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們如何實現民主——一個八十年代人眼中的中共與六四一代

2004-06-08 15:58 作者:薛延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六四15週年紀念過去了。說句實話,這次紀念沒有在我心中引起什麼太大的反應。也許誠如一些人--尤其是那些六十年代出生,參加過八九學運的人--所抱怨的,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基本上沒有什麼理想主義色彩,對政治漠不關心,很物質。

這種報怨一方面是對的。我們的確物質的可以,意識形態的東西激不起我們多少熱誠。我不想以自己的觀點來代替八十年代整個一代人的看法。但說句不謙虛的話,像我這樣還整天看些思想類書籍的人,在我們這一代人中,的確是個另類。即使是我,看這些書箱也還沒有達到愉悅身心的地步,讀書只是從小由父母培養出的習慣。我看卡通的時間也遠遠超過讀那些思想書籍的時間。按我同學的說法,我看那些書,多少也真有些裝丫挺的做作。但請不要罵我,我裝也是因為我把那些東西看得很高才裝的,而我的同學們,他們比我真實,不裝,對于思想完全是一樣直接的鄙視,他們把這叫做酷,是一種無視一切的傲慢。

但另一方面,你們的確不瞭解我們,你們擁有的所有思想成果,也可能不足以解釋我們對於世界的看法。我們可以被哈維爾感動,但我們只可能崇拜霍金,我們可以被馬克思教育,但我們也只以比爾蓋茨為目標。我們也當然知道哈耶克--那是因為你們無數次的嘮叨,但我們對他的態度就像大話西遊裡孫悟空對待唐僧的態度……我們只想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清靜世界。

與你們同樣,我們的長輩們,那些執政者,尤其是直接教育我們的人,也在報怨我們沒有理想,沒有遠大目標,沒有愛國愛黨的熱情--他們與你們的目的截然相反,但只是一個硬幣的正反兩面。在我們眼裡,你們基本上屬於一類,就是想把枷鎖套在我們身心上。

但是,你們卻從來不想想,造成這一切問題的是誰。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如果這種狀態是錯的,如果一個民族的青年長期處於這種狀態對於這個民族的未來是一種悲哀,那麼造成這一切的不是我們自己。你們的確應該從自身找找原因。

關於歷史在這裡不想談。想說的是,就在六四紀念期間,時常看到一些文字,將這次紀念活動在國內的相對低潮歸因於兩點,一是國內的嚴控,二是青年人的不覺悟。對於第一點我不想多說,顯而易見嘛。中國的傳統向來如此,很讓人鄙視的一種方法。第二點,我就不敢苟同了。怎麼什麼又都是我們的責任?說實話,知道劉曉波的,在我們這一
代裡,已經很少了,知道王丹的,那更是牛毛一根。我們知道劉曉波,不因為別的,他在國內,他老發言,雖然他的文字我們看不上,但作為一種政治風景,他是很獨特的。而王一類,對不起,我們不喜歡縮頭烏龜。

六四之於我們,是童年的事,跟童話故事差不多,想讓我們為之湧動熱血,基本上不可能。雖然大道理一層又一層,但每代人都有每代人的歷史,每代人都有每代人的記憶。我們不想活在我們父輩的歷史和記憶裡,那不是我們的。我就這樣對我父親說過。說我們沒理想,近而說我們缺乏對民主的認識,缺乏對於自身權利的認識,缺乏基本的
思想素養。這一類缺乏的指責,基本上將我們歸於獸化的一代,好像我們沒有腦子,不會思考問題,只會追星,只有慾望。但只要看看燈紅酒綠的場所出入的是哪一個年齡層的人,我們就會明白,慾望在誰的身上更佔據主流。我們不過是玩玩電腦,看看卡通而已。你們製造了這個世界,順便把我們弄成這樣,然後又說我們不對。這種強勢話語我們聽多了。

那麼關於民主,我們真的不懂嗎。

告訴你們這些大人,你們還在為多吃別人一口而絞盡腦汁時,我們AA制已經很普遍了。當你們還在海外搶奪資源打得無所不用其極時,我們已經開始海選校學生會主席了。當你們還在用長輩的口氣教訓我們時,我們已經懂得了尊重父母的意見並努力通過這種行動讓父母也尊重我們了。當你們以所擁有的知識在電臺裡,網路上高談闊論中國的基層民主時,我們的身影已經成為農村最別樣的風景了。當你們一方面不願意與農民同桌吃飯另一方面卻大喊保護弱勢時,我們已經走上了農民夜校的講桌。當你們從所謂歐美法系中旁證博引所謂民主程序時,我們早已經幫過不知多少村子和居委會起草民主選舉的程序和章程了。

