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6歲少年給開封法官們的公開信

2005-10-17 20:2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法官叔叔阿姨們:

我叫吳磊,是開封市舊城開發公司職工吳廣成的兒子。今天,給叔叔阿姨們寫這封信主要是想說一說我爸爸的事。

記得在我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爸爸患了肝病。據說在他當兵的時候,就已經患了此病,並住院進行治療。十幾年過去了,病魔又回到了他身上。在我的記憶中,那時的他幾乎天天躺在床上,蠟黃的臉佈滿了皺紋與無奈。看著他日益消瘦的身體,媽媽只好把他送到開封市第一傳染病醫院接受治療。因我爸爸的病情較重,一年的醫療費就要花去幾萬元,給家裡的生活帶來了沈重的負擔。可是儘管這樣爸爸的病情也沒有得到根本的好轉。

有一次我去醫院看他時,只見他瘦得幾乎皮包骨頭,皮膚黃的一點血色都沒有,兩隻眼睛深深的凹陷著,走路都要人攙扶著,見此情景我禁不住痛哭起來。聽護士阿姨說,他幾乎天天都躺在床上,也很少說話。看的出來,此時他對自己病情的好轉已失去信心。那些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著,媽媽一天到晚累得疲憊不堪,我也變得孤言寡語。

兩年過去了,幾乎所有治療肝病的藥爸爸都用過了,但病情卻日益惡化。媽媽將爸爸接回了家,後來我才明白,是醫院對爸爸下了病危通知。此時爸爸的肝病已到了肝硬化晚期。

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就在我們全家為爸爸的病感到失望的時候,媽媽的同事向她介紹了法輪功,並送給她一本《轉法輪》。媽媽把書帶回了家,並介紹給了爸爸。

爸爸抱著一線希望開始修煉法輪功,因身體極度虛弱,開始時他只能看《轉法輪》這本書,就這樣奇蹟發生了:只讀了幾天《轉法輪》的爸爸居然就能下床活動了,也想吃飯了。我和媽媽驚喜萬分!

不久爸爸到醫院複查身體,檢查結果令所有在場的人都感到吃驚:血小板恢復到正常水平,身體各項指標都達到健康標準。「神了,法輪功神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特效果很快在醫院傳開了。從那以後爸爸再也沒有吃過任何藥,再也沒有去醫院看過病,家中也恢復了往日的歡樂。

爸爸的身體恢復了健康,精神也達到了最好狀態,法輪功的法理漸漸地折服了他,「真善忍」像種子一樣埋在了他的心裏。在單位裡,同事之間的矛盾與利益上的爭奪,爸爸都能坦然對待;當有同事冤枉他時,再難聽的話爸爸也一笑了之。隨著爸爸的變化,同事們不在像以前那樣總是躲著他,而是有什麼事情都願意和爸爸商量,聽聽他的看法和意見,他的朋友也多起來了。同事、朋友都用「誠實、可靠、善良」來評價他。

自從99年7月法輪功修煉者遭到不公對待以來,我的爸爸媽媽因堅持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關押,至今我們一家人不能團聚。我一個人在家快六年了,在這六年時間裏,我與爸爸媽媽都是短暫相處後就又分離,對一個孩子來說這是多麼痛苦的事情啊!每當節日來臨時,我就在想:什麼時候才能與爸爸媽媽團聚呀!

可是,直到現在,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要鎮壓法輪功與法輪功學員呢?在我身邊許許多多人中,在我所接觸到的人中,給我印象最深、最好的就是煉法輪功的人。他們善良、真誠、理性、堅韌,是世界上最好的人!為什麼他們要遭受如此待遇?我們要建設和諧社會、法制社會,難道不是需要更多更多這樣的好人嗎?

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是無罪的,請你們立即釋放我的爸爸!請讓我們一家人團聚吧!

  此致

吳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