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還原歷史 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真相(4)

2005-04-29 09:1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事件雖平靜落幕,但一場針對法輪功的大魔難才要開始。
1.「4.25」事件是一大政治構陷?

中共當局對於如何看待法輪功,一直存有不同意見的幾派人士。其中,有少數人士為了撈取政治資本,不斷伺機對法輪功進行破壞。根據中央社(臺北 5/4/99)的報導,4.25事件是政法系統幕後策劃的欲擒故縱和苦肉計,意圖製造中南海感受到威脅的假象,以達到取締法輪功的目的。

法輪功於1992年傳出之後不久,就受到國家有關部門的注意,一些善於投機鑽營者也開始了自己的盤算。1996年,當時擔任國務院秘書長的羅干私自下令公安部門對法輪功進行秘密調查。公安系統派出大量人員在全國各地參與法輪功學員的煉功活動,但從未獲得任何證據證明法輪功有非法活動。

儘管查無實據,1998年初調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羅干極力主張取締法輪功,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否定了這一意見。被傳與羅干有連襟關係的何祚庥是中科院的「紅色院士」。何祚庥不斷在大陸媒體公開批判法輪功,以引發事端,配合羅干的「取締有理」。在「4.25事件」發生 之後,羅干在向上匯報時聲稱,法輪功擁有幾千萬信眾,具有宗教迷信色彩;創始人李洪志身居美國,疑有複雜的國際背景,將以「真善忍」為原則的法輪功說成社 會的不穩定因素。

據一些當事人介紹,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請願,公安部門在事發前3天已經掌握訊息並密切監控,卻知情不報,甘願事後被批評。這是不是羅干的苦肉計?公安部門嚴密監視廣大群眾的活動,何時從何處乘何種交通工具來京全有錄像為證(見CCTV《4/25非法聚集事件的真相》);公安人員奉命引導群眾來到中南海,安排策劃了這一場震驚世界的事。公安機關是否在見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路經北京,才決定在天津抓人、打人、抄家,把矛盾擴大到非找中央不可的地步,這一切的一切所顯示的陰謀痕跡,普通社會人士尚無法瞭解內情。

2.公安人員指揮「包圍」中南海

有不少證據顯示,天津暴力事件和「4.25事件」是公安預謀的陷阱,但以道義為重的法輪功學員仍坦然面對。

據知情者說,當時羅干、何祚庥等人對法輪功學員進京之事似乎瞭如指掌,包括何處開車進京,在何車站下車,經什麼路口才能向中南海聚集,並事先安排了攝像機對每個參與者進行掃瞄。

就在4.25清晨當部分法輪功學員進城後,何祚庥擔心人不多引不起中央領導警惕,就向連襟獻計曰:「只有把事情進一步鬧大,這樣才能使中央作出鎮壓法輪功的 決定。」於是,羅干緊急命令取消路障,並用武裝警察把被擋在中南海外圍的大批法輪功學員,有次序地引入中南海區域形成「包圍圈」;何本人還幾次到現場觀察,又一次還故意露面妄圖挑起爭鬥,不過因法輪功學員沒人理他而作罷。隨後,他夥同羅干終於勸說「心眼小得不行」的江××躲在防彈車裡「實地考察」,使後者妒火中燒。

據當事人證實,一開始,學員們是在府右街附近集結(國務院信訪辦所在地)。人越來越多了,南北約兩公里長的府右街,南口站到了長安街,北口和西安門大街交叉向東快到了北海,向西也望不到頭,但緊靠中南海圍牆的人行道上沒有學員,只有警衛和警察。
後來,幾位武警來告訴學員說:這裡不安全,那裡不行等等。從而在武警人員的引領下,學員在不知不覺中分為兩路,把中南海圍成一圈。

根據一位目擊者的敘述,天津事件發展過程中的4月24日晚,已有在公安部門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遞名片,向中南海當局說明要反映情況,但未引起公安的重視。24日晚9點多,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大道旁已有部分陸續從北京郊區趕來的法輪功學員。

25 日清晨6點多,這位目擊者來到府右街北口,發現警察已堵在進入中南海的路口。不久出現了一幕驚人之事:警察先把法輪功學員的隊伍從馬路東口引到西口;然後 又指揮著隊伍,由北向南緩緩地向中南海正門行進;同時,另一隊正由南向北一路而來。兩行隊伍在警察的指揮下正好在中南海正門相遇會合成一隊。據各媒體的報 導,彙集人數大約有萬名以上。

