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內情:防彈衣書記為何被重判?

2005-11-20 02:0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去年上書人民網成名的黃金高被重囚終身,引發福建官場人人自危。當地民眾指官場貪腐屢見不鮮,黃金高把本地問題捅到北京,才是被重判的主因。
去年八月上書北京官方《人民日報》所屬「人民網」,聲稱因反腐敗而生命安全受威脅、不得不穿了六年防彈衣的原福建連江縣委書記黃金高,日前被福建省有關法院以「受賄罪」和「貪污罪」判處無期徒刑。黃金高的「防彈衣」終不敵省高層報復的「穿甲彈」,終結了這場震動海內外的「防彈衣書記」事件。而就在福建官方以重刑對付黃金高的同時,全省各地出現了「報喜不報憂」甚至鎮壓民眾、封鎖消息的風氣,導致老百姓不滿,出現了不少諸如上街示威堵路,甚至堵塞高速公路的「群體事件」,暴露了福建省某些當政者的施政理念和水平,以及他們為求彰顯「政績」不惜與北京中央「建立和諧社會」大政方針背道而馳的心態。

黃金高是在十一月十日被福建南平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有關判決書認為,「被告人黃金高的行為已構成受賄罪、貪污罪,受賄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嚴重侵犯了國家公職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應依法予以嚴懲」,因此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追繳黃金高受賄、貪污犯罪及違法所得上繳國庫」。

黃金高被判重刑入獄,其實早在不少福建官員的意料之中,與其說是司法審判,不如說是福建省當政者的一項政治決定。該省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數月前就告訴亞洲週刊,新任省委書記盧展工如不重判黃金高,就無法壓住各地諸侯。因此在黃金高被重判之後,全省各地官員人人自危,擔心隨時可能因為不聽話「政治不正確」,而成為第二個黃金高,因為以對付黃金高的偵查方式,「抓一個判一個,不會有問題」。

據稱福建省方面為「體現司法公正」,由福建省高院將黃金高案指定給南平市中級法院異地審理,是要「避開當地行政機構對司法的干預」。但有意思的是,黃案的審理地點卻是選在福州市中級法院,所謂的避免行政干預司法實際上也只是說說而已,因為這明顯是一起未審先定罪的案件,一開始就被質疑是政治報復,「如果黃金高沒有上書人民網,也不會有今天的下場」。

黑箱作業媒體不准報

根據官方的安排,對黃的庭審計畫持續兩天,而據稱在類似的職務犯罪案中,「連審兩天的案件十分罕見」。而且對黃金高的庭審,其實也相當於秘密審判,一切都是黑箱作業,一切都在省委書記盧展工的安排之中。九月十三日上午,福州市中院第一審判庭可以容納上百人的大廳,能夠拿到旁聽證進入旁聽審理過程的人員不到三十人,而且都是官方的工作人員,審判大廳空空如也。黃金高的妻子和兒子也沒有出現在庭審現場。

原定連續兩天的庭審,終於在九月十四日上午十一時四十分「沒話可說」,提前半天審理結束,匆匆走過場。判決結果也沒有當庭宣布。福建消息人士表示,在整個庭審期間,沒有任何媒體可以獲得旁聽資格,而在庭審結束後,福建當地媒體更沒有一家發布有關黃案開庭的新聞,當局通知所有的媒體,黃金高案「是敏感話題,不可碰觸」。

根據福建省官方消息,黃金高在審判時「對部分指控予以承認」,但表示「個別事實有出入」,有些錢不是他收的,不能算受賄。但法庭還是最終判決黃金高總受賄金額逾五百多萬元,包括人民幣三百五十四萬元(折合約四十四萬美元)、美元二十二萬多元、壽山石三十塊及筆記本電腦一臺、白金項鏈二條(物品價值人民幣二十八萬多元),還「貪污公款」十四萬元。而這些都是黃在擔任福州市郊區副區長、晉安區副區長、福州市財委主任、中共連江縣委書記時,「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獲取的。

