留學生還想表達自己,所以有時他們開飛車,有時酗酒,讓人覺得小留學生是社會上製造事端的一類,其實留學生在學校裡是最沉默一群。

 

再看看這些小留學生來自於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他們生下來就帶著他們獨特的驕傲:享有著父輩祖輩所沒有的物質優越,又同時是一家三代的精神聚焦中心,他們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有巨大的意義。無論是在家裡還是在社會上,他們的要求永遠都被迎和著,重視著,滿足著,他們感受到了自己與生俱來的力量。當他們出國留學時,他們的思維模式是以我為圓心的。只有在他們踏上異國後才發現自己並不能特別引起別人的注意力。當他需要靠自己的努力來贏得一切時,他們體會到了委屈。以前總被人理解著,現在學著一日三餐自己照顧自己還被誤解為缺少生活熱情,於是自尊的他,年輕的他會本能地用別的方式來顯示自己的存在價值。或是孤傲特立,或是揮霍金錢,或是追求名車, 或是擁有美女,總之他們在想辦法標榜自己。但如果給他們直接扣上「留學垃圾」的帽子似乎有失簡單。

 

我的不安來自於我知道這些留學生身上所表現出來的種種, 是他們正在完成一個真正留學意義上的成長蛻變,是他們正在經歷著留學之痛,但卻不能施以援助之手。

 

安旗事物所 www.annotaimmigration.com  電話: 02 9283 8978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