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路:公汽上的怨聲

2007-01-02 14:03 作者:曉路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又是一個暖冬,近日天氣一直晴好。前天,我外出乘公汽返回,看到滿街的交警,不覺得嘆了一聲:這麼多交警,交通秩序還是不好。司機說:都是些什麼人呢,就會折騰我們司機。我問詳情,司機擺擺頭:我們是人家砧板上的肉……還是不說的好,免得討氣嘔。

我說:是的。如今這世道,不僅你們司機,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難處,有受氣的時候,還是看開點好。司機說:是啊,有些事看不開只有氣死,前天我就看到一次我們司機受氣的事,想起來真是……

前天上午,對面一輛面的,從十多米處過來了,我看到一位60幾歲的老東西,離面的還有1米多,連車帶人倒在面的前面,當時我看得清清楚楚,老東西倒在地上叫喚著,說是面的把他撞倒了,賴著司機不讓走。這不是明地訛人嗎?那個司機沒有法,眼看看熱鬧的越來越多,給了100元那老東西,老東西拍拍身上的灰,推車走了幾步遠,就騎車溜了,看他上自行車的樣子,哪像是受過一點傷的人哪,這人都活得不要臉了。

這時旁邊一位乘客插上了話:你這算什麼氣人哪,前天我遇到的一件事,那才叫氣人。一青年騎著摩托,撞倒了一位50多歲的男人,那青年自己也歪倒在地上。那男人看樣子是鄉下人,他們是兩口子,當時走在摩托車的前面,男人被撞得重重地撲倒了,那青年歪倒時手上也出了血。那青年爬起來,就指責兩口子攔在他前面,阻礙交通,要男人陪1000元醫藥費,弄得兩口子哭笑不得。旁邊圍上來看熱鬧的人也不敢多插嘴,只有好心人叫那兩人快跑,「惹不起,躲得起」。那女的拉著男人就跑,跑了幾步遠,可能是男人受傷了,跑不動,那青年要不著錢,就對兩鄉下人大打出手,圍觀的群衆也冷漠地看著,不想多管閑事,以免惹火上身。

「還有比這更氣人的!」司機接過話茬。

那天我在××路上,看到一輛面的向前開,這時一輛小轎車從斜裡插過來,面的躲閃不及,瞬間兩車相擦。小轎車上的司機鑽出來,怒氣衝天對著面的司機吼:你瞎了眼?

面的司機有理在胸,回了一句:你這人總不講理,明明是你的車擦了我的車,我不說你,你還向我發脾氣?

小轎車司機蠻橫將面的司機拉出,揮起一掌,「拍」的打在面的司機臉上:叫你還嘴,我告訴你,你不僅不能還嘴,你擦壞了我的車,你還得賠錢!說著掏出手機,可能是叫人。

面的司機臉上不知是被打的,還是氣的,滿臉通紅,說不出話來,只是對小轎車司機怒目而視。這時交警過來了,掃了他們兩一眼,面的司機眼望著交警,交警對面的司機輕聲說:這事我管不了,他(指小轎車司機)是公安局的。你還是讓著點吧,如果不服,你可以去舉報他,交警說完馬上轉過身去驅趕圍過來的人群。

大約5分鐘,馳來一輛黑色小轎車,從上面鑽出4個凶凶的青年,那「公安」手一揮,4個人圍上去,對面的司機一陣拳打腳踢,當時只看到面的司機雙手抱著頭。後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走了。這社會,都亂了套了,警察如此欺負老百姓!

我說:現在大談和諧社會,不知何時才能和諧呢。

一乘客說:和諧個屁,人如果老實、沒有權就受欺負。現在當官就知道貪,就知道欺負老百姓,宰老百姓,哪有心思管和諧,不就是嘴裡說說。現在是人欺人、人宰人的社會,到處亂糟糟的,我就希望咱老百姓有槍,像江澤民、像剛才那位警察,這些大貪小貪,吸血鬼,我看不慣的,一槍一個,都把他們鑽了眼。(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