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專訪阮銘:中共是兩岸和平的障礙(圖)

2005-05-05 17:2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針對臺灣國民黨主席連戰訪問大陸一事,大紀元記者辛菲5月3日採訪了臺灣綜合研究院顧問、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智囊、著名評論家阮銘先生。


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智囊、著名評論家阮銘先生2005年1月在美國新澤西演講

阮銘先生曾是中共中央前總書記胡耀邦的智囊之一,並參與了鄧小平當政期間關於改革開放的最重要的一次會議---十一屆三中全會文件的起草工作。他曾經擔任北京日報社理論部主任,中共中央黨校學術委員會委員兼理論研究室副主任。1988年後在美國多所著名大學如哈佛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等處及淡江大學作訪問研究,1997年起任淡江大學中國研究所客座教授。現任臺灣綜合研究院戰略與國際研究所顧問。阮銘先生也是一位著名的評論家,他對世界上發生的重大事件有其獨到的見解。

做中共的幫凶 壓制自由民主

記者:阮先生,您好。您對連戰訪問大陸一行怎麼看?

阮銘先生:臺灣現在是一個民主制度,而中國則是共產黨的一黨獨裁專制制度。連戰這次去表現很不好,他在北京大學的講話是一個非常壞的典型,他的講話完全都是誹謗詆毀自由民主,在北京大學這樣一個地方,吹捧中共的一黨專政的政治制度是歷史前進的一步。他說中國不但經濟發展迅速,而且政治的發展更迅速,中國的憲法還規定了保護私有財產權,這是歷史前進的一面,中國還有民主,基層委員會選舉什麼的。他還說,臺灣的民主是有問題的。

臺灣有些媒體被欺騙了,說他在那裡講了中華民國了,其實他在中山陵講的是說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創造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他講的歷史是講中華民國,跟共產黨一樣,共產黨也有一部中華民國史,他用的語言是完全抄共產黨的中華民國史裡的語言,1949年以後,就沒有中華民國了,只有中華民族,他用民族主義來反對自由民主。他去是幫助共產黨鞏固它的專制獨裁製度,來反對中國人民所要爭取的自由民主人權。

他在北京大學講蔡元培的事情,強調要搞民族主義,而一句都不講自由民主人權。不但對共產黨鎮壓自由民主人權一字不提,而且還特別附和胡錦濤的大中國民族主義。現在的胡錦濤就是拿民族主義來壓制自由民主人權。連戰去就是做共產黨的幫凶。

煽動民族主義轉移視線 中國人民是最大受害者

阮銘先生:他每一句話都是跟著胡錦濤的,圍著胡錦濤的指揮棒轉。我看,連戰不是臺灣的一個在野黨,如果是臺灣的一個在野黨,可以批評執政黨,但是它不能否認自由民主這個普世價值,所以連戰是中國的一個花瓶黨。中國一共有8個花瓶黨,就是所謂的民主黨派,連戰現在是第9個。

中共的花瓶黨有幾個特徵:第一,接受共產黨的領導。第二,幫助共產黨搞統戰,第三,跟共產黨的語言思想保持政治上的一致。這三條,連戰都做到了,而且做得比第一個花瓶黨還好。

共產黨的第一個花瓶黨是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成立了50幾年,目的就是要統戰臺灣,結果沒有成功,連戰這次一去,效果超過了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所以我覺得,他是最稱職的花瓶黨。

連戰明確地支持民族主義,民主黨派起碼還有一個民主的招牌,他連民主的招牌都不要了,他口口聲聲「中華民族」,「中華民族」,就是要用這個大民族主義幫助胡錦濤煽動中國的民族主義來壓制中國人民的自由民主。

有人講,連戰去對臺灣有損害,我覺得對中國人民的損害更大。因為連戰這一去幫助共產黨煽動,中國人民還以為臺灣的民主一塌糊塗,跟胡錦濤一模一樣的,其實是連戰幫助中共煽動民族主義,痲痺中國人民。它的中心就是要煽動民族主義,現在中國的百姓也知道,共產黨就是在這樣的一個制度下,我們只有要求自由民主,平等人權,人民才能夠很好的生活下去。

共產黨過去是用所謂的共產主義理想來掩蓋殘酷的統治,現在那些沒人相信了,它就煽動民族主義,共產黨現在沒人壓迫它,都怕它,它就只好拿過去的事情,過去的中國是受壓迫的,鴉片戰爭,日本侵略啊,它拿這些東西來煽動民族主義,轉移目標,使人們忘記自己現在生活的痛苦,忘記自己受壓迫。

