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共產領袖們的私生活

2004-11-04 21:5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共產黨領袖們教導大眾常說甚麼「共產主義道德品質」「為人民服務」,差不多都是鬼話。馬克思婚外生子、列寧嫖妓染梅毒、斯大林霸佔歌星被控訴、毛澤東縱情聲色、江澤民淫亂、羅馬尼亞黨魁齊奧賽斯庫全家雞犬升天、古巴黨酋卡斯特羅外域銀存款若干億、北朝鮮吃人魔王金日成子孫日費萬金,共產黨領袖們的言行不一、表裡相反,從祖師爺馬克思就已開始。

馬克思的私生子

馬克思標榜與燕妮的純潔愛情,又與陪嫁的女保姆私通,引發與燕妮的婚姻危機。恩格斯為了照顧「革命領袖」的威信,向燕妮謊稱自己是孩子之父,還將這個男孩撫養成人。一直到死前才透露秘密。孩子取名為亨利.弗裡德利希.穆特(弗裡德利希是恩格斯名字,穆特是女僕名字)。這私生子的故事不是來自市民的口頭文學,而是公開在東德的紀念館裡。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剖析了剩餘價值,論證了工人階級的絕對貧困與相對貧困,但在親身實踐中對女僕連工資都不給。海倫德穆特是陪嫁的女奴,無償地為馬克思一家操持家務,做飯、洗衣、照顧孩子,辛苦一生,還有超經濟剝削充當馬克思性奴,懷孕生子。

程映虹先生在其文章《馬克思的私生子》中寫道:恩格斯死在馬克思之後。他患喉癌而死,臨死前不能說話,在一個紙盤上寫下了:「弗裡德利希是馬克思的兒子,圖西把她的父親理想化了。」 弗裡德利希就是那個男孩,而圖西是馬克思的女兒,當時在恩格斯身邊,她一直以為自己的父親潔白無瑕,亨利真的是恩格斯的兒子。

馬克思臨死前說了句警人的話:「我從來都不是馬克思主義者」。這句話在馬克思傳及馬克思女婿拉法格回憶錄中均有記述。但歷來都被聯共、中共及各國共產諱莫如深,禁止宣傳,成為歷史絕密。

列寧死於梅毒

史稱列寧 「一生不二色」,只有一個妻子克魯普斯卡婭。但是最近三位以色列醫師在《歐洲神經學學刊》發表報告指出說,根據蘇聯一九九一年崩解後開放的文件、驗屍報告以及治療過列寧但被要求永保沉默的醫師所做的解釋,醫師們推定列寧死於梅毒。史料記載,列寧在革命之前,開始覺得無法忍受噪音。另據他的同志在回憶錄中透露,列寧變得暴躁易怒,有時甚至失控。三位醫師中的神經學專家芬科史丹說,這正是梅毒侵入的症狀。

另外一個有力證據是,治療列寧的醫師團包括梅毒專家,並於一九二二年開Salvarsan (灑爾佛散)給列寧治病,這種藥又稱六○六,專門醫治梅毒。一位知名的梅毒專家在被問及列寧的病情時回答說,「大家都知道我是治療哪一種腦部疾病」。

三位以色列醫師表示,列寧的遺體至今保存在莫斯科供世人瞻仰,只要開棺驗屍,就能徹底解開列寧是否罹患梅毒的謎團,但他們認為,這一天大概永遠不會到來。

這些秘史逐漸被抖了出來。有評論說,共產領袖標榜自己是上帝的牧羊人、精神界的大祭司、道德的化身。他教育大眾要忠貞不二,不能搞「杯水主義」的愛情。他自己怎麼可能患上梅毒呢?他基本上是連感冒也不應該害的。不然怎麼說是唯一正確、絕對正確,是光榮、偉大的指路明燈? 所以列寧的病一直是黨內的最高機密。

隨著九十年代蘇聯的解體和蘇共檔案的公開,人們瞭解到被掩蓋了大半個世紀的一些蘇共領袖們私生活秘密和共產革命歷史上確實存在的「共妻」現象。

《開放》雜誌二千年十一月號刊登劉蘇《以革命的名義共產共妻》。十月革命的史料曾宣布,十五至二十五歲的婦女必須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要行使此權利可向革命機關申講許可證。布爾甚維克憑證可以「公有化」十個姑娘。

1990年第十期俄國《祖國》雜誌對俄共初期的共妻現象曾有全面揭露:一九一八年三月,葉卡捷琳娜堡公有化資產階級婦女的行為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在城市公園的一次圍獵行動中,四個姑娘當場被強姦,有二十五個被送往波羅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爾甚維克佔據的旅店,悉數被強姦。一個五年級(小學)的女生連續十二個晝夜被紅軍輪姦,然後被綁在樹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終被槍殺。

由此看來,列寧因染性病去世或許不足為奇。而以後的共黨領袖將「黨的光榮傳統」發揚光大亦是必然。中共在農村「打土豪分田地」時不但把田地給分了,還把那些丈夫還健在的地主富農的老婆、兒媳和未婚的女兒強迫分給了貧下中農。

臺前幕後毛澤東

共產共妻,聽起來以為是個笑話,讓人認為不可能相信是真的。過去中共的一些宣傳材料上時常指責:反動派污共產黨「共產共妻」。在共產黨長期的革命中,普通人要經受極嚴酷的禁慾主義的制約。尤其在毛澤東時代,社會上對性的禁忌到清教徒的程度,人們對共產黨的宣傳也就信已為真。

