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萬生:汕尾暴行是中共政權向國民不宣而戰

2005-12-13 01:3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就在「12.6」汕尾血腥鎮壓百姓的第四天,12月10日的國際人權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無恥地表示:「中國在人權保護領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中國人民依法充分享有人權與自由.」. 如果說幾個月前的定洲戮殺、太石村恐怖圍剿等一系列暴力事件還藉助黑社會打手來掩蓋政權的罪惡行徑,汕尾「12.6」絕對是中共對百姓赤裸裸地屠殺. 既得利益者的人權保護確實得到有目共睹的進展,中國人民卻僅被賜以底如豬權和豬圈裡的自由.

數百億美元的百姓血汗,或可買飛機和核電站來堵某些政客的嘴,卻無法出賣中國人的靈魂. 世人皆知的汕尾「12.6」,中共起初還想瞞天過海,在5天後不得已才決定歪曲事實,可看出中共到底還存有一絲虛偽之心,這正是壓死中共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或者說是他的救命稻草. 中國網民此時流行的「我知道」三個字生動地揭示了中共掩耳盜鈴的醜噁心態,雖然表現出對暴行的蒼白無力感,但也反映國民對政權的完全絕望,期待中共自我改良的願望如泡沫似破滅.

六四屠殺是中共與人民決裂而分道揚鑣的起步點,中國的良心也從此被暴力放逐,流浪天涯. 劉賓雁先生的去世引起一陣中國良知的震撼,隨後緊跟著發生的汕尾「12.6」則是中國承受的又一次肉體折磨. 在腐敗中崔死掙扎的中共,傾巢之下,焉有完卵?腐屋之中,豈有良棟! 在中共副總理曾培炎的領導下的「協調領導小組」還在規劃分期遞減的「死亡配額」, 對忍辱負重或慘遭迫害的國民,代表所謂知識界的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幸災樂禍地反問道「誰叫你不幸生在中國了?」,就如同強盜對受害人說,天命不可違,自動獻出你的一切吧. 和秦剛的「善意謊言」相反,他說的卻是噁心真言,專制國家的特色,當今的中國百姓確實有「不幸」的起點. 而有幸的宿命論「學者」似乎還遺忘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及「盡人事以應天道」,迫不及待地表明是既得利益者的成員之一,猜想他為將來的「不幸」終點也許找到了「還生」(礦工出煤井的代用語)的捷徑.

裝備有坦克的強權在烏合之眾的百姓面前貌似不可一世,然而在正義面前,它又是如此的弱不禁風. 有近史為證,在民主與極權、自由與奴役的對抗中,不在乎兵甲之強弱,沒有幾個獨裁者能抵擋住人民的攻心術. 依靠暴力是極權苟延殘喘的最後手段,中共為集團利益向民眾不宣而戰,有備而來,但每一棵射向人民軀體的子彈,卻使獨裁者自己喪魂落魄,一個百姓倒下去,又會有千百個勇士站起來. 向極權決戰的號角已吹響,獨裁者顫抖的日子到了,暴風雨將會一陣接著一陣的傾盆而至,天晴的中國不用等太久.

為紀念汕尾「12.6」慘死在槍口之下的村民,筆者引用魯迅的一段話:真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 這是怎樣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為庸人設計,以時間的流駛,來洗滌舊跡,僅使留下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 在這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給人暫得偷生,維持著這似人非人的世界. 我不知道這樣的世界何時是一個盡頭!慘像,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 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的緣由了. 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12月12日於巴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