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傑地靈】穿越生死 (組圖) (二)

2006-08-23 22:4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本書 

 
但是呢後來我的身體呢,就由於童年的那種苦難呢,再加上中年作生意的這個操勞,結果我身體也就很不好。我當時我覺得那個腦子。腦脖子後頭骾椎,心臟也不好,腿還是個風濕。由於我哥哥和我的妹妹都是學醫的,他們也幫我找醫生去治療去,我中醫也看,西醫也看。結果呢也沒有治好我的病,尤其我這個腿走走路呢,說是風濕,但走走路呢走不動就像有什麼東西牽制似的。後來我呢,就走走路呢,就得坐在地上或者坐在路沿上休息個十分鐘然後我再走,那幾年以後呢,也沒有把這個病治好。

我記得有一次啊,我的一個客戶就找到我,就跟我說聽說有一種功法挺好的,能夠達到祛病健身。再一個呢,就是說你作生意這麼多年了總是在這個圈圈裡,就說我你總是跳不出來這個圈子啊,你應該看看這個世界還有一種功法。 既能夠把你這個身體呢煉好了,你又能夠很愉快的去生活,你看看這本書吧。後來我就找他,我就說那上哪兒找這個書啊?他說你們哈爾濱市有一個兒童公園,兒童公園那裡就有這個功法。我說叫啥功這個功?他說叫法輪功,你到那兒去找去吧。當時呢我記得,我每天早晨起來是八點多鐘我就起床我就去了。去了到公園,一到公園呢人家就練完功了沒有了,我就找不到。找不到呢我就給他打電話,我就說我找不到這個煉功。他說人家都早上起來五點多鐘就起床上那兒煉功,八點多鐘人家都上班了,他說很多人。有一天我就很早的起床了, 我就到公園去了,我就去找。但是那時候也沒有書,我就看很多人煉。後來我就跟他打電話,我說你什麼時間來,你給我送一本書來。有一天我正在工作,他就給我送來這本轉法輪,我當時看了這本書以後呢,我就感覺到 是我從來都沒有看到過的。

我記得在這之前呢,也是我身體特別不好, 因為做生意特別的辛苦嘛。當我做得很發達的時候呢,我就覺得很累,我就去炒股票,做期貨。就覺得是那種期貨和股票呢,掙錢快,不用這麼操勞。可是我呢進了股票或期貨市場幾天的工夫,我的一大筆資金哪,就是幾百萬就全部沒了。沒了以後呢,我就真的是,因為那種追求嘛,這個生活啊 無止盡的這個利益啊,金錢哪,所以這個身體也就不好。

就說這個過程呢,我就能夠學這個法輪功,也是這本書真的是從很多方面從他的這個人生的哲理啊,人為什麼要活著啊,本身這個世界啊,本身這個宇宙啊,他講的就是包羅萬象的,真的讓我看了之後呢,我感覺到呢這就是我的生活最充實的一部分呢,我應該得到的。打那以後呢,我就開始修煉法輪功。

 

升華

我修煉法輪功以後呢,我的身體在三個月之內呢就都痊癒了。我的腿上樓啊我都能夠很快的上樓, 家裡的活啊,我什麼都能幹,過去我家裡都有保母啊,但我後來就連保母我也就不用了。我覺得最大的變化呢,我在工作當中遇到很多的客戶,因為過去人講,就是說十商九姦,就覺得這個經商的人都是互相的不是很信任。但是我修煉了法輪功呢,遇到這些事情呢,我就能夠把心態擺平了,就是不是那麼很緊張的去處理這些事情。


我覺得我以前呢真是,我覺得我還是一個比較好的女性。但我對照這本書來看呢,我還差的很遠,我還不是一個真正好人。比方說以前我做生意的時候呢,我經常得防著別人,就怕人家坑了我、騙了我。但我學了這個功法以後呢,我覺得我這個心裏非常平穩。是我的我不會丟,不是我的我也爭不來,我就把心態擺正了。




我記得在以前賣貨的時候,經常收那個假錢。因為我賣的東西都是很大呀,比如說賣電腦,賣複印機,賣空調都有的上千上萬,經常夾著那個假錢。以前我收了這個假錢以後,甚至我就跟我的朋友和別人,我就上外面再給它花掉了,受到損失了我就感覺到受不了。這樣我修煉了法輪功以後,就感覺到我不能再損害別人了,本身這種假錢就是在損害老百姓的利益,就是這人能造假欺騙,修煉人就是要求真,起碼我要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我就把這個收來的假錢,我送到那個銀行,我跟銀行說這個是假錢請你們把它收了。