毛澤東號召大眾禁慾。他教導人民「做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高尚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現今在中國境內流通的官方回憶錄和毛的肖像,皆一成不變地表現他是一位英明愛民的帝王,「是人民大救星」。

九四年,在毛澤東身邊工作了二十二年之久的李志綏出版《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一書,描述毛澤東「縱情聲色犬馬」,「過的是糜爛透頂的生活」,「一貫以女人為玩物」,「熱中於以道家房中術御女」,他徵召大批美麗、年輕的女孩入宮,「女人像上菜般輪番貢入」。

九○年底,大陸流亡作家京夫子出版的《毛澤東和他的女人們》一書統計,跟毛澤東有著超越「同志關係」的女人,「實在多於過江之鯽」。名女人即有十幾位之眾。其中與毛相從最久、影響最深的是四位:楊開慧、賀子珍、江青、張玉鳳。有人說毛的行為當得嚴重的淫亂罪名,違反了婚姻法。

有外國記者採訪李志綏,問他為甚麼寫這本書?李答:「我是一個共產黨員,當我長期跟隨領袖,發現我們的領袖竟是如此一個與公開宣傳的形象完全相反的人,我感到異常寒心。我若不在有生之年寫出真相,我對不起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

李志綏寫道:「一九五九年以前,我崇拜他,仰望他如泰山北斗…一九五九年以後,我逐漸…進入他的生活實際。原來他正如演員一樣,除去前臺的經過種種化裝的他以外,還有一個後臺的真實的他在。」

毛愛看宮廷權術類的書,如《資治通鑒》、明史等等,這是為了他奪權、掌權、用權能得心應手。李志綏說,二十多年從未見毛看馬克思的書。毛的秘書之一,前湖南省委宣傳部長李銳證明,毛從未看過馬克思的《資本論》。但抬轎者吹捧「毛澤東把馬列主義運用於中國革命」,「毛澤東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毛既不是馬克思主義者,這就只能解釋毛打著馬克思主義的幌子,欺騙群眾,利用人民為他個人稱霸中國稱霸世界賣命。

一九九五年二月十三日,《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出版後不到四個月,已著手撰寫第二本書《中南海回想錄》的李志綏猝逝於他在美國的寓所。他的次子李二重懷疑其父死於謀殺。中共方面指責《回憶錄》「對毛澤東的形象造成重大傷害」。

江澤民的緋聞女人

剛剛下臺的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也是中共流氓史上把共產黨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把戲演繹到爐火純青的魔鬼。他殺害法輪功和異見人士不眨眼,嘴裡喊的是「以德治國」;他同多個女人關係曖昧,卻不得不帶著髮妻到處走,顯示其是正人君子。

江喜歡與女性在一起,是公開的秘密。江澤民在位期間與其有染的女性,知名人物就有四位:國務委員陳至立,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中央電視臺主播李瑞英,歌星宋祖英。而一般民間女性還不知道有多少。江氏的私生活在中下層官員飯局中被當作笑話:甚麼「南陳北吳廣東黃」、「宋周雙星加瑞英」等。

去年兩會期間, 二戰歷史專家呂加平要求調查江的嚴重歷史和出身問題以及有關江、宋不正常關係的事。呂通過內部渠道把相關資料送交中共最高領導層和最高權力機構。

香港開放雜誌說,最近幾年,江宋「緋聞」傳至大江南北,直到社會底層。各種笑話和民謠在民間也隨之出籠。一則民謠說:「江澤民出門帶著貓頭鷹(影射原配夫人),睡覺摟著李瑞英(CCTV名牌播音員),聽歌要聽宋祖英。」

另一則說江澤民「找問題閉眼,瞧胡溫斜眼,見成績瞪眼,數鈔票紅眼,瞅靚女色眼,遇元老翻眼,對軍頭白眼,到斬首傻眼。」

中國的言論控制一向是嚴苛的。過去毛澤東、鄧小平等在位時,中國的民間從來不敢像現在這樣四處傳播、到處津津有味地議論領導人的醜聞。《開放》引述大陸一位學者指出,江澤民可以說毫無魅力,人人討厭,黨內左中右都巴不得他早點下臺。現在全國傳得街知巷聞的關於江澤民與宋祖英的緋聞,也可說是全國民眾普遍反感江澤民的一個訊號。

缺乏道德的根子

共產黨黨史顯示,共產黨是靠流氓起家,當初巴黎公社就是一幫流氓造反。共產黨也一直講自己是流氓無產者。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則指出:「流氓無產階級是舊社會最下層中消極腐化的部分。」

有學者就指出,如果說一般意義上的流氓是打家劫舍、嘯聚山林,那麼這些共產流氓們常常是在正義的名義下、行不義之舉;這不僅僅反映在共產領袖們的私生活上,更體現為它致力於篡改規矩、原則,游離於道德和準則的邊緣,矇騙民眾。它對現有社會體制或社會根本原則極具顛覆性和破壞性。這是共產流氓者的特點。就比如中共,它表面說講人權,關起門來就殺自己的國民;表面說反恐,背地裏向世界輸出恐怖;一面標榜熱愛和平,一面武力威脅弱國;聲稱要融入國際社會,暗地裡用金錢利益腐蝕主流世界的民主自由規則。

由於缺乏道德的根子,加上流氓無產階級的愚昧,共產黨所演繹的這種極端表裡不一的欺詐行為,也更具有破壞性,是人類社會的大威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