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紀念「六四」慘案十五週年

2004-06-02 09:3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十五年前的今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在全體中國人民心目中的聖地、中國歷次民主運動的大舞臺-天安門廣場,中共當局出動正規軍隊使用坦克機槍,瘋狂屠殺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一手製造了人類歷史上空前慘烈的血案。「六四」之後中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由新權威主義衍生而來的新法西斯主義、國家恐怖主義加上不負責任的新實用主義支配著國家的政治生活、經濟生活和文化生活。

「六四」慘案已經十五年了,那些使用現代化武器殘殺青年學生的兇惡的劊子手不但沒有受到懲處,反而把這種兇惡逐步制度化、擴大化,終於成為各級黨政機構日常行政管理的基本手段。與此同時,當年青年學生所反對的腐敗,也迅速發展成為大陸社會運作機制的「正常」組成部分。除了公開地、任意地
使用暴政對付普通群眾、解決施政難題,「六四」還帶來了另一個惡果-公開造假。明明坦克上街、軍隊鎮壓,中共當局卻反覆宣傳「軍隊沒有開一槍」,還誣陷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殺害了很多解放軍士兵。如此大膽無恥的造假,給社會提供了一個「可以這樣辦事」的範例。如果說「濫用暴政」只涉及當權者,那麼造假成風就極大地腐蝕了整個社會。可以說,中國特色的腐敗有兩點最為可怕:一是「合法腐敗」已成為腐敗的主要形式;其次是「社會性腐敗」,公然造假,沒有不敢造的假。中國社會全面腐敗的根本原因是政治腐敗、制度腐敗。所謂「政府」,人前是「官」,背後是「匪」。「官匪一家」難道不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嗎?這種局面是「六四」鎮壓直接造成的。「六四」不平反,中國的暴政勢必越演越烈,中國的腐敗勢必越演越烈,中華民族將無顏立足於世界民族之林。

「六四」慘案已經十五年了,中國人民不但沒有「說」的自由,就連「想」的權利和條件也被剝奪了。回顧過去的一百年,中國大地上發生過很多次爭取民主的鬥爭,但是從來沒有過成功的民主運動,「中央集權」、「皇權」、「正統」等等封建主義觀念在中國依舊影響至深。中共上臺後最了不起的成就就是通過數十年堅持不懈的欺騙洗腦和對「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行的毫不留情的打擊使廣大人民在頭腦中把這些陳腐觀念轉化為「熱愛黨、熱愛社會主義」、「反黨就是反革命」等意識並且加以極度鞏固。這種思想觀念和思維定式對現代中國危害之大,無論怎麼估計都不會過分。即使實行改革開放,現代民主的觀念也不可能自動進入人民的頭腦。隨著世界進入信息時代,中共更加注意控制人民的思想。它不僅嚴控新聞媒體,還花費金額巨大的人民血汗錢來豢養網警網特,嚴密地監視網路。因此,人們至今不知道「六四」慘案真相,也不知道那以後究竟有多少人因莫須有的罪名被監禁被施以酷刑直至被殺戮。人們至今不知道中國的發展是以摧毀自己的家園、破壞全球環境為代價的;也無從知道中國經濟發展的好處究竟有多少掉進了貪官暴吏的口袋。人們根本不知道中國領導人在眾多國家一次次被送上被告席,使國家蒙受了巨大的恥辱;根本不知道相當於幾十個臺灣大小的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國土已經被出賣給了北方鄰國;更無法理解香港七一大遊行、臺灣大選中所反映的民主意識民主精神。

十五年過去了,我們的眼淚早就流乾了。今天,我們紀念「六四」國難,應該做點實際的事情,為了天安門廣場的鮮血,也為了那些以為自己的犧牲能夠讓中國人民過上「自由幸福的生活」的無數革命先烈。

在這篇短文裡,我們主張所有反腐敗反暴政的愛國人士一起來做兩件事。

首先,我們要深入研究中國現狀。我們需要的是嚴肅認真的研究,不能夠
只滿足於感情的宣泄,或對當政者罪行的簡單曝光。

一要研究中國共產黨這個怪物。為什麼在它的統治下,既可以極端腐敗極端殘暴,同時又可以維持經濟增長?人民為什麼既痛恨它的腐敗殘暴,卻又希望「社會安定」,生怕失去「改革的成果」?為了研究中國超穩定的社會結構和與之相應的社會心理社會意識,就要研究共產黨統治的思想基礎、政治基礎、社會基礎、經濟基礎、文化基礎直至其統治手法、宣傳伎倆究竟是什麼?然後找出哪些因素有助於它延續自己的統治,哪些因素會促使它早日垮臺?

