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聲援漢源民眾抗匪 憤怒譴責中共 迎接民主高潮!

2004-10-31 07:10 作者:孫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海外堅持民主鬥爭的朋友們,對中國民主進程的形勢估計上有不足之嫌,每一天,中國的政治形勢都在上一個新台階,刷新一次記錄,但我們的策略沒有跟上形勢的推進,共產黨的鎮壓已經越過了個案而走上了事件鎮壓,但我們這在糾纏個案,沒給新形勢以對等關注。進入十月,大規摸的反共產黨風瀑後浪推前浪,可以說已經洶湧澎湃。但海外輿論沒及時到位,沒有對發生在榆林、萬縣、蚌埠、西安的重大事件做出足夠量的呼應。時至眼下,個人個案就像汪洋裡的一滴水,與當下發生的大事件相比簡直太蒼白無力,所以到了把目光從個人個案移轉到對大規模事件的關注上來的時侯了,把精力投入到對大風潮的指導、組織、批評、聲援上來。

這才幾天,政治形勢就有了超越估計的驚人變化。

中共中央綜合治理委員會發布的九月份全國示威風潮的形勢調查統計,已經遠遠落後,根本不能做為估計十月形勢的參照。無論是共黨還是我們,都落在形勢之後,一進入十月就超越九月份所可能做的最冒險的估計----今天,漢源事態被披露,它差不多象徵著中國就要邁進或己邁上百熱化對峙時期。十月份大規模的抗爭有榆林三岔灣、陝西西安紡織廠、山東濟寧百貨、南京醫院示威、瀋陽七人集體自殺、重慶萬州抗暴、安徽蚌埠退休老人大遊行……真可謂,眼珠子還沒轉過彎,又接上四川漢源十萬人大抗暴……如此短暫的時間發生如此大規模的如此瀕率的反暴政風瀑,它證明了什麼呢?

我認為它證明了中國社會的矛盾已經到了壓也無處可壓,蓋也蓋不住,沒有餘地再行後退的地步。已經處在羽箭抵胸,利刃逼頸的關口,最後的防線被共產黨的殘暴高壓擠爆了。

共產政權這架大機器已經就要自己卡殼,轉不動了。

江賊民政權的前半期是播災種禍,到後半期這些施政已經變成矛盾暴露出來,伶俐智昏的江澤民卻把本應用做管理的政權拿為壓制矛盾的工具,其用心不放在如何發現矛盾性質,尋找疏導規律和可能,而是用高壓來擺平社會弱者或者用暴力來掃平民眾訴求,矛盾不是被理順或排解,而是暫時地被壓下去和被往後推遲。使矛盾在質與量上都以幾何的方式急速積累,喪失了在理性對話下用合法方式解決的時機,使六四屠殺以來的各式各樣的社會矛盾被壓縮到最後防線裡發酵麇集。到今天,胡溫接權後本尚有最後一線餘地,雖然是很脆弱很不把握,但畢竟多多少少還算是一點點喘息餘地,如果碰上大手筆是有可能在社會自爆前完成疏導,尋出一線和平希望的。遺憾的是胡錦濤是一個只可「被由之」卻難以「達知之」的雷鋒式人物,被習慣包括著,不能思辯,鼠目寸光,看不到江澤民上海幫的為孽對文化倫理所完成的游離解構,其破壞是徹底的,更覺察不到江澤民的為惡給他胡錦濤造成可藉助的強大勢能,如果他有足夠的勇氣與果決,本可藉著蔣醫生傳給他的反sars角球,一個破腳摔死江澤民,掃清除惡反正的障礙。當時在下心急如焚,曾向其發出《逮捕江澤民》的呼籲,可措他當了耳旁風。他本是可以完成逮捕,為民族立其大功的,至少社會的兩大創傷可以迎刃而解:平反八九民運;平反法輪功,從而引社會走進對腐敗的扼制。再經由兩三個執政期的努力,差不多可以初步奠定一個恢復期。