我非常忙嘛,因為生意也好,有的客戶呢就是買東西。你比如說有一次他買一臺機器,我的收納員就是點錢的時候,收了兩臺機器的錢。到了晚上下班以後,那我一點錢,是多出來這些錢。 我一查票子就是那個客戶的,我就趕緊去找他,把這個錢還給他。後來呢我就找不到他,後來我就想找他領導,我就想如果找他領導,他領導會想你這個員工上外面買東西,買一臺機器交兩臺的錢,我又怕他老闆給他再辭退了他。我就去找 找到姐,把他家電話找來了。這個錢我就還給他了,後來他非常感謝我,他說我真的覺得你們這個練法輪功的和普通人就不一樣啊,那個能夠為我著想。

我沒有覺得我修煉這了個法輪功呢,我有什麼利益損失了,反而我的生意越做越好。有很多的客戶啊,很多的商家交往啊都認為我還是一個好人,比以前更好了,所以呢我生意做好了,我這個錢也沒少。

那麼隨著這個時間的推移,煉功啊,我也就是越活越充實。感覺到真的是跟以前不一樣,以前呢就是覺得生意做的好,應有盡有,沒有一種這個…, 就覺得好像沒有根。我覺得修了法輪功以後呢我的生意也好了,為人啊,家庭啊,都很和睦了,真的是我改變了很多。

 
4.25

我記的不長時間,我到公園去煉功早上起來,發生一件事情,我的功友跟我說,你知不知道天津公安局把幾十個弟子都抓起來了,你說因為什麼呢?他們說因為何祚庥在一本雜誌上攻擊法輪功,法輪功就跟他們去講,就把人抓了,我說怎麼能這樣抓人,第二天給我的朋友打電話往天津,天津練法輪功的說是有這麼回事,現在還在公安局抓著呢,我回來之後就跟同修講那不行我們一起到北京去吧,都被抓了我們也得去上訪,去講講,把我們這幾年修煉法輪功真實的情況跟政府反映一下。

我記得在當時,我煉功的時候就有七千多萬人在練法輪功,電視臺,報紙都登出來。我記得4.25那天,我到了北京,我們都往天安門那邊走,人挺多的,走到中南海那個附近,警察就把我們給攔住了。我們在外面站著的時候,地上都有紙, 有掉的一些食物我們都把它撿起來,放在我們的兜裡頭。那不長時間,從裡邊出來人說:你們回去吧,這事情都解決了,人都放了,說可以煉功了。 我說那挺好呀,我們就都回去吧,就都回各地了。回到各地以後,我就感覺到我們那個煉功的地方,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煉功的時候打開錄音機。在哈爾濱的兒童公園能有五、六百人在那兒煉功,排的隊都是整整齊齊的。別的功法,人站的姿勢,形狀都不一樣,煉法輪功的人都在一個地方,草棚都靠邊兒,整整齊齊的,一打開錄音機整個那個公園裡,很悠悅那個聲音,還有很多人都在看,大家心裏都很舒服的在那兒煉功。打4.25以後,就經常有一些公安人員,還有一些你都不知道他是幹啥的,就站在我們煉功隊伍,問問你的情況,疑神疑鬼的就問我們,我們也想,既然你問哪?,我們就給你答覆啥,我記得有一天呀,有一個挺高挺胖的女的到我家,進屋呢她就要煉功,要學法,我說那學就學吧,大家都坐在一起,這個功法我們煉功、學法都是自願的,教功也不收錢,隨便嘛,她到我家不煉功,也不跟著我們一起學法,她就這屋瞅瞅,那屋看看,就問問張三,問問李四,我們也覺得挺奇怪這種人,7.20以後我才知道這個人是我們辦事處的一個負責人,才知道他們早都開始摸底了,就是用那種手段去調查。後來凡是被抓的時候,都是這些人知道地點的,進行偵察呀,甚至我們一些學員功友家都知道。

我記得後來 我們煉功人4.25以後就很多了,一個公園裡從幾百人上升到五、六百人,後來我不在那家兒童公園裡煉功, 就到了我家門前的一個公園煉功。我家住在,南崗區花園街150號的,就是在黑龍江省省政府的後面。我家的門前有一個大花園,花園裡開始有五、六十人煉功,後來呢就逐漸逐漸的增加,就有一二百人煉功。

