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好貪官,壞貪官?

2006-07-28 08:32 作者:北美老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最近一兩個月,中國國內反貪的力度似乎有所加強,繼福建、北京和天津後,再有地方高官被「雙規」(在規定的地點、時間交代問題);安徽省副省長何閩旭因經濟、生活腐化和失職瀆職在六月底被中紀委人員帶走。讀了有關的報導,才知道何閩旭曾是老牛家鄉的父母官,曾任安徽池州市委書記,一年前才升任副省長。於是,在和家鄉的親朋好友通話時,自然而然地提起了這件發生在家鄉的政治大事。一聊才知道,這位被「雙規」的何副省長原來在家鄉被廣泛稱為「好貪官」。

  何副省長之所以被稱為「好貪官」,主要是因為在任池州市委書記期間,從他原來任職過的浙江大力招商引資,在池州幹了一些實事、好事,為當地的經濟發展作出了一定的貢獻;但同時也從這些招引進來的商人們身上,收受好處,貪污腐化。普通老百姓認為,貪污腐化是當今社會領導幹部普遍存在的問題,只要在貪污腐化的同時,能為當地做些實事、好事,就比那些又貪污腐化,又不幹事,甚至幹壞事的領導幹部要好得多,就算得上是一個「好貪官」。

  貪官也有好、壞之分,恐怕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特色之一;更恐怕是當代普通中國老百姓面對整個社會腐敗和道德崩潰,「與時俱進」,對當今的官吏們自降標準的一種無奈之舉。

  這不由得使老牛想起,2003年發生在老牛所住城市密西沙加Mississauga 一起受賄案。第五區Ward 5市議員Cliff Gyles向承包商索賄、受賄35,000加元被判刑兩年半。這起案件有幾點讓老牛印象深刻,一是受賄僅僅35,000加元,也就三十多萬人民幣,比起當今中國成百上千萬,甚至幾億元人民幣的貪污案,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二是在立案但未被證明有罪之前,Cliff Gyles仍然上班做他的市議員,一切依法辦事,沒有所謂「雙規」之說;三是在2003年9月Cliff Gyles被判刑,但他選擇上訴的同時,並決定在當年11月繼續參選。一度引發激烈辯論,市長Hazel McCallion甚至要求修改市選舉法Municipal Elections Act。結果當然是「人民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Cliff Gyles競選失敗;司法也是公正的,上訴終於在2005年12月被駁回,Cliff Gyles隨即入獄服刑。

  發生在老牛家鄉和老牛現住地的這兩起貪污案,及其引發的討論,真實再現了兩種社會,兩種社會制度的差異。老牛相信,Cliff Gyles在議員任前及任內,肯定幹過不少實事、好事;否則也不會被選上議員;但那是他的本職工作。貪污了,就是犯罪了;並不能因為做過本職的一些工作,而逃脫法律制裁,而被認為是一個「好貪官」。

  其實,「好貪官」在中國的出現及被同情,同當今社會的現實不無關聯。最近不是流傳著這樣一段順口溜嗎:這年頭,教授搖唇鼓舌,四處賺錢,越來越像商人;商人現身講壇,著書立說,越來越像教授。醫生見死不救,草菅人命,越來越像殺手;殺手出手麻利,不留後患,越來越像醫生。明星賣弄風騷,給錢就上,越來越像妓女;妓女楚楚動人,明碼標價,越來越像明星。警察橫行霸道,欺軟怕硬,越來越像地痞;地痞各霸一方,敢做敢當,越來越像警察。流言有根有據,基本屬實,越來越像新聞;新聞捕風捉影,隨意誇大,越來越像流言。這段順口溜雖然有些誇張,但至少反映了當今中國社會的部分現實。

  老牛想,如果當今中國允許像加拿大一樣的自由選舉,但加點限度,既在現有的共產黨幹部中選舉,是不是會有這樣的滑稽結果:依然雪亮的人民群眾的眼睛,將一個個 「好貪官」們選上。這聽起來,是不是有些心酸?有點悲哀?但好在這僅僅是個假設。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北美老牛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