這次他趁連戰的機會,又大大地宣傳民族主義,而且連戰又吹捧中共:中國怎麼好,人民生活水平怎麼提高啊,講了很多這樣的子虛烏有的東西來痲痺人民,使人民忘記了自己的痛苦,覺得:我們雖然犧牲了,痛苦了,但是中國現在那麼偉大,你看,連戰都覺得中國那麼好,說中華民族好,那我們個人的自由民主不要了,就要維護中華民族。

實際上,民族主義在今天來講,就是,專制主義獨裁者利用民族主義來鞏固它的統治,欺騙人民,轉移視線,忘記自己的本身的自由民主權利被剝奪,自己生活的痛苦。

向獨裁者要和平得到的一定是戰爭和滅亡

記者:您認為連戰此行是否能促進臺灣和大陸的和平,減少戰爭的可能性呢?

阮銘先生:連戰去是打著「和平之旅」的旗號。但是,向奴役制度、向獨裁者要和平,得到的一定是戰爭和滅亡,這是很明顯的,有很多歷史教訓。比如,向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要和平,那結果不都是一樣的滅亡嗎?!

慕尼黑,歐洲以為把捷克送給希特勒,就可以和平了,結果希特勒拿過去後,又要波蘭,最後是世界大戰嘛。同樣,雅爾塔,好像把東歐都給斯大林就好了,但斯大林還要繼續擴張,要打韓戰,要滅朝鮮。

這次,連戰去住的北京飯店,49年時不就是張治中去住的嘛,毛澤東和周恩來和談,談完後,解放軍過江,把南京拿下來,就把中華民國消滅了。所以說,這種和談,向奴役制度、向獨裁者要和平的話,得到的一定是戰爭和滅亡。和平就是要民主的和平,自由的和平,自由民主的和平才是真正的和平。

對於中共來說,它不是要和平,而是要獨裁專制,要軍事擴張,它製造反分裂法,軍費增加12%,就是要擴張。要跟中共講和平,首先要講民主和自由。自由民主才有和平,否則和平就是假的,中共痲痺了人民之後,就會侵略。

現在很明顯,如果連站那套成功了,拿到臺灣來,用專制奴役制度統一臺灣的話,那臺灣一定有至少一半以上不會贊成,中共就要發動戰爭。現在維持現狀,兩岸人民接觸,促使中國的自由民主,這樣反而和平的現狀能夠保持。

所以,連戰這一趟,實際上更加挑起中共吞併臺灣的野心,戰爭的可能性增加了,而不是減少了。

中共四面楚歌 利用國民黨緩解危機

記者:以前有過兩次國共和談,都是在中共處於危機四伏、四面楚歌的時候,利用國民黨補血充電,緩解自己的危機。您覺得這次是否也一樣呢?

阮銘先生:這次中共也是面臨很多危機,四面楚歌。胡錦濤提出反分裂法以後,全世界都反對,美國、日本都反對,歐盟原來要賣給它武器,也不賣了,臺灣326百萬人大遊行,你們大紀元也參加了,傳播《九評》。在中共面臨嚴重危機的關頭,連戰去解救胡錦濤。

全世界都說反分裂法是針對臺灣的,要把臺灣的民主自由消滅掉,變成它的一部分,結果臺灣的一個在野黨領袖居然去支持反分裂法。連戰在大陸,一句批評反分裂法的話都沒有,等於是全面支持中共,成為中共的一個統戰的工具。

《九評》和退黨大潮,內部農民、工人等對共產黨的不滿,都在衝擊共產黨的政權。胡錦濤製造反分裂後非常被動,就想用這個辦法煽動民族主義,進行反日,反日到後來,他發現可能反不過來,相反大家遊行可能對他自己構成威脅,他就不許反日。正在它走投無路的時候,連戰去了。所以它把整個獨裁黨的宣傳機器都開動起來表揚連戰的民族主義跟它完全一致。

所以,這次完全跟過去一樣,連戰是在幫助共產黨解決危機,這一點是很清楚的。連戰吹捧胡錦濤的反分裂法、反日的民族主義,把整個對共產黨的鬥爭掩蓋下去了,壓制下去了。他是幫凶,幫胡錦濤壓制人民的自由民主,說中國那麼好,憲法也好,政治也好,經濟也好。實際上對中國人民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記者:您覺得他們這樣做,能夠緩解中共的壓力嗎?

