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大學生遭賣淫團夥劫持 警方學校袖手旁觀(組圖)

2006-01-26 22:4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黑龍江省牡丹江師範學院外語系大二女生黃文俊自去年6月末輕信網友離校出走,並隨後遭到賣淫團夥劫持至今,已經7個月。由於校方和警方的相互推諉,其父親黃龍躍在這7個月裡,從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到北京市,到浙江省寧波市,廣東省廣州市,再到海南省三亞市、海口市,幾度輾轉,孤身萬里尋找女兒,卻仍然未果。

給校方下跪仍失望而歸

2005年6月,牡丹江師範學院外語系大二女生黃文俊被網友許軍多次約見,26日中午黃文俊見了許軍,誰知一去未回。27日,校方通知家長黃龍躍。當晚,校方對黃說:「你女兒跟有錢人走了。」28日,黃龍躍前往派出所查看報案詳情,卻發現根本沒有報案記錄,只得自己報案。隨後幾天,學校、派出所及黃龍躍在火車站、網吧等地查找許軍,毫無進展。

7月2日,黃文俊室友接到她的電話,並長談達40分鐘。黃文俊稱,她已經到了北京,並在一個地下室已住了6天。她是趁許軍外出時打的電話。但沒有透露其在北京的具體位置。



黃龍躍和女兒黃文俊曾經的合影


黃文俊的學生證

黃龍躍立即向警方報告,但警方稱無法查明電話來源。8月4日,黃龍躍和牡丹江市公安局干警、牡丹江師範學院保衛處人員一起前往北京,並無收穫,於12日返回。

9月1日,黃龍躍獨自前往北京,再次尋找,得知順升歌廳有人見過其女兒黃文俊。黃龍躍隨即於9月13日返回牡丹江市,要求出警。但警方稱此事最好由學校出面。

黃龍躍9月22日跪求牡丹江師範學院,仍未能給予答覆。10月11日,《牡丹江日報》對此事予以報導,而牡丹江師範學院卻在10月29日作出對黃文俊的《退學決定書》。

見了女兒面卻未能解救

12月1日,知情人透露,黃文俊等已去了寧波。而且她遭到許軍等人劫持,他們對外以「夫妻」相稱,可能被迫從事賣淫或欺詐的犯罪活動。

此時,學校、當地警方都表示不願去寧波。12月3日,黃龍躍獨自去寧波,並找到根據知情人透露的暫住地點蹲點觀察,夜間發現數名男子將黃文俊夾在中間行走。

但黃龍躍未敢相認,只是記住犯罪團夥進了哪間屋子,然後跑去向當地警方報告。遺憾的是,警方並不出動,無奈黃龍躍向浙江省公安廳指揮中心報警,此舉讓當地派出所「很有看法」。當地派出所幹警前往該犯罪團夥的暫住地,並踢開房門,黃文俊等人均在屋內。

民警走後,面對屋內犯罪團夥的虎視眈眈,黃龍躍毫無辦法,眼睜睜地看著幾個身材強壯的男子將黃文俊強行拉上了出租車後離去。黃龍躍因此重病一場。

萬般無奈公布女兒照

12月7日,黃龍躍只得回到牡丹江市,希望能得到本地警方的幫助,但警方認為,最好找學校。

12月14日,黃龍躍前往學院求救,不料校方的答覆是「四點意見」:一是根據知情人提供的線索,家長自行尋找;二是責成家長辦理退學手續;三是學校不再介入尋找黃文俊的工作;四是家長不得再找學校領導。

尋求學院的幫助已經無望,黃龍躍在12月21日第四次前往北京,僥倖碰上了另外的知情人。據透露,許軍、按某、李某等賣淫團夥可能已經暫時分解,分別前往廣州、三亞兩地,但具體位置不明。隨即,黃龍躍前往廣州尋找未果,1月15日到海南三亞,20日返回海口。黃龍躍如今不僅線索全無,而且7個月來南下北上輾轉萬里,已是債臺高筑。

黃龍躍說,他萬般無奈之下公布了女兒的姓名及照片,希望廣大網友能夠留心,一有消息,就立即通知他。


(東北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