二要研究如何喚醒人民教育人民。經過半個多世紀的思想控制和恐怖統治,
又有「文革」、「四五」、「六四」等的血的教訓,可以說現在的中國除了與時俱進不斷變幻的虛偽空洞的政治口號之外,已經沒有思想也沒有民族精神了。千百年傳統文化的精髓喪失殆盡,共產主義「理想」被扔到了西天,「三個代表」的鬼話不過是個笑柄,「民主,法制,自由,平等,人權,社會公正」等等的現代社會基本理念,都變成了當權者玩弄政治騙術的道具。現實生活中可以看到的只有實用主義、利己主義、拜金拜物主義和「一切為了(統治者的)安定」的奴才主義,以及由反動當局玩弄操縱的狹隘民族主義和荒唐的大國沙文主義。社會腐敗,道德淪喪,只能有利於中共的反動統治,因此教育人民便成為當務之急。

目前我們特別要研究如何教育以下四類人:
對青年學生的教育。要讓他們瞭解自己對民族對時代所承擔的責任,不能只關心「考研,讀博,高薪,出國」,
對可憐的中國知識份子的教育。應該大聲呼喚他們直起腰來,以蔣彥永、丁子霖等民族脊樑為榜樣,決不甘當奴才犬儒,揭露並孤立身邊那些卑鄙無恥的惡儒。要利用自己的知識衝破網禁,把真實的世界告訴普通人民;
對中共黨員和普通幹部的教育。共產黨不是鐵板一塊。作為政黨,它無疑是反動的,但是黨員幹部中,不乏有良知、愛人民的人。「六四」期間,當時的中共總書記也反對動用軍隊鎮壓青年學生。必須研究如何幫助他們克服普遍存在的政治上的迷茫感和失落感。要讓他們知道,共產黨只有經過徹底改造才有可能被人民寬恕,並以一個普通政黨的身份參與社會政治活動;
對軍人和各種警察的教育。要告誡他們不要為獨裁政權獻愚忠,不要充當反動軍隊的反動軍人,決不可欺凌甚至殺戮自己的同胞。要讓他們懂得「人民是國家的主人」,國家是人民的,不是共產黨的私產。更要讓他們懂得,用坦克機槍、手銬腳鐐、電棒和各種刑具對付人民群眾的人,決不是什麼「英雄模範」,而都是法西斯劊殺人犯、民族的罪人,必將受到人民的嚴懲。
要告訴全體人民,採用自己認為適當的一切方式,對中共的反動統治進行不懈的抗爭。

三要研究怎樣動員海外華人和全球民主社會的力量,對中共反動統治進行「有力,有效」的揭露,對大陸民眾廣泛地宣傳民主觀念。外部壓力可以催化統治集團內部的裂變。要讓全世界明白一個道理:擺脫專制統治的民主新中國,將會成為世界大家庭的一個正常的成員,全球的華人乃至整個人類社會都將從這個變化中獲得最大的益處。

四要研究怎樣迎接中共反動統治的倒臺,以及怎樣以最小的代價引導中國進入民主社會,讓中國走上「文明、發展」的道路。中國至今還沒有實施現代民主的良好基礎-在中共暴政統治下,這樣的基礎永遠不會出現。我們只有在建設民主的過程中完善民主,同時盡量事前就對各種可能出現的不利情況給予充分研究,尋找對策。中國的民主進程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但是民主社會一定能夠在我們親愛的祖國大地上成為現實。擁有世界人口五分之一以上的中國實現現代民主將是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個巨大勝利。

第二件值得做的事情,是為中國共產黨找一個特定的稱呼,一個能夠反映其本質的圖騰,或者叫標記。
上個世紀,中共高喊「打倒國民黨反動政府」長達幾十年之久。這個口號深入人心。反動的政府自然是難以逃脫滅亡的下場。現在我們也要給中共反動當局掛上一個恰當的招牌-「共產黨殘暴腐敗政府」,簡稱「共產黨暴敗政府」或「暴敗政府」。讓我們大家廣泛傳誦這個名稱,讓全國人民記住這個名稱,並透過它看到中共政權的反動本質。當全體人民對暴敗政府群起而攻之的時候,它的末日就來到了。

「六四」慘案十五年了。今天的中國共產黨早已淪落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反動政黨。它的反動性表現在其特有的高度欺騙性掩蓋下的封建專制性、極端殘暴性、對社會財富的瘋狂掠奪性以及對人類社會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的巨大破壞性。

「六四」是個分水嶺。「六四」以後共產黨領導下的黨政軍警特各級機構逐漸全面採取暴力鎮壓手段,而且公開實施,不再掩飾。對此,中共自稱從「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在他們看來,「革命」就是「反抗鎮壓」,「執政」就是「鎮壓反抗」。他們的自述入木三分。的確,無情鎮壓已經成為統治者手中的法寳。暴敗政府甚至剝奪了被逼得走投無路的人的自殺權,把他們統統抓起來,以「顛覆國家」之類駭人罪名投入牢獄,嚴加懲治。

但是我們清楚地知道,欺騙是虛弱的表現,殘暴是垮臺的先兆。我們不聽欺騙,我們不怕殘暴。天安門廣場上青年學生們的鮮血沒有乾涸,它還在我們的心頭流淌。鮮血不能白流,鮮血不會白流。中國人民一定能衝破黎明前的黑暗,災難深重的祖國一定會獲得新生,因為永駐天安門廣場的自由女神指引著我們前進的方向。

謹以此文紀念偉大的「六四」民主運動十五週年。

成功
二零零四年「六四」國難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