阮銘先生:起碼從短期看,連戰幫了胡錦濤很大的忙。因為全世界都在譴責中國的反分裂法,同時還在關注它的軍事霸權擴張,軍費的增長,美國也到亞洲去,比如印度,要建立自由國家的聯盟來對付這個強權統治,對付中共的霸權擴張。

現在連戰一去,把中國描繪得很好,把胡錦濤吹捧得一塌糊塗。中共趁此機會大造輿論,很多地方注意力就轉移了,很多媒體也糊里糊塗吹捧「連胡會」。我覺得,他實際上幫了胡錦濤的忙,短期內是起作用的。

中共在收買媒體上很厲害,不僅收買臺灣的媒體,而且收買國際媒體。比如:CNN什麼的,都是很親共的。報導表面上客觀,實際上都是有利於中共的。短期內還是有影響,所以你們媒體要好好揭露它。

中共是兩岸和平的障礙 消滅共產黨再談統一

記者:陳水扁總統4月28日說,兩岸之間最大的矛盾不在於政治的分離,而在於中國沒有民主和自由。正是由於中國沒有民主和自由,所以兩岸才不能進行他所說的 「政治整合」。 執政的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鄭文燦解釋說,在中國實現民主以後,如果那時臺灣民意認為兩岸關係走向政治整合比較好,他相信政府也不會拒絕。

阮銘先生:是的。只要是自由民主了,那就以民意為依據了。從臺灣的老百姓來講,內部是有分歧的,有主張統一的,有主張獨立的,但主張統一的也不是說要跟胡錦濤這樣的獨裁政權去統一。首先第一步要推動中國的自由民主,然後在此基礎之上,臺灣人民有一個自由的選擇,那個時候,臺灣人民還可以來討論,公民投票,究竟是跟中國統一還是繼續保持自由獨立。

但連戰的不同在於,他是去鞏固這個獨裁製度,而臺灣人民,不管是主張統一的,還是主張獨立的,都是要推翻中共這個獨裁製度,都是支持自由民主的。是統一還是獨立,那是未來的選擇。今天兩岸人民應該團結起來,共同消滅共產黨的專制獨裁製度。

記者:那無論對於主張統一的,還是主張獨立的,改善兩岸關係的障礙就是共產黨?

阮銘先生:是的。兩岸和平統一也好,兩岸走向獨立的和平也好,障礙就是共產黨的專制獨裁,就是共產黨的踐踏人權。必須要改變共產黨今天這樣的一個專制獨裁,將來才有真正的和平。對主張統一,獨立的,兩岸關係的改善中共是最大的障礙,只有先拋棄它這個獨裁統治,才能實現兩岸的和諧關係,兩岸關係的改善必須要等中共的專制制度結束之後。民主和專制獨裁是不兩立的,所以真正的改善,必須要等中國民主之後。

在中共現行奴役制度下,有一些有利於兩岸人民互相瞭解的,我們是應該做得。比如:開放兩岸人民到臺灣觀光,我是一直贊成的。兩岸人民的交流使得大家都共同來發展自由民主,推進自由民主,共同消滅這個專制獨裁製度。

人民之間的來往,大家應該促進。對於專制獨裁製度的幻想,應該打破。這一點,連戰做的正好是相反的。他專門吹捧獨裁製度的領導人。對人民的民主自由一個字都不講。反分裂法,法輪功,宗教自由,等都不敢講。完全站在反動的統治階級一邊。

記者:臺灣的老百姓對連戰此行如何看呢?

阮銘先生:大多數老百姓,只要談清楚了,是會和我們的看法是一致的。因為老百姓都是要自由的,不願受奴役。但是問題在於臺灣的很多媒體是被共產黨收買的,他們欺騙民眾,說連戰去了,讓共產黨承認中華民國了,承認了臺灣的民主制度了,臺灣的媒體就是講幾句口號,那都是假的,有些老百姓沒有仔細的看連戰的言論,只看電視,只看標題就以為中共已經承認中華民國了,根本都沒有,有些民眾跟著糊里糊塗的,說連戰去了有貢獻啊,中國又不打仗了,和平了,承認中華民國了,那我就贊成,所以支持的就有56%了。如果大家仔細讀讀他的講話,5%贊成的都不可能有。

中共危機重重 靠外資輸血維持

記者:您對中共的現狀和前途怎麼看呢?

