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晨海:論胡溫中央最高權力的體制——從「勞教」惡法被420名人大代表質疑仍不廢除說起

2004-05-25 02: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雖有420名人大代表質疑,勞教的廢除仍遙遙無期

2004年3月,在中共全國十屆人大二次會議上,在中國野蠻侵犯人權50年之久的「勞教」惡法,受到了全國人大代表的空前反對:共有13件議案質疑「勞動教養制度」,在這些議案上簽名的全國人大代表人數達到420名,超過2984名人大代表的十分之一。

在中共歷史上,第-次出現如此眾多的全國人大代表站出來共同反對一項惡法!

眾所周知,國內的全國人大代表均是被各地各級中共黨委挑選出來的「忠誠可靠的舉手人士」,只是為了保證在全國人大會上能出現「全部一致舉手通過」的盛況!而現在竟有如此之多的人大代表一致要求改革「勞教」惡法,只能說明「勞教」之黑之惡,已到了連中共體制內的舉手代表也容忍不下去的地步!

在全世界任何法制國家裡,如有如此多的人大代表反對一項惡法,該惡法連一天也存活不下去!不僅會馬上宣布廢除,而且要追究有關制定、實施該惡法的當權者的-切責任!可是在中國,這麼多人大代表的呼聲,卻似乎連驚動-下胡溫也沒有?

只見中共媒體上簡單地提了一句:「中國勞教制度面臨重大變革已列入人大五年立法規劃」--細看其報導,才知道中共想另搞一個《違法行為矯治法》?原來是「勞教」一詞太臭了,中共又想出一個《違法行為矯治法》新花樣?「全國人大常委會已將《違法行為矯治法》列入五年立法規劃」可憐呀!在這個所謂的《違法行為矯治法》出臺之前,勞教在中國仍是堅定不移的?!勞教要堅定站完最後一班崗?這班崗的時間又長達5年之久?

請注意,僅是五年立法規劃--僅是規劃而已?沒有任何法定實施期限。所以,誰也不能保證5年後就一定能廢除勞教,而以《違法行為矯治法》代之?

又請注意,這個所謂「立法規劃」從來不向公眾公布,究竟對勞教有什麼改革?能否改掉勞教的一切黑暗面?5年內能否制定出來並實施?一切均是暗箱裡操作,給全國人民一頭霧水!所以,準確的說,勞教黑暗的結束,在中國仍是遙遙無期!

二、全國人大大會被憲法定為「最高權力機構」,已是講了五十多年的一句空話

全國人代大會,早被中共第一部憲法宣布為「全國最高權力機構」,至今最新版的憲法也是如此規定。現在,這個最高權力機構廢除不了一個惡法!其最高權力何在?

在一個號稱「人民當家作主」的政權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卻沒有最高權威,豈不是天大的怪事?其實,中國的最高權力體制,根本不是什麼人民代表大會制度!

眾所周知,1950--1976年,北京的中央權力體制是實行猴王制,即中共這個山頭,或中國這個大山頭,均是以毛為王,毛猴王的權力是絕對的。1977年--1997年,基本上以二猴王鄧小平為王。

在這種以猴王為最高權力的體制裡,一切以猴王為核心,一切以猴王的批示為準繩。只要毛猴王喜歡的,王洪文這隻小猴子也可以爬上樹;只要毛猴王厭惡的,就是劉少奇那只老猴子也得下臺去死。鄧矮猴子更是被毛猴王玩弄得「三上三下」!於是人大代表只有一件偉大的工作:向毛猴王山呼萬歲!

顯然,勞教惡法作為猴王統治中國的有力專政工具,在猴王時代是批評不得的,更不用說改革了!

而猴王體制的特徵,就是猴王的-切錯誤罪行,在它在世時是不可能得到糾正清算的,只能等它自然死亡或意外死亡之後,才有可能改革。

現在兩個猴王已死了,勞教惡法為什麼還改不了?

毛鄧是以武力打鬥拼出來的猴王,理所當然實行猴王制;而江澤民、李鵬、朱鎔基和胡溫等人,明顯地稱不上王?也明顯地缺乏猴王的絕對權威?他