你們當然會笑,這是小兒科。是的。但你們要明白,民主就是這樣成長起來的。

相對於你們的指責,我們倒也看到了中共官員的另一面--他們中間的確有一些人大力支持基層民主,為我們下鄉的所有活動提供各種可能的方便。他們說不出你們那些道理,但與我們卻能真誠合作。這說明什麼--也許在民主的道路上,中共比你們走得更堅實。你們可能又要痛心於我們的無知和被矇蔽了。請注意這個前提我們並沒有丟--我們痛恨腐敗,也在基層看到了腐敗是多麼劇烈,也因此,我們才更投身於基層民主的行動中,我們要通過自身的點滴努力去改變這個社會。

同樣,我們看到你們的主流,除了批判仍然是批判,沒有一點積極的建設性意見。你們的激進,使你們的主流連對茅於軾這樣的老人都不能容忍,他有什麼錯,不就是提出為了中國的前途,要積極與中共良性的一面合作嗎?不就是要知識界從積極的一面去影響中共,影響社會發展嗎。而你們卻一篇又一篇文章地討伐這個老人。我們從這些文字中,讀到的除了野心,就是怨毒,再沒有其他。試想,連這樣的寬容都不具備,你們的民主社會會是個什麼樣子。

而另一層面上,你們仇視的對象,又在做些什麼呢?雖然你們千方百計地批判社會主義民主的虛偽,我們也相信這一點。但我們以為,資本主義的民主就不虛偽嗎。虛偽難道不是民主本身的要求嗎?比如,多數議決制對於少數人的否定,少數人服從了多數,本身不就是自身立場的虛偽過程嗎。另一方面,社會主義民主的虛偽,其另一層的涵義是連執政黨都要在民主面前虛偽一下,不正說明民主在中國的進步嗎。那麼,我們來看一看這個虛偽的東西有沒有好處,這裡有個活生生的例子,就是那個被你們讚了又罵的潘岳,自到國家環保總局後,不僅一方面呼籲公眾參與,將各個高校的環保社團聚合起來搞活動(我們學校的社團就很積極,業餘時間基本上就是搞環保),另一方面還專門寫文章論證公眾參與的重要性,並呼籲為保護公眾權利,保證公眾參與的暢通而建設各種政策平臺。告訴你們,相對於你們在海外,在背地裏不露面的批判和指責,我們更喜愛這一類官員。而且我們也相信,中共有潘岳這樣屢遭挫折而其志不墮的人,也正說明中共力量的堅實。中國社會是有問題,而且問題很大,但像潘岳這樣的人的出現,作為一種執政者一種健康的趨勢,也說明解決這些問題是有極大的可能的。更何況,只要你到基層去,就會接觸到更多認認真真為老百姓做事的各級官員,他們是腐敗陣營中正在生長的一種健康力量。而且,也只有你到了基層,你才會感受到這種健康力量雖然弱小但長勢喜人。

話說回來,那個潘岳,你們不是曾經也感嘆他屢遭不幸,什麼家破,父亡,妻離,遭貶,而人家站起來了,你們又罵人家。為什麼呢,不過就是人家會搞,想盡辦法把青年人拉到中共一邊嗎。你們中間有這樣的人嗎。我們可從來沒聽人家說我們青年如何如何差,人家就跟我們一起壘長城。人家沒倒下,還站了起來,這樣的漢子誰又不敬佩?你們說是做秀,這樣的秀你們也來做做呀--可惜呀,你們只會在外國電臺的話筒前慷慨,你們只會在網際網路上迅速地寫一篇充滿錯別字的文章。這如何又吸引得了我們呢? 說了半天,那麼我們眼中的民主之路是什麼呢,那就是,一切積極力量的最終結果。為此,我們願意與一切積極的探索共同努力,我們甚至也不拒絕那些目前看到是虛偽的東西,哪怕那是一個姿態,我們都認為那是一種進步。

停止批判,回到建設性上來。否則,中國的民主,可能跟你們沒有關係。(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