阮銘先生:中國的危機是非常嚴重的。過去有一本書叫《中國的崩潰》。我跟它的作者也討論過,說中國實際的問題比他的書上寫得還嚴重,按西方自由民主國家來說,中國這麼嚴重的問題早就應該崩潰了。嚴重侵犯人權,爛帳,貪污腐敗,效率低,等等,這樣一個國家是根本不可能支撐下去的,他現在為什麼能夠維持下去呢?就是自由民主國家天天給他輸血。

中共就好像一個白血病的患者,它的血已經完全壞掉,你給它輸的血比它需要得還要多,所以它還是紅光滿面,西方自由國家,每年給它600多億美元的投資,先進技術,包括臺灣的台商的高科技,半導體、手機、筆記本電腦,等等,都拿到中國去,讓中國政府用低工資來剝削中國的勞工,創造出的價值,勞工只拿小小的一部分,一部分給跨國公司、台商、美商,大部分則是國家拿去擴張武警來鎮壓人民。所以他的維持是靠國際支持,包括連戰這樣的。這些自由國家商人唯利是圖,幫助維持中共的統治。

財政危機,溫家寶自己都清楚。一個是靠剝削中國人民,比如存款,勞工低成本。另外一方面,靠外資輸血。西方社會對中共踐踏自由民主人權的制裁非常不夠,比如:歐洲本來還要賣給它武器,後來因為反分裂法美國反對,它才不賣。

儘管中國人民在反抗,但是國際上還在支持這個獨裁政權,外部的輸血在幫助它維持。包括連戰這次去也是一樣。不但沒給中共施加壓力,而且還在吹捧中共

記者:據說台商在中國投資的比例很大。

阮銘先生:是啊,比例很大。一方面中共製造反分裂法要吞併臺灣,而另一方面,台商還拚命給它輸血。中共靠這些人投資輸血維持下來,但還要鎮壓這些人,這一點非常諷刺。

這些商人們當然主要是利益的關係,認為中國的勞工最好,專制制度下,又沒有工會,沒有勞工的權利保障,所以他們可以任意的讓勞工加班加點,苛扣工資,勞工也沒辦法反抗。臺灣的電子工廠,這樣的工廠是很容易消耗眼睛的,但日本人說他們都是沒有戴眼鏡的年青女工。經理解釋說:誰一要有近視眼,我們就解雇,有的是人來。所以說,對於台商來講,就是看到中國的勞工好欺負,又便宜,可以剝削勞工。

台商、美商一到中國,就變成胡錦濤政權的幫凶,因為他們可以靠這個專制政權賺錢,特別是對於農民、工人,愛怎麼欺壓就怎麼欺壓,中國的專制制度一直延續到現在,外資在起幫凶作用。

記者:對外資給中共輸血,您有何建議嗎?

阮銘先生:我們就是要內外結合。勞工要站起來,維護自己的自由權利,不能任意讓人踐踏剝削,對台商的這種剝削應該反抗,使得台商也尊重人權。

大紀元在全世界都有,不但要影響全世界的華人,也要影響這些國外的政府、商人,讓他們知道:你們向中國投資賺錢我們沒辦法阻止,但是你們一定要正視中共踐踏民主人權的現況,在這方面應該給中共施加更大的壓力。這些方面,要讓國際社會也意識到,給它施加壓力,只有在內外壓力之下,才能改變。當時蘇聯的垮臺就是這樣的。

這一點,美國已經開始有所注意了。美國過去一直認為胡錦濤好,因為胡錦濤剛上臺騙人時騙人說什麼「執政為民」「以人為本」,現在看起來都是假的。他現在鎮壓宗教自由,鎮壓法輪功,鎮壓中國人民比過去有過之而無不及。只要大家都認清了中共政權,那很快就可以改變。

中共高層分化 內外合力推動中國民主

記者:對於反分裂法,操控反日遊行等事件的發生,有評論員指出,這也是中共高層內部分化、鬥爭激烈的反映?您怎麼看呢?

阮銘先生:中共高層內部的矛盾是很明顯的。這次人大代表大會,就可以看到,溫家寶的政府工作報告,談到的中國的經濟發展,社會發展,問題很嚴重。胡錦濤這麼做,首先溫家寶這個總理就很難當了,這跟過去朱鎔基和江澤民的矛盾是一樣的。

內部的矛盾衝突、分化很明顯,但還沒到對抗的程度,因為中共的制度本身是獨裁。朱鎔基本來也是反腐敗的,他說,100口棺材,自己是第101口。最後棺材都沒用,因為江澤民不答應的話,他也沒辦法。朱鎔基下臺後還經常痛哭流涕。所以這個制度不改的話,那內部的人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也是要被壓制的,甚至像朱鎔基這樣的強人都受壓制。

由內部的人民力量和外部的國際壓力都要來制止胡的「對內鎮壓,對外軍事擴張「這樣一條獨裁專制路線,內部人民的力量和外部國際的力量結合起來促使中國的制度改變,這樣,中共內部的健康力量才能起來,所以還要靠大家的努力。

記者:您認為中國是否會出現象戈爾巴喬夫似的人物呢?