一位「4.25」當事人投書明慧網寫道:「我們到警察指定的地方坐下,剛看了幾頁書又有幾個警察過來喊:「起 來!起來!跟我們走,到前面大院去,首長在那裡接見你們。」於是我們跟著警察從南往北走,走了不到200米遠,就看到對面也由幾個警察帶領著大法學員從北 往南走來。當兩隊學員接近時,就讓我們原地坐下……後來才知道這些警察把我們這些善良的修煉人指揮來指揮去,讓我們從東走到西,從南走到北,原來是把我們帶進羅乾等人所設的陷阱裡去,使其能用來誣蔑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 (如圖)
示意圖說明:* 代表學員所站位置。
(北)
--------------------------------------------------------------------
**************************************************
西 安 門 大 街
*******************
----------------------------- * --------------------------------
|* 府 |
|* 國務院西門
|* 右 - 中
(西) |* | 南 (東)
|* 國務院西門 海
|* 街 -
-----------------------------|* |-------|新華門|---------------

長 安 街

---------------------------------- ----------------------------
| |
| (南) |
「4.25」事發的前3天,公安部門已經掌握訊息並密切監控,卻知情不報,甘願事後被批評。又據報導,事發後有人請求何祚庥發表評論,何說:目前不去評論,因為不想打亂整個部署(5/5/99 電子《明報》)。

據此,「4.25」事件是否某些人在幕後部署?而何祚庥刊登的文章,包括後來天津公安局逮捕法輪功學員,是否都是整個部署的一個步驟、一個環節、一個陷阱?

3.緊鑼密鼓  恐怖鎮壓日益逼近

在事發後,中共便已定下要抓人與滅絕法輪功的基調。4月27日便透過新華社指出:「對各種煉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有不同看法和意見是允許的,可 以依法通過正常渠道反映,而不應聚集在中南海周圍。這種聚集影響中央、國務院機關周圍的公共秩序和人民群眾的正常生活,是完全錯誤的。對借煉功之名危害社 會穩定的,要依法處理。」

此決策一出,便有不少媒體記者預測某些法輪功學員可能會被捕或被判刑。果然在4月28日,便傳出「中南海靜坐的四 名主要領導人已被扣留」(4/28/99 《聯合報》)。而在數日之後,當局又透過居民委員會、各級單位、黨組織等系統,蒐集掌握法輪功學員的「名單」(5/4/99 《聯合報》)。

接著在6月初,傳聞中共召開緊急會議,將法輪功定為×教,且計畫不久的將來就要開始抓人;也傳聞將透過減少貿易順差的方式,不惜以5億美元的代價,企圖引渡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回國(6/2/99 《中央日報》)。而各地煉功點的負責人/聯繫人,已遭電話竊聽、跟蹤尾隨;言論和行動均被嚴密監控;並且威脅修煉者不得繼續修煉法輪功,否則一律開除公職。軍人修煉者被威脅開除黨籍(對中共黨員,尤其服公職的黨員而言,開除黨籍無異於判處公職上的死刑)、軍籍;學生則被威脅開除學籍(6/2/99 《中央日報》)。有些地區的修煉者住所附近有警車停泊,也有些大法弟子透露警方甚至有意製造事端,似有促使矛盾激化的意圖(6/3/99 《中國時報》)。

北京也針對法輪功發出第一份文件,下達至各地方政府部門、中央直屬單位和各大專院校,宣布法輪功弟子借煉功為名,在各地公眾地方的所謂「弘法」活動不再允許,並且下令所有學校,包括大、中、小學不得租借場地給法輪功弟子進行活動。同時,城市的學員說,他們在公園的早晨煉功活動受到騷擾(6/3/99 《中國時報》)。

對於當局要以5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作為交換條件,企圖引渡李洪志先生回國,並把法輪功定為× 教的傳聞,李先生於6月2日發表了題為「我的一點感想」的文章,向中共當局善意解釋:他只是教人向善,對政治沒有興趣;法輪功的修煉者並未搞迷信;法輪功 不是邪教。為此,法輪功的學員也再度到北京,希望當局給個「說法」。而當局在和這些學員見面時,要學員們相信政府沒有要封殺法輪功的政策(6/6/99 電子《明報》)。

