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生存壓力過大而無人願當 中小學經歷班主任危機

2004-07-28 16:2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下學期不再當班主任了!」這是在一次互動式培訓中,一位老師寫下的惟一一條願望。記者翻閱了近30個老師的回答,竟有一半左右寫下了同樣的願望。

  海淀區一普通中學的李老師自畢業開始已經當了8年班主任了,一聽下學期自己又要接一個班,李老師決定辭職。他告訴記者:「這麼多年的班主任,我已經當怕了,每天象上滿了弦一樣,再不停下來我就要崩潰了。」

  據悉,杭州市教科所曾對市區30所學校近2000名教師進行過心理健康狀況調查,結果表明,有76%的教師感到職業壓力很大。其中畢業班的教師和班主任壓力大於非畢業班和不當班主任的老師。

  在巨大壓力之下,教師很容易產生「心理危機」,而其引發的後果,要比其他行業的人可怕得多。因為,在師生關係中,學生很可能成為這種「危機」的受害者。教育學博士、首都師範大學教授田國秀指出,老師,尤其是那些與學生朝夕相處的班主任的壓力問題必須引起社會的足夠重視!

  超負荷工作讓班主任疲於應付

  以下是一位班主任的一天。

  早上7點之前已經到校,主要工作是監督早自習、收作業、檢查髮型;之後「盯」早操;早操之後學生開始上課,老師開始處理早自習時發生的突發事件、改作業、備課、上課;課間,則要監督學生別打鬧、別破壞衛生、別抽煙;中午監督學生吃飯別浪費糧食(有的學校還要求學生不能在學校洗餐具,這也是班主任要監督的內容);午飯後看著學生午睡(主要是保證學生不出教室);下午又是上課;課後再找學生談心、監督學生打掃衛生。直到學生走出校門,剩下的時間才基本屬於班主任自己,他們要用這段時間備課、處理個別問題。

  這樣一天下來,班主任們已經累得筋疲力盡了。

  一項統計表明,我國中小學教師人均日勞動時間為9.67小時,比其他崗位的一般職工多1.67小時。

  比勞累更可怕的是,很多老師覺得這樣瑣碎的工作沒有成就感。「我覺得自己的工作就像管家婆,根本談不上創造性,沒意思。」一位班主任老師這樣評價。

  這還只是管理班級一攤兒工作,當班主任的老師一般都是學校的教學骨幹,教學改革、課程改革他們都是主力,研討、學習、做公開課幾乎把管理班級以外的時間全部填滿。

  評價體系把班主任逼上反教育的境地

  北京市密雲縣教委人事科的劉科長介紹,教育體制目前還存在一些不協調的因素。從大的方面看,目前小學沒有升學考試的壓力,很多地區鼓勵小學老師在教學中努力創新,注重學生全面素質的培養,但到了中學,有了中考、高考兩項「硬」指標,學校不得不把應試教育的東西再搬出來---素質教育實際上成了口號。

  很多中學老師抱怨,現在小學的教育質量越來越低了;而小學老師則認為,我們注重的是學生的全面成長,是真正的素質教育。

  再具體到學校,學校鼓勵老師們搞創新,但是對老師的評價卻還遵循應試教育的一套:對教學的評價完全按照學生的分數,學生分數高老師的評價得分就高。有位中學班主任老師抱怨,過去都說「分是老師的法寳學生的命根」,可實際上,「分數現在也是老師的命根」。

  對於學校評價班主任的指標,不少老師認為不合理,一位男老師說:「學校規定學生的髮型,甚至頭髮往哪邊偏都得統一,這樣的規定根本不合理。但是,這是衡量我工作業績的一個指標。我連自己都說服不了,怎麼說服學生?」「要求學生在校時整齊劃一併沒有錯,但是要求絕對的統一,顯然不符合學生的發展需求。學校的這種做法,其實是把老師們逼上了反教育的境地。老師們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是很痛苦的,他們的心理壓力可想而知。」田老師說。

