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戶籍調查:北京戶口的故事

2005-05-03 22:0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汪勤勤:苦學改變命運?

在一個放學後的下午,小姑娘汪勤勤坐在略顯破舊的校長辦公室裡,給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講述她自己上學的故事。

汪勤勤是北京行知實驗學校龔村小學五年級學生,她現在就讀的學校原來叫行知打工子弟小學,2003年學校取得了教委的審批手續,更名為行知實驗學校。這是一所專門接收外地來京的孩子就讀的民辦學校,學生中96%為農民工子女,普遍來自低收入家庭。現在在校生3000多人,其中小學生2000多人,初中生 1000人。

在行知實驗學校的一份資料上,有一張「十年漂泊圖」,顯示這所學校搬遷過八次。

李素梅是這所學校的創始人,她原來是河南息縣的民辦教師。1994年離開老家到北京來謀生,當時幾個親戚的孩子沒法唸書,她就在一個親戚的房子裡教孩子讀書,共有9個孩子。「我不能看著他們不讀書。那9個孩子讓我太感動了,我教他們認字,一節課,教了一黑板,他們還要求我再教,要求我留作業,要求我考試。學習的積極性特別高。當初的那9個孩子,有的已經回到老家上高中了」。

在汪勤勤的教室裡,貼著《行知學生行為歌》,「我是行知生,杲杲旭日升......心中有理想,心中方向明,何懼城鄉別,苦學改命運......」

李素梅說,行知學校的孩子小學畢業後,一部分會升入本校初中學習,一部分回到老家讀書。初中畢業的孩子面臨著更複雜的選擇,有的孩子結束學業跟著父母在北京打工,有的孩子回老家念高中、考中專。在北京上高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而所有的孩子都得回原籍參加高考。

苦學,是這些孩子改變自己命運的主觀努力。但苦學能改變這些農家子弟的命運嗎?記者問李素梅老師。「這個事情就沒法說了。」李素梅說: 「除非全國統一高考,錄取分數一樣,否則不會解決根本問題。」

喬豫京:在自己的產權房裡「暫住」

在一家媒體工作的喬先生要買房,因為沒有北京戶口,用朋友的戶口在北京昌平區天通苑買了經濟適用房。與這個朋友雖為摯交,他還是不得不慎重行事。因為他身邊有這樣的例子:他的一個朋友用別人的身份證買了一套房子,開始相安無事,後來被借身份證的那個人同妻子離了婚,妻子有權分享一半的房產,麻煩事由此而來。碰到講道理的事情還能通過協商公平解決,碰到不講道理的或者雙方反目成仇,沒有北京戶口的人只能自認倒霉。

現在,喬先生的房子仍然掛著朋友的名字,喬先生開玩笑地說,現在不能和朋友鬧彆扭,不然他一生氣,房子就成他的了。

「我們現在是在自己家裡暫住的外地人。」喬先生說。「我買了房子,有了恆產,我也有恆心在北京待下去,每月交的個人所得稅也超過普通的北京市民,為什麼不能給我戶口呢 ? 」

陳文林:有了工作居住證也難

同為外地人的陳先生在北京崇文區廣渠門有一套自己高價買的商品房,但是戶口問題仍然給他帶來了不便。

陳先生1993年來到北京,辛苦幹了六七年後,事業穩定下來,2000年,在亞運村工作的他,以當時的財力,看中了天通苑的一套經濟適用房,陳先生先以一位北京朋友的名義買了它,在購房後20天就辦了過戶手續,因為是借用朋友的戶口,按揭購房比較麻煩,陳先生一次性付清了房款。

2003年,北京市工作居住證政策出臺後,陳先生的單位在第一批辦理的單位之列,給他辦了工作居住證。按照政策,擁有北京市工作居住證的居民可以享受北京市市民待遇。雖然有了被稱為北京綠卡的工作居住證,但接下來的情況並不像陳先生想像得那樣簡單。

2004年,陳先生準備把經濟適用房買掉,再購買一套商品房。但當他拿著工作居住證來到售樓處時,工作人員表示沒有聽說過這種證件。「那個售樓工作人員說,『你給我這個沒用,你有暫住證嗎?把那個帶過來。'我當時反覆跟他解釋這個證件比暫住證還有用,後來那個人說去問問這個證能不能買房。」陳先生對記者說,一些政府部門的負責人也不知道有工作居住證這回事,反而要我來解釋。

董學藝:上了「三險」 心還是不安

董學藝本身是個城市人,但自從三年前從湖南來北京,雖然工作單位都屬於事業單位,但因為戶口沒能遷來,他的那個城市戶口在北京就形同虛設了,到目前為止,他也沒覺得自己與外地打工人員或農民工有什麼不同。

儘管他享有著許多農民工沒有得到的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和住房公積金等社會保障;儘管他有著體面的工作、固定的住房、穩定的收入,但他始終沒法認為自己是北京人。

  因為沒有北京戶口,自己不能是自己買的車法律上的主人;

  因為沒有北京戶口,經濟適用房的政策便遠離而去,即使在銀行住房信貸也享受著非北京市民的待遇;

  因為沒有北京戶口,考慮到未來子女在上學就業等各方面的不平等,至今仍單身一人。

  事實上,像小董這樣的人群在北京有著上百萬,他們的生活質量甚至在許多北京人的生活之上,但因為戶籍的限制,小董的檔案一直留在外地原單位,養老保險每年也是交在當地,北京的所在單位還建議他將醫療保險也在當地交,這讓小董明顯感覺到一種城市居民的邊緣化甚至真空感。生活工作在北京,醫療保險如果真在外地交,哪天有個病痛災害,還得千里迢迢叫家鄉人來或者回到地方按不知道什麼比例、規則去享受所謂的醫療保險?

何有福:打工十幾年 沒有當過選民

40多歲的四川民工何有福離開家鄉外出打工已經有十幾年了。這些年來,他輾轉於廣東、福建、上海、北京,當記者問起他最近一次是什麼時候行使過自己的選舉權時,他說他已經記不起來了。

當記者詢問他願不願意自費回老家一趟,去選人大代表時,他說,不要說我,我們工地上所有的民工都不會幹。

也許選什麼人當人大代表,對於何來福這樣的農民工來說,並不能比找到一份薪水更高的工作更讓他在意。但對於浙江商人於懷來說,心中就另有一番滋味了。於懷來京已有十年,事業已經發展得很不錯,然而他說,自己這麼多年在京生活、工作,年年為北京納稅,做了不遜於他人的貢獻,但是,他卻始終沒有機會在北京行使自己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這些生活在一個城市裡的「外來人口」究竟應該在哪裡選舉或者「競選」人大代表--中國各級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組成人員?如今已經成為選舉工作中的一個難題。

中國經濟時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