阮銘先生:我本來也是這麼樣想的,如果胡錦濤改革,那麼實現中國的民主自由是最容易的了,付出的代價最小,就像臺灣這樣,蔣經國自己改革,現在看起來,胡錦濤這個人是沒有希望了,鎮壓法輪功、打壓異議人士、拋出反分裂法、反日等等,這個人看起來很難指望了。胡錦濤認為蘇聯的戈爾巴喬夫把專制制度搞垮了,所以它絕對不能容許中國出現戈爾巴喬夫,所以對胡錦濤,不可能指望。

中國是否會出現戈爾巴喬夫,關鍵還是要內部的反對力量起來,戈爾巴喬夫也不是孤立的,它內部不同政見起來,還有外部的力量,當時美國施加壓力。中國現在面臨的國際壓力不夠,國內的反抗也還不夠。所以內部,即使有戈爾巴喬夫也不敢出來,一出來就像胡耀邦和趙紫陽一樣,被打倒了。

兩大陣營抗衡 共產專制垂死掙扎

記者:聽說連戰去中國前還去了新加坡。

阮銘先生:是的,他在去中國之前兩天,還到新加坡見了李光耀和李顯龍,再回到臺灣,然後去中國。連戰去給中共當幫凶,新加坡也是支持的,其實就是勾結在一起的。

新加坡就是沒有自由民主的國家,而是專制獨裁的,只要是批評政府,就會犯罪,所以很多主張自由民主的人都會離開新加坡。過去美國有一個教授,講過:新加坡就是靠李光耀個人的家長式的統治,管制經濟發展起來的,所以新加坡的繁榮濟會隨著李光耀慢慢的衰退下去,而臺灣的民主在李登輝之後還是會前進的。

新加坡跟中共關係很好,比如在法輪功的問題上一直做中共的幫凶。新加坡雖然是獨立的國家,但在政治上、統治者的思想上比香港還要糟糕。香港不管怎麼樣,雖然沒有民主,但自由的傳統還是有的,所以還不敢露骨的鎮壓法輪功,所以胡錦濤對董建華很不滿意嘛。新加坡,中共說什麼,它就聽什麼。

記者:胡錦濤訪問東南亞,撒銀子,這些舉措與臺灣、反日等事件有什麼潛在的聯繫嗎?

阮銘先生:現在中共針對臺灣也好,針對日本也好,根本的就是針對美國,因為美國是自由民主國家的領袖,而中共是要成為奴役制度、獨裁專制的強權。

最近,美國國務卿萊斯在日本也講了:21世紀的亞洲,究竟是由自由來定格,還是由強權來定格?美國到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去,就是要形成全世界自由國家的聯盟,來制止中共強權的軍事擴張。

中共要對付自由國家的聯盟,反分裂法針對臺灣,實際上臺灣只是它的第一步,它的企圖是不斷把東南亞、菲律賓等周圍的國家都能控制起來,然後進行更大的軍事擴張。

其實這就是一個奴役制度和自由制度的競爭。現在有一些國家態度比較曖昧,比如:印度,它先是跟美國建立了戰略合作關係,溫家寶去的時候,又和中共建立戰略夥伴,然後,它覺得跟中共建立戰略夥伴還有問題,中共對它有威脅,所以後來又和日本建立戰略夥伴。

現在在錯綜複雜的形勢就是要爭奪主導權。中國和美國爭奪亞洲的主導權,美國聯合這些國家,中國就去破壞這個自由國家的聯盟,比如拉韓國一起拉反日、反美等。中共就是靠經濟利益收買鄰國對付美國,這樣一個假象是中國的奴役制度的最後的垂死掙扎。

這就是自由力量和中國力量之間的抗衡。但是我相信歷史的潮流總是自由民主的力量在前進,中共是垂死掙扎。我們大家都不要為假象所欺騙,比如印度,主要的危險是來自中國,而不是美國,因為美國是自由國家,不會去侵略。

中共現在就是靠外國的資本和中國的廉價勞工,在經濟和軍事上,跟自由民主對抗。只要我們自由國家的人民都聯合起來,只要我們自由民主制度覺醒起來,人民不要再受欺騙,共產專制的壽命就不長了。

記者:在退黨大潮中,更多人尤其是大陸民眾,逐漸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九評》在大陸傳播也很廣泛,大陸民眾也越來越有勇氣了。

阮銘先生:是的,這個非常有意義,對共產黨是一個很大的衝擊,直接在瓦解共產黨,共產黨很害怕,還要繼續喚醒更多的人退黨。(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