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八十年代的往事

2005-12-01 23:4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日本鬼子
書本上的正式用詞是「日寇」,那時候才是幾歲的孩子,那麼小的歲數便滿腦袋的仇恨,「日本鬼子」就是壞蛋,殘忍,無惡不作的代名詞,彷彿天下壞事都是日本鬼子干的。

可是那時的孩子對於「日本鬼子」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日本究竟是什麼概念?其實根本不知道,仇恨自己腦袋裡所無形的東西,倒是很可樂的事,也不能怪我們,就是這樣的教育環境,沒辦法。


推圈圈、打彈弓,玩火柴皮
推圈圈是最便宜最普遍的玩具,貧富無欺,比的就是推的水平。

最簡單的彈弓就是皮筋加個樹丫了,還有加強型的彈弓,皮筋是用自行車車胎皮做的,可是車胎皮不是容易搞到的,算是奢侈品了。

那時為了集個火柴皮,天天盯著家裡鍋台上的火柴盒,用到差不多的時候,立馬兩盒並為一盒,為此被父母懷疑把火柴扔掉,沒少罵過。集的目的是玩火柴皮,要比大小,彩色最大,彩色中又分大小,具體的比法早忘了,真是遺憾,人類文化遺產啊,玩火柴皮還是蠻有技術的,出多出少,往地上扔,拍打,處處講的是技巧,從小就開始競爭了。

最高級的玩具是火柴槍,很少人擁有,有它跟現在開個法拉利似的,這東西已屬「火槍」,材料在那時極難找,要自行車鏈,鋼線等,蠻複雜的哦。


吃茅針,茅草根
這東西是甜的,小時候夏天一放學就四處找茅針吃,其實那時我們叫它「茅ZHANG」,頭部毛茸茸的,根部甜孜孜的,茅草根弄起來就麻煩些,一般是挑豬草時搞,要從地裡挖,根莖很甜。

可以吃的還有一種帶刺的枝,要剝皮,至於吃生蠶豆,偷桃子等等就不談了,沒有娛樂性。

打手心
誰打?當然老師打,犯錯就打手心,要麼罰站。我被打過,所以記憶猶心,打的可疼了,要是換作現在,家長肯定要找老師算帳,可那時我們都不敢和家長說,長大後聊到這事時,父母說了一句:那老師本來就心狠手辣。


計畫生育風波-打針減少人口
八十年代初開始搞計畫生育了,不知從哪裡來的消息,突然到處傳聞國家要把小學生用針打死,這事好像江蘇各地都有這個謠言,我就讀的小學正好在路邊,當時一看見吉普車開來,所有學生一轟而散,全逃回家了,那時學生不像現在,很老實很規矩很怕老師的,可是這時也不管這些了,可想而知對此謠言的恐懼程度,後來此事也不了了之。

蘇聯的人造月亮
八十年代初,書本上就宣揚這件事了,據說它可以在晚上反射太陽的光線,從此黑夜就有光明瞭,其實即使真是的話也就是它蘇聯一小塊地方享有這福氣,可是那時哪懂,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激動再說,盼啊盼,盼到八十年代末,連個人造鏡子都沒見著,倒是後來連偉大神奇的蘇聯都盼沒了。


舍己為人小英雄--韓余娟
八十年代初的江蘇小學生都知道她,韓余娟生前是江蘇省宿遷縣塘湖鄉中心小學三年級學生。自1981年起,就堅持不懈地為五保老人傅王氏服務。1983年8月10日夜,因連下暴雨,房屋倒塌,她為了保護五保老人,身負重傷,經搶救無效,獻出了年幼的生命。

對這個女孩的事跡印象極深,每個人都發了本宣傳小冊子,那時真的很感動,為此我和小夥伴為村裡五保戶抬了一個月的水,是抬,我當然挑不動,還把五保戶的扁擔抬斷了,沒賠。

如果韓余娟活著,現在三十出頭,正是風華絕代之時,生命如此脆弱,活著就是美好。

到後來,又出了個轟動全國的小英雄--賴寧 ,說實話,沒什麼印象。

三八線
老師還真齷齪,非要男女混坐,那時男女涇渭分明,絕對不能親昵的,哪怕說句話都被同學嘲笑,課桌當然得畫三八線以示主權了,誰要是侵犯「國界」,必定給予一小拳,然後鬧上半天,一地雞毛。


《霍元甲》《少林寺》
以鮮血喚醒沉睡之獅,任鐵拳洗雪病夫之恥。那時農村還是很窮的,我的老家雖然位於故國首善之地,全村也就一兩臺十四寸黑白電視,看電視時,那真是跟放電影似的,可究竟不是自家的電視,再說這麼多人看,主人家煩心的時候,免不了冷嘲熱諷,所以只看了一部分。

這部電視劇至今還在重拍,一曲「昏睡百年,國人漸已醒」還能激動國人嗎?

《少林寺》放映時,不管老少婦幼,全家都上縣城觀看,那時農村仍然貧困不堪,根本沒有什麼娛樂消費,可是《少林寺》讓貧苦的農民有了一次娛樂消費,可以想像這部片子的轟動程度。

那時大紅大紫的片子還有《陳真》《再向虎山行》等,至於那《上海灘》,好像只是少數地方能看到,所以沒有印象。

三洋錄音機
那時就知道三洋,不知道錄音機,因為三洋就是錄音機的代名詞,時髦青年的標誌就是騎著個自行車,一手扶龍頭,一手提三洋,神氣得不行,那架勢,比今天開寳馬牛比多了。

打架,流氓,嚴打
八十年代真的感覺很亂,流氓公然在路上攔截女孩,闖入學校騷擾鬥毆,還有就是不斷的嚴打,其中包括那次著名的「嚴打」。

其實那時亂的有道理,經過文革的「熏陶」,國人道德秩序皆失,改革開放新鮮事物讓人眼花繚亂,年輕人無所事事,荷爾蒙無處發泄,不「亂」才怪。

可那時那些流氓都是些什麼人?在農村,這些害群之馬基本上是幹部兒女,城鎮戶口小孩,這些人在農村是皇親國戚,天生有飯吃,根本不用讀書,成天不打架搞女人還能幹什麼?

那時在農村真的好眼紅那些人,吃的好穿的好,無憂無慮,不過這些傢伙中非幹部兒女後來基本上活的不怎麼樣,皇糧一取消,他們就完了。

還有一件
八十年代最後那一年我永遠記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