據消息人士表示,黃金高被控的受賄項目達五十項之多,涉及證人上百人,但庭審時卻沒有一個證人出庭。而在質證過程中,有時遇到一些受賄資金來源或者走向問題不明時,審判長會及時提醒黃「把自己的問題講清楚就行」。而黃金高據稱在庭審過程中,「情緒平靜,說話思路也比較清楚,基本上達到了官方所希望的一個良好的局面」。據在場旁聽的一位法律界人士表示,整個庭審過程有「明顯預演過的痕跡」,而「疲憊的黃金高也顯然知道。自己在這場爭鬥中失敗了」。

投書人民網後才立案

至於官方透過媒體放出的黃金高包養情婦的消息,在庭審過程中則自始至終未曾提到。這位法律界人士表示,從庭審反映的事實看,對黃金高的偵查(包括「舉報」),實際上是在黃金高去年八月十一日(官方稱為「八一一事件」)投書人民網以後才有的,因為從公訴人當庭宣讀證據時列舉的取證時間,都是在「八一一事件」之後進行的。

因此,如果黃金高的巨額貪污受賄是真的,那麼從黃金高案的發生和結案,以及最後由官方公布的結果和結局,在福建不少官員和老百姓看來,實際上是一個利益集團被另一個勢力更加強大的利益集團擊敗的過程,不是腐敗和反腐敗的鬥爭,而是利益集團之間「生死存亡」之爭,是福建官場政治生態的生動寫照。

而黃金高的下場,就是那些「政治不正確」以及「不聽話」的官員的前車之監。福州市一位官員表示,黃金高事件的教訓是,他不應該把福建的家醜捅到北京去,「這不是明擺著給省委的盧展工書記和何立峰書記(當時的福州市委書記)難看嗎?」他上書「人民網」的時間,恰好是盧展工正式擔任福建省委書記的時間,該高員說,如果盧展工沒有對這件事嚴加處理,「他還要不要在福建當官?」

事實上,就在黃金高被「嚴肅處理」之前,福建全省官員已經成了驚弓之鳥,大官小官人人自危,如果像查黃金高這樣查下去,沒有一個人跑得掉,包括目前被「雙規」的原中共福建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長荊福生。這位負責意識形態、口號喊得最響亮的中共高官,最近就被「查出」在擔任中共寧德市委書記期間,涉嫌買官賣官、貪污受賄,而且數額巨大。

而在此之前的數年裡,福建因貪污腐敗案落馬的高官就有數十位,包括原福州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宋立誠、原省地稅局副局長李康振、原福建三明市副市長劉用照、原福清市委書記朱健、原福州市晉安區檢察院檢察長陳峰、原鼓樓區法院副院長游禮傑等。

報喜不報憂群眾不滿

因此,在無人可以自保清白的大氣候裡,「政治正確」是最上策的為官之道,大家抱成一團,統一口徑,報喜不報憂,構成了一個利益共同體。比如十月初當「龍王」颱風襲擊福建時,福州郊區的青口鎮受災嚴重,近百居民死亡,數萬頭豬被淹死,閩江口水面漂滿死豬。但當局上報災情時稱只有十多人死亡、死豬也只有數百口,並極力封鎖真實的災情,導致民眾沒有得到及時的救助,引發了青口鎮民眾的不滿。成千上萬人集體上街抗議,並堵塞了附近的交通要道,包括福廈高速公路,引起了社會的震湯。

這就是福建在黃金高事件之後官員只顧「政治正確」出現的政治現實,在當局以「正面宣傳」、「穩定壓倒一切」的大旗欺上瞞下的同時,更多和更大的問題將被掩蓋,而黃金高案就是一把殺手暋魽如果有人不聽話,黃金高的下場就是他們看得到的下場。

黃金高小檔案黃金高生於一九五二年,初中畢業,入伍當炮兵五年,復員回鄉,從生產隊長做起,歷任農機廠廠長、莆田地區辦公室幹事、福州市財委主任、連江縣縣委書記。黃金高當兵時因說實話而久久未能加入中共。回鄉後,黃金高因為同情被揪鬥的老幹部,不怕株連,將他們藏在自己家中。文革結束,老幹部舉薦黃金高當幹部,從此進入仕途。去年八月上書官方《人民日報》屬下的「人民網」,聲稱因反腐而生命受到威脅,多年來帶著防彈衣上班,「防彈衣書記」因而成名,但今年一月即被指貪污受賄及包養情婦而免職。


亞洲週刊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