6月3日有大批來自外地的法輪功學員集結於北京,準備再次向中央陳情。6月4日晚間當局派出大批警員檢查各大小旅館,將發現的上訪學員送離北京,並在通往中南海周圍地區的街道口戒備,將企圖到中南海門外的法輪功學員驅離(6/6/99 電子《明報》)。

針對各種鎮壓法輪功的傳言,6月14日中央信訪辦和國務院信訪辦發出聯合聲明,稱政府對法輪功從未鎮壓,也從未禁止,要求法輪功學員不要聽信謠言,也澄清並沒有要引渡在國外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也不會開除參加煉功的黨員、共青團員的黨籍、團籍,甚至開除公職(6/14/99 《中央社》)。

雖然當局極力澄清將全面鎮壓法輪功的謠言,可是6/21卻又透過《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要求黨員幹部帶頭高舉唯物論及無神論的旗子。此舉無異於宣示將對 黨員幹部煉功者進行清查整治。相關部門在中南海事件之後,對法輪功的發展情況進行了全面調查,赫然發現各地法輪功的義務聯繫人大多數是共產黨員及機關干 部,不少還是擁有多年黨齡的離退休幹部。對於這種情況,妒忌狹隘的江澤民十分震驚。但礙於憲法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不能明白直接禁止非黨員民眾學煉 法輪功。可是,對於黨員,高層卻決心動用黨紀進行整治,對不聽勸的黨員,將以黨紀嚴懲。《人民日報》的文章就是一個訊號(6/21/99 《中央社》)。

6月以後,各地方機關也紛紛傳達中央文件,將法輪功定性為「邪教」,要求各單位不要提供地方給法輪功學員煉功,又要求黨員幹部必須停煉法輪功,否則將嚴加處理。

6月中,有一萬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聯名致函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及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要求當局允許公開煉功以及合法出版法輪功相關書籍;並說明法輪功不是宗教,更非邪教;不是迷信,而是科學(6/24/99 《中央社》)。

為 更有效地剷除法輪功,江澤民和羅干選定山東與江西作為全面剷除法輪功的試驗地。就在6月14日發布從未鎮壓禁止法輪功的3天後,山東省便發下文件,要求共產黨員和政府公務員的法輪功學員停止修煉。當一些法輪功學員拿出兩信訪辦的通知與之對質時,官員稱那是給外國人看的,是緩兵之計。據悉,當時江羅的計畫是 先在山東與江西試行全面剷除法輪功的工作,而在其它地方以監視為主要方法,以穩住法輪功修煉者的心(7/21/99 《中國時報》)。

事實上,江澤民和羅干濫用職權,於6月26日起,已經公開出動公安人員,在長安街沿線的法輪功煉功處,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清理;緊接著對法輪功展開北京全城 的大規模清理,禁止學員在公眾場所煉功(6/28/99 《中央社》)。接著江羅又以中共名義於7月初致電各省市,要求每名中共黨員要向中央匯報自己「是否信法輪功」(7/5/99 《中央社》)。

江 澤民和羅干還動用所有宣傳機構,製造法輪功以及李先生的「罪狀」。一開始,大陸各種傳媒對「4.25」事件報導不多,但從6月下旬以後便展開各種批評。並 於6月13日設立一反法輪功網站,取名「世界反法輪功大聯盟」(該網站於6/20開始運作)刊登文章,捏造事實,中傷、詆毀、污蔑李先生與法輪功 (6/22/99《中央社》)。之後,更找來一些想要利用法輪功牟利,而被李先生批評的原法輪功學員,炮製一些所謂的「揭發材料」,在中央電視臺播放,並栽贓法輪功「導致1400人死亡」。這種炮製李洪志先生「罪狀」的行為到最近還在進行。

可以看出,意欲徹底剷除法輪功的一夥一直在玩兩面手法。一方面在羅織及炮製「罪證」,為日後剷除法輪功做準備工作;另一方面,卻又大肆欺騙,宣稱不會禁止法輪功。此一構陷工作大致上於6月底7月初已經完成。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