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繁榮經濟!?河南檢察官八年構建「色情帝國」

2005-10-20 05:0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檢察官與「雞頭」,這兩個截然對立的「頭銜」,居然在河南三門峽一個名叫姚灼的人身上「歸一」。對外,他是伸張正義的檢察官;對內,他建起家族式的連鎖賣淫網路,憑著「雞頭」這一角色收斂巨額錢財。

  即使在多次遭人舉報及審查後,姚灼也總是能全身而退,直到秘密專案組的成立,才終於摧毀了他一手經營的賣淫網路。可笑的是,出逃途中,他還不斷向有關部門寫信鳴冤,說自己「所經營的娛樂場所繁榮了三門峽經濟,而專案組的行為是破壞三門峽經濟環境」。

  開庭

  20「雞頭」齊受審

  2005年8月12日,中國法院網披露了一條消息:河南20名「雞頭」承包多處酒店組織賣淫被公訴。

  8月29日,靈寳市一個放映廳被臨時闢為法院的審判廳,審理的主角即是那20名「雞頭」。這是一次不公開審理,連審7天,家屬也不許旁聽。40歲的姚灼,坐在被告席的第一位,他被檢察機關指控為這個組織賣淫團夥的首犯,其後,是他的嫂子張小蘭、大姐姚燕及大姐夫尤建成等人。

  「這個組織賣淫團夥的特點是家族化的連鎖經營,四個色情場所的小姐進行統一調配。姚灼和他的家人幾乎都牽涉進來了。」原三門峽市公安局局長、姚灼案專案組組長宋全勝9月30日告訴記者。

  靈寳紫金宮國際大酒店夜總會、洗浴中心,三門峽鴻志大酒店夜總會,新境界茶苑,澠池溫莎琪浴場,姚家構建的「色情帝國」,在2004年的夏天,轟然倒塌。

  指控

  構建賣淫連鎖店

  此案另一引人注目之處還在於,姚灼曾是三門峽市陝縣檢察院民行科科長。

  1996年,姚灼作為陝縣檢察院的工作人員到該院勞動服務公司擔任負責人。姚先是承包了三門峽市區的一家新境界歌舞廳(後改為茶苑)。與後來承包的其他三個場所相比,新境界茶苑算是最「乾淨」的地方。新境界茶苑實際上成為小姐與客人談「生意」的場所,價錢談妥後,客人帶小姐出臺,並向茶苑管理者交50元的出臺費。

  「這樣民警就不能抓現行,將來就很難認定。茶苑實際上擔任了『皮條客』的角色。」三門峽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長說。

  在構建姚氏家族組織賣淫網路的整個過程中,始終由姚灼出面商談承包賣淫場所,但在正式的承包合同中,卻找不到他的名字,承包者是他的姐姐和嫂子等人。

  紫金宮是一家四星級酒店,是姚氏家族組織賣淫網路上最重要的一環,也是最大的聚寳盆。在生意最紅火的時候,來自東北、四川等全國各地的小姐多時達到七八十人,平時也有三四十名小姐。在警方對紫金宮的突襲行動中,在洗浴中心賬本上發現標注有賣淫行為的收入至少有3000筆。

  據一位知情人介紹,僅紫金宮夜總會和洗浴中心每月就可穩獲5萬元的利潤。宋全勝說,收銀員每天都會把收入打到姚灼的一個賬號上。

  龐大的網路自然需要嚴格的管理。姚家組織的四個賣淫場所,各有各的管理制度。但四個地點連鎖經營,統一調配,服務價格的提和降都是一致的。

  「每個小姐都被編上號,並要學習管理制度,熟悉收費標準。一次服務中,小姐只能攜帶兩隻安全套。」曾在紫金宮做了幾個月小姐的小蘭說。姚家人還包下了一些固定樓層的客房供嫖娼者使用。「我自己曾多次入住紫金宮,但住在不同的樓層,根本發現不了其中的貓膩,晚上連打騷擾電話的都沒有。」宋全勝調侃說。

  而更為廣闊和嚴密的防範也許更在於一種無形的關係。據稱,按當地有關文件,紫金宮國際大酒店是不允許民警隨意進入檢查的。

  經過三四個月的暗查,專案組終於查清了姚氏家族的組織賣淫網路。苦心經營的賣淫網路崩潰,姚灼帶著女友攜百萬元巨款從鄭州出逃。在逃亡期間,姚不斷地向有關部門寫信鳴冤,稱自己是合法經營,其所經營的娛樂場所是繁榮三門峽經濟,宋全勝破壞三門峽經濟環境。

  爭辯

  「替罪羊」?「不知情」?

  在這個賣淫網路高端的人物竟然也有自己的委屈。落網後,姚灼的二姐夫尤建成向警方供述說:「我是一隻替罪羊。」他認為自己在新境界茶苑既無權也無錢,更無地位,與整個組織賣淫網路沒有關係。

  而被檢察機關指控為該案首犯的姚灼,卻自稱是個「不知情者」。庭審中,姚灼的律師辯稱:姚灼只是以自己的專業知識幫家人簽署了一些合同,他同這些場所的賣淫活動無關。

  該案目前正在進一步的審理中。


(南方都市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