7.20


我記得呢有一天,我們公園裡的輔導員跟我說,今天我們在這兒煉功明天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我說,是嗎? 她說昨天晚上我們輔導站的站長還有南崗區的輔導員,這些人無非就是在公園裡教人煉功。有一些不認字的老人學看這個本<轉法輪>書,他們也就是幫助教一教,幫助服務一下吧。 沒想到人就被抓了,因為啥抓人?不知道,就被抓走了。 我們說那咱們去找地方,去找地方問都沒地方問, 後來第二天早上起來所有的煉功點的學員,就一起到黑龍江省省政府去。到了黑龍江省政府,那條街叫中山路。中山路在哈爾濱是最大的那個路。那麼寬的路我們只能在道牙子上走,其實這些人無非就是到省政府那個地方去,跟他們講一下,希望他們能夠把我們的輔導員放了,我們能夠有一個還像原來那個環境去煉功,正常去煉功吧。

我們沒有想到,公安干警開了四、五輛大卡車,卡車上拉的都是民警,公安人員。 他們手裡拿著槍,還插上刺刀,頭上帶鋼盔,開始在那裡喊哨子,就說你們這些法輪功練習者,不允許你們在這裡邊,說我們在這邊騷擾。他們把街道整個就給攔上了,那麼寬的路其實我們在道邊上都不影響這個老百姓正常的車輛的流通,他們竟意的把那個路攔上,攔住,我們一看都是有意這樣做的,我們也沒說影響正常的社會秩序,大馬路攔上之後人家老百姓怎麼上班呀。然後他們就開始練兵,省政府那個練兵場插上刺刀,限我們五分鐘離開這個地方。當時我們一想,這政府也不是個政府,我們現在說話都沒有人聽了,那我們只能在那站著吧,我們站在道邊上,站著煉功。我想我們都是好人,都是親身受益者,政府應該理解我們,不應該這樣,限我們五分鐘就要離開。

後來不長時間,他們就把我們一個一個的往車上裝,他們把整個哈爾濱市的10路汽車截住了。他們開始拽人,一個一個往車上拉,一邊拉一邊打:你們這些人,放著工作不干,上這兒來搗亂。說我們搗亂,當時我們說你們警察無辜的抓人,你們不抓人,我們幹啥上這兒來?我們都有一份工作,我們來了無非是跟你們講理,討回個公道來,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呢。然後把我們抓到大操場上,夏天都很熱呀。讓在操場上坐著晒,陽光特別足嘛,曝晒我們。然後他們拿出好幾箱複印的東西。讓我們寫,名字,家庭住址,那年練的法輪功,讓我們填這個表。我們一想,我們當時是要求你們/放人來的,你幹嘛讓我填這個表呀,當時所有上萬人,能有上萬的人在那個地方坐著 都不填,說我們要求的是放人,我們不能給你提供這個。法輪功沒有組織,我們幾年煉功都沒有名冊。你怎麼今天開始登我們名冊了呢,我們沒有名字都是修煉法輪功的人。 這樣呢到了晚上以後,許多學員都被抓了。那我呢從那個汽車上逃下來了,把我拉到一家看守所跟前兒,我一看不好,我就從車逃下來了。我回到家以後呢我打開電視才看著了。說修煉法輪功不讓吃藥,說這些人有的練法輪功得了精神病。我當時看那個電視呀,我真的感覺到不可思議,怎麼編出來這麼多東西。我們修煉法輪功有的從92年開始,幾次在個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我們的師父都被授予為明星功派,今天電視上廣播的完全都是顛倒黑白。 你想一想我們都是親身 受益者,這些人都為國家節省了很多醫療費。像我這樣,身體那麼不好,突然間幾個月就變好了。我的工作,我的生活呀,家庭環境呀,我所追求的東西,我覺得我這本書呢讓我看了之後,我很充實,起碼,讓我做一個好人,最好的人,我們的心底善良呀,我們做什麼事情能夠做到不跟人家發生矛盾,做到最大的善良和忍耐。 這電視一廣播,整個人對我們的看法都變了,我的周圍環境的人,看到我們就覺得我們很奇怪了,有的勸我們你們別練了,

(待續)

中國首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