但是,平民的胡錦濤卻缺乏人民性,他們的平民身份造成了一種社會麻痺;加上他的確又不是江澤民那麼一條潑痞、滾刀肉,那張被江澤民崩的太緊的弓若還在江澤民手裡依舊這麼崩緊,或許可能多維持三天兩早上。但政權一經傳到他手裡在某種程度上就伴有一種社會的肓目希望,具有相當的欺騙性,胡溫出身平民,這一點無形中把他們向人民拉近了一段距離,在覺不到的情況下起到一些緩和,偏又有sars來助,造成短暫的緩衝,但無情的歷史一醒過味來,社會卻已經沉到懸崖底下!通過社會批判尋求共識和引流來完成緩解的時機沒有了:中國的社會對抗已經箭在弦,彈在堂。中共四中全會的九月中國社會矛盾達到了高峰,可一進十月,政治形勢急轉直上,九月的高鋒簡直成了小兒科,十月,刷新了中共篡國以來的歷史,在普遍、烈度、頻率上都創出新高,已經展現出明年政治形勢的大概輪廓。在我們的腳已要踏過十月門檻時,如果還感把不准明年、後年的急烈脈博,就實在是有些麻木。

有一位萬州的七九鬥士向我說,就連六、七十歲的老漢,老太太都憤怒的難以抑制,個個眼冒殺機,要是手頭有炸藥沒有人會猶豫,這不是青年人的激動,而是些善良的老人啊,尚有一線線希望,六、七十歲的老人能不顧命的往上衝?

萬縣餘波未平,蚌埠萬名老人就接上了,咱們的張林報告說:那坐在警車裡的拿望遠鏡獵獲事態的政府頭頭都不寒而慄,那是一些要走進風瀟瀟,一去不復返的老人,老人!全是些爺爺奶奶,像蚌埠這麼大的城市能聚起足以讓交通癱瘓三天的爺爺奶奶,中國社會的黑暗達到了何種程度也就可以有個大概了,張林的報告還沒寫完,更大規模、更強震度的漢源反暴大起義又接上了……

一位叫水鏡的先生在《博訊論壇》說:共產黨實際上已經喪失控制事態的能力了;老友火戈和更多的朋反們則說:中國形勢一觸即發或中國已處在火山口上了。應該說這些估計不是盲動也不是出於急躁。

事到今天,共產黨留給人民的也只有一條路:起義!

要知道,政權是一架按照規律運行的機器,它的各個部件、齒輪是按照自己的原理嚴密地組織起來的,一扣扣,一環環,那是來不得半點馬虎的。任一齒輪、部件的輕微磨損都必須及時維修,保養。而滾刀肉江澤民是只瘋狗,並不問這架機器(他根本不懂又怎麼會問呢)是不是帶病、帶傷運轉,是不是殘跡運轉?他是只要看車還沒倒,就張牙舞爪揮著鞭往前趕,他不知什麼是餘地,也從來不會想到要留余。因此到他卸了任,這架交到胡錦濤手裡的破機器就近於轉不動,不發生交接照老樣子緊崩著,慣力或許還能轉幾天,但一跤接,又經歷了抗sars、和孫志剛事件所引起的一陣模糊朦朧的短暫錯位,到了今天就轉不下去了!

所謂氣數,就是任何事情都有它自身的性質和規律,人不能隨心所欲地抗拒它。

世界是實在的,人是實在的,但黨是虛設的。不能為了虛設的破鞋去削腳。壓迫本就不對,更不能越了極限。

當了民族領袖的人需要大智和大勇,這大智丈勇的根本方面就是理解人是人的不能動搖的原則,牢牢地站在人類本位上,人除了對人不對任胡說負責,什麼亂七八糟的共產黨,社會主義,馬、列、毛、鄧、「三代」……統統滾他媽的蛋!連這點智慧勇氣都沒有,他不眼睜睜地看著民族沉入谷底,墜進火坑才叫怪呢。

漢源的形勢十分緊張,海外朋友都應喊起來,撕破嗓子地喊,為我們的同胞,為我們的親人,為我們的民族。

我們應把輿論的關注點從個案轉移到重大事件上來了。

為迎接民主高潮的到來!

衝啊!朋友們。

30日午時匆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