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專稿】「憤青」大亨任志強 (圖)

2006-08-10 03:29 作者:看中國記者辛純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編者按:本刊關於中國房地產名人任志強和潘石屹的介紹,著重於借他們的故事向讀者介紹中國房地產界的實質性形勢。這裡揭示的事實,不是生意經,但是其中包含者決定房地產業走向以及整個社會走向的信息。任和潘兩個人迥然不同。任志強,被稱為「說皇帝沒有穿衣服的小孩」。確實如此。儘管中國的老百姓一邊眼看者自己的身份地位、生活質量一天天下降,腦中卻並沒有忘記曾被灌輸的自己是「當家作主的無產階級」。任志強無情的告訴中國的老百姓,叫他們不要幻想了,社會早已經分為「富人「和「窮人」了,而富人和窮人之間不平等是天經地義的。任志強用直言不諱的方式告訴中國人這個粗暴的事實。不幸的是他被指責為粗暴的說話。潘石屹被稱為「受驚嚇的小孩」,顯示出在中國當個富豪也有美國富豪們想像不到的辛苦。潘石屹是圓滑而有情的,他真的希望中國政府讓人民富裕起來。一個有情,一個無情,也許是因為有情者曾經窮苦過,頗有惻隱之心;無情者則出身官僚,對窮困雖同情卻並沒有親身體會,遂只在乎表達一己之觀點。有情也好,無情也罷,他們都是當今中國商場之俊傑,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反映的是當今中國經濟與社會的現實。

(看中國記者辛純)「憤青」者,憤怒的青年也。當今的中國,青年才憤怒的起來,因為他們還沒有經歷太多,對社會還抱有熱情和幻想,當幻想破滅熱情受挫時,他們就會憤怒起來。而中老年人們已經沒有熱情和幻想,已經習慣了幻滅和挫折,失意者已經只留下無奈和悲哀,得意者只留下精明和圓滑。

萬事總有例外。任志強年逾五十,所帶領的華遠房地產集團公司實力雄厚,是叱詫風雲、赫赫有名的房地產強人。可是幾年風雲下來,任志強得了一個「憤青」的外號。幾件著名的事給任志強掙得了這個外號:

其一,2005年8月中國中央銀行發布《2004中國房地產金融報告》,提出了取消預售未完工房屋的制度的建議。中國的房地產商過去在打地基時就開始預售,稱為賣「樓花」;現在把主要結構建到封頂,不需要等到內外裝修以後就可以預售。這個制度對開發商非常有利,對消費者卻很不利,其中出現的很多問題,也給貸款的銀行造成很大損失。所以央行才會提出取消這個制度。4天後,任志強以華遠集團總裁名義發表一封「萬言書」———《邏輯混亂的地產報告———央行報告中的疑問》,炮轟央行報告「只知信貸而不懂房地產」,「央行對中國房地產的認識水平太低、太差了。」房地產商們的反響最終導致央行的這個意圖沒有付諸實施。這件事被輿論認為是「房地產商要挾中國經濟」。

其二,2006年2月,任志強在一次會上發言:「過去中國都是‘窮人區’,現在出現‘窮人區’和‘富人區’是很正常的,就像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一樣,也要讓一部分人先住進‘富人區’,以後才能都變成‘富人區’。」中國的執政黨一貫宣傳消滅階級,無產階級是領導階級,所以近年來,儘管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卻沒有人敢像任志強一樣,宣稱把社會按貧富劃分。也就難怪引來輿論一片嘩然。同是房地產界大亨和名人的潘石屹在自己的博客上發表《我不贊成新城市的建設中分窮人區和富人區---給任志強的一封信後任志強以《小潘的無知---回信》為題的猛烈回擊,其標題顯示的「老大」意識,霸道作風,令人側目。若是換一個人,面對潘石屹這樣的富豪,儘管是潘的前輩,也要給他面子的,畢竟是同行嘛。一般中國人,越是心裏看不起,越是要顯示出尊重和客氣的。

3月4日在鳳凰衛視的鏘鏘三人行節目錄製現場,任志強和潘石屹均被邀請到場。任志強滔滔不絕,潘石屹壓根兒沒有說話的機會,主持人適時塞給潘石屹一個小鈴鐺:「你要說話的時候就搖這個鈴鐺,表示抗議。」潘石屹搖了鈴鐺,任志強沒有理他,用鈴鐺抗議照樣無效。

其三,在「2005首屆中國地產品牌價值評估與品牌評選活動」論壇上,不少房地產老闆表達了一種內心的尷尬,「現在開發商的名聲就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原因是消費者對於買不起房屋不滿,對於開發商的暴利不滿,因而老闆們說話都謹慎起來。但任志強卻令全場氣氛陡然緊張。他強硬的說,「沒有巨大的利潤支持,無法建設品牌,因此房產品牌就應該是具有暴利的。」全場頓時一陣騷動。當然這是老闆們的心裏話,但他們決不樂意看到任志強如此強硬的表達,以至於招致民眾對房地產商群體的怨憤。任志強顯然在激憤的情緒下說出這句話,因為他說完即斷然離場,沒有給辯論對手提供反擊的機會。

其四,溫州人富起來之後,把聯合起來炒賣房產當作主要的賺錢手段。很多地方的群眾對溫州炒房團很反感,認為他們的投機活動直接抬高了房價。而任志強卻旗幟鮮明的贊成炒房團,聲稱「炒房有理,炒房無罪」。2005年10月,在一次會議上,當記者和任志強談起「炒房團好不好」的話題時,任志強更放出狠話:「我認為市場就是買賣,只要買賣關係是合法的、法律沒有禁止就是好的,怎麼用炒呢,如果媒體用炒的話我覺得就應該把媒體殺了。」

任志強的「憤青」可見一斑。不過,我們這裡關心的並不是他的風格。我們從上面的故事中看到的是由房地產業的特殊現象、房地產界代表人物的特殊表現所描繪的時代特點。

一個評論者在網上發表的文章指出的:「任志強的攻擊性和侵犯性,多少顯示出一個強權者的輕慢,甚至是肆無忌憚。他的赤裸裸的發言,鮮活地勾勒出一個既得利益者的真實一面。」「話說回來,誠實的人並不是就不讓我們痛苦,因為任志強所表現出來的誠實是粗暴的,具有挑戰民眾普遍承受力的攻擊性。更可怕的是,從他一再口出狂言來看,他顯然是以這種粗暴為榮,自認為是個挑戰世俗偏見、消除輿論誤導的孤膽英雄。」「任志強所處的房地產行業與中國的資本市場、國企改制市場一樣,是當今中國社會主要利益分配渠道,在起始之初,這一市場對利益的攫取也像任志強的語言一樣,粗暴而不講規則。」

其實,粗暴的攻擊性和侵犯性,伴隨者對人民的掠奪性,本是那個社會的現實。僅僅是因為強權者即既得利益集團仍在使用各種包裝手段,民眾雖憤怒且無助,但並不明白真相。任志強只是清楚的反映出這個現實。因只有露出他頭來,人們只能憤怒的把板磚砸向他。民眾的板磚,到目前為止,不過是網路言論而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