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李劍虹:陽光下的罪惡 ——最強烈抗議對師濤、張林的中世紀野蠻審判!

2005-07-07 02:14 作者:作者:李劍虹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當師濤上訴案最終「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在這個不祥的六月底傳來(六月以來接連發生了沙蘭鎮等地洪災、定州血案、池州騷亂、安徽泗縣甲肝疫苗事件以及九江學院學生暴動等),我已幾乎沒有了憤怒和悲哀!我感到麻木,其次是荒唐可笑!尤其令人費解、讓人哭笑不得的是:《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2005)湘高法刑一終字第177號》落款日期為「二00五年六月二日」,而師濤上訴案辯護人莫少平、丁錫奎兩位律師提交的二審辯護詞落款日期為「二00五年六月九日」--湖南高院根本連律師辯 護詞都懶得看,就蠻橫地給出了「終審裁定」。

  在二審辯護詞中,兩位律師以齊全紮實的證據,清晰透徹的法理分析和冷靜理性的辯護,無可辯駁地證明了師濤無罪,「懇請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充分考慮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撤銷原判決,依法判處被告人師濤無罪。」而早在師濤於二00五年五月九日之前向湖南省高院提交的上訴狀和辯護辭及其後《本人獲「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一案幾個焦點問題的自我辯護》的補充意見中均一再重申:「我無罪!」提出上訴請求:「撤銷原判,改判上訴人無罪。」而湖南省高院居然對這一切視若無睹置若罔聞,在「終審裁定」中胡說什麼「上訴人師濤上訴及其辯護提出:『師濤的犯罪情節不是特別嚴重,未造成極其嚴重的後果,認罪態度好,量刑過重。』」--上訴狀和辯護詞完全被置之不理,所有的陳情和呼籲皆成枉然!在這個正歌舞昇平欣欣向榮著的「和諧盛世」裡,再一次,「以太陽的名義,黑暗在公開地掠奪!」再一次,世界目睹了強權者以「法律」的名義對人類理性和良知的公然強暴!而權貴們正恬不知恥忙於「保先」,忙於慶賀他們的84大壽!

  幾乎同期,在安徽蚌埠也同樣發生著一幕荒唐的「審判」: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骸壩邢?公開」審理了張林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所謂「有限公開」,是法院工作人員對無理拒絕包括張林年邁的老父在內的十幾位親友和各屆人士旁聽權利的辯解,庭內旁聽席多達四十餘席被當地公安和安全部門人員佔據,另有十餘旁聽席空置;而在莫少平律師當庭做了事實清晰、邏輯縝密、推理嚴謹的辯護,從法理、證據上已完全駁倒公訴人對張林先生提出的指控後,代表公訴人一方的女檢察官置莫律師的辯護於不顧,反覆念叨著一句話:「根據我們掌握的證據,根據《刑法》第一百零五條第二款,可以認定張林犯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依照以往國內審理類似案件的先例,筆者基本可以斷定此案結局亦不容樂觀,對待這類「政治性案件」,法庭從來都是「你辯你的,我判我的」,不斷按照既定方針製造層出不窮的政治構陷!

  對師濤、張林的審判令我聯想起歐洲中世紀羅馬教庭對布魯諾的審判,聯想起 「宗教改革家」加爾文對「異端」塞爾維特的審判。中共當局一面用「和諧」、「保先」之類外表光鮮亮麗的虛偽令人瞠目結舌,一面用類似中世紀的野蠻審判試圖用恐懼使人膽戰心驚。然而,400年前的羅馬鮮花廣場上,面對宗教裁判所的判詞,布魯諾無所畏懼地宣告:「你們對我宣讀判詞,比我聽到判詞還要恐懼!」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高呼: 「火,不能征服我,未來的世界會瞭解我,知道我的價值。」塞爾維特寧可忍受火刑柱的炙烤,也絕不放棄對真理的信念!以「蒼蠅撼大象」的精神奮起為塞爾維特辯護的卡斯特利奧認為:「追求真理,並說出其信仰的真理,永遠不應視之為罪行。絕不能強迫 任何一個人接受一個信念,信念是自由的……」

  中共當局一再地將批評當權者的聲音視為「顛覆」,並一再地以其邪惡的「國家秘密」 構陷良知者--無論是維權人士或律師(鄭恩寵、趙岩),或是行使新聞報導天職的記者(師濤、程翔),或是正常蒐集資料的研究者(宋永毅),皆一概裝入彀中,這既顯示出當權者十足的蠻橫與愚蠢,亦顯示其歇斯底里的脆弱和瘋狂!孰不知,真正具有 「顛覆性」的力量不是那些可以用言論和平表達與釋放的,而是深埋於人們內心無法用言語表述的。近年來頻頻爆發的類似近期安徽池州因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而引發萬人暴動的群體性事件,已初步顯示「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可能的惡果,顯示民眾「敢怒而不敢言」的潛在力量是多麼強大。倘若獨裁者們一意孤行,繼續連正常的批評建言都不能容忍一味打壓,「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的亂局恐難免驚現於當代。

  而我所能做的,也僅僅是拿起筆,為師濤、張林這樣的無辜受難者辭不達意地呼喊兩聲,也希望那些被壓迫在底層的民眾不因陷入絕境鋌而走險付出更為慘重的代價,同時希望正沉浸在專制狂歡中的權貴們能夠多少考慮一下暴虐的後果。最後,讓我借作家茨威格70年前在《異端的權利》中的宣言向師濤、張林們表達敬意:「我們要永不停歇地提醒這個世界:它眼裡只有戰勝者的豐碑,而我們人類真正的英雄,不是那些通過屠刀下的屍體才達到曇花一現統治的人們,而是那些沒有抵抗力量、被優勝者暴力壓倒的人們 --正如卡斯特利奧在他為精神上的自由、為最後在地球上建立人道主義王國的鬥爭中 ,被加爾文所壓倒一樣。」


  2005年7月1日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現居中國大陸


轉自《觀察》(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