  生存壓力迫近中小學教師

  隨著我國改革的不斷深入,很多人由原來的「國家人」變成了「單位人」,教師也不例外。

  劉科長介紹,目前北京市的中小學教師都已改為聘任合同制。對於教師來說,「鐵飯碗」沒了,生存的壓力就來了,特別是一些小學老師,這方面的壓力就更大了。

  張老師這個暑假接受了廚工培訓,據瞭解,他所在的地區已經開始出現教師資源過剩的趨勢,區教委為老師們開辦了一些轉崗培訓,廚工就是其中之一。一位小學老師說:「現在都是獨生子,眼見著學生的人數在減少,我真的很擔心有一天自己會下崗。」

  除了下崗的壓力外,不斷提升自己也是一個生存壓力。目前北京市要求每一位中小學教師都要接受繼續教育,5年內要修滿36個學分,每聽10節課是一個學分。為了達到這個要求,很多教師不得不佔用休息時間參加培訓,這給本來就已經超負荷工作的教師,又加上了一個負擔。

  對於一些不太發達地區的老師來說還有學歷壓力。為了提高教育水平,國家對教師的學歷要求越來越高,而很多欠發達地區教育資源不夠豐富,不少老師只具有中等教育水平,為了學歷能達標,這些老師就得再擠出一些時間和精力來。

  學生的心態給班主任工作增加了難度

  四川一位姓田的老師在給記者的信裡這樣說:「沒有一位老師不希望自己的學生成為為理想而活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它是支撐我們不斷進取的加油站。」的確,學生的健康發展是每位老師最大的心願,雖然工作很忙、很累,但大多數教師還是願意不斷改進自己的工作方法,使自己的工作更有效。

  今年才大學畢業的班主任李老師,在北京一所不錯的中學任教。剛剛接手一個班的他,為了能使新入學的同學們盡快熟悉起來,決定在暑假裡組織一次集體的滾軸溜冰。但是讓李老師沒有想到的是,在通知同學時,部分學生的答覆卻是這樣的:「有必要嗎?大家都衝著高考,學習唄,搞得再熟有什麼用!」

  李老師說:「聽了這話,真是感到當頭一盆冷水,怎麼做好這個班的工作我一下心裏就沒底了。」

  一位教育專家介紹,從表面上看,現在的學生張揚、有個性、敢作敢為,但其實他們內心很封閉,一般的說教很難觸動他們,只有真正走入他們的心靈的教育才能起作用。這給學校的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給班主任的工作增加了難度。

  媒體關注讓老師們害怕

  現在的媒體越來越關注教育,有關師生關係的報導也很多。但是一些媒體報導,過分關注某些惡性事件。「惡魔教師」雖然是個別現象,但這種大肆渲染卻在客觀上給老師們帶來了極大精神壓力。「我很怕看這樣的報導,只要一出事,板子肯定打在我們身上。」豐臺區的一位老師說。據報導,一位老師因與學生發生矛盾,動手打了學生,結果怕自己成了「惡魔教師」,走上自殺道路。

  於是,很多老師從「怕出事」,發展到了「怕『上邊』知道出事」。

  在一些中學裡就出現過這樣的怪現象:每天早自習時,總有一些學生躲在廁所裡。因為,教室門口總有人在檢查各班的遲到情況,查到了就扣分。一些學生發現,只要沒被看到晚進教室,就不會被記錄,於是想到了躲在廁所的辦法。不少班主任老師都知道其中奧妙,但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學校也是如此,他們要對上一級管理部門負責,為了學校能在全區的評比中處在一個好位置上,出了事也會儘可能捂著。

  規章制度已經不僅僅為了教育、規範學生,而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成績,教育正在逼著老師和學生一起撒謊、欺騙。「教育到了這一步,已經走上了歧路。」一位教育專家對此憂心忡忡。

  面對重重壓力,很多老師,尤其是班主任老師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教育學家指出,壓力對人的心理健康會帶來負面的影響,經常處在壓力下面的人更有可能患憂鬱症或出現其他心理症狀。因此,教師的這些負面的情緒必須得到及時、有效的緩解,否則,當這些負面情緒積累到一定程度時,有可能會出現較為激烈的爆發,受害的可能是學生,也可能是老師本身。

  


中國青年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