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梁京:從太石村到東洲坑 ——更危險的一步

2005-12-25 08:46 作者: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年夏秋之間發生的太石村事件,是廣東農民試圖以法律為武器,用和平手段來維護自己土地權益的一個標誌性事件。這個事件之所以得到海內外媒體和同情和支持農民維權的人士高度重視,因為這是一件事關公平和法治的大事。而且,這個事件的政治鋒芒所向,首先是地方權勢集團,而非胡溫。

自江朱以來,地方權勢集團不僅利用了對農民極不公平的現行土地制度來剝奪農民的權益,而且,也大量使用了即便在大陸也是非法的手段來侵害農民以自肥。因此,如果胡溫真心要實現公平和法治,他們與地方權勢集團的矛盾其實是不可避免的。正因如此,包括太石村民在內的許多人認為,太石村事件給了胡溫一個機會,讓他們可以利用自己的政治權威,支持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走,這樣就可以達到既支持農民維權,又推進法治的效果。

現在看來,這種想法是太天真了。地方權勢集團,也包括與他們密切勾結的中央權勢利益集團非常清楚,一旦太石村農民獲勝,就會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從根本上威脅到他們的既得利益。地方和中央的權勢集團就太石村事件向胡溫直接施加了何種政治壓力,我們無從得知,但有一點是非常清楚的,權勢集團公然縱容地方惡勢力踐踏法律,迫害維權農民,迫害支持農民維權的人士,而胡溫對地方惡勢力踐踏法律卻視而不見。這樣,胡溫就向著新的社會大動亂走近了一大步。胡溫對地方惡勢力明顯的姑息,讓地方權勢集團更加無所顧忌,因此,無論胡溫是否直接參與了東洲坑血案,他們都難辭其咎。

胡錦濤自己顯然也意識到了,如果他不給地方惡勢力一點壓力,全國各地可能很快就會槍聲大作,以至不可收拾。所以這一次他把射殺東洲坑村民的現場指揮關了起來。但是,如何向世界交待東洲坑村民的維權抗爭呢?經過幾天的沉默,胡錦濤終於決定,支持地方權勢集團,醜化維權農民,反誣抗爭的弱者是暴民。胡錦濤給整個大陸維權抗爭的失地農民澆了一大盆冷水,朝著社會動亂邁出了更加危險的一步。

從太石村到東洲坑,人們越來越清楚,大陸的政治危機比許多人認識到的要嚴重得多。胡錦濤像中國許多末代君王一樣,被夾在了地方豪強與受剝奪的激憤的百姓之間,地方權勢集團把皇帝和百姓都變成了自己的人質。對付老百姓,地方權勢利益集團挾持皇權,在「穩定壓倒一切」的藉口下,操縱國家機器來大肆掠奪民眾;對付皇帝,地方權勢利益集團又以民生不舉百姓要造反為由,掩護自己的掠奪行徑。胡錦濤雖然對地方權勢利益集團這一套把戲心知肚明,卻無可奈何。兩害相權,胡錦濤更害怕的是農民造反。但中國的歷史一再告訴我們,姑息地方惡勢力的膨脹,最終的結果是更大規模的官逼民反,是社會在暴政與暴民的二重奏中玉石俱焚,政權在以暴易暴中改朝換代。難道這就是中國的宿命嗎?許多人現在都在想這個問題,希望中國能夠找到擺脫這一宿命的出路。在這個意義上,絕大多數中國人還是不希望胡錦濤繼續朝著危險的方向走下去。

太石村事件和東洲坑事件一方面反映了億萬農民要求結束大陸現行土地制度的強烈願望,同時,地方權勢集團對農民維權的瘋狂反抗,也從一個側面說明,現在的政治制度和現在的土地制度一樣,根本無法支持在法治的框架內達成各方利益的妥協與平衡。因此,如果大陸中央當局不主動地發動政治制度和土地制度的改革,而僅僅是強調在現存體制下尊重法律程序,不僅行不通,根本就是虛偽的。

太石村和東洲坑事件提出的問題,不僅是胡錦濤能否認識到這一點,而且還有一個更尖銳的問題,那就是胡錦濤是否有能力推動這樣根本性的改革?或者說,大陸現在的權力格局,能否支持這樣的改革?

在全世界關注中國當局如何處置東洲坑流血事件的眾目睽睽之下,胡錦濤卻若無其事似地發起了一場所謂「送溫暖」活動,指示那些佔夠了農民便宜的大陸官員們,假惺惺地去給被剝奪的窮人「送溫暖」,以體現他的「和諧社會」理想。難道他真的不明白,這種剛剛送過子彈,又來「送溫暖」的毫無羞恥感的政治秀,只能讓全世界都對中國領導人倒吸一口涼氣嗎?!

來源:《自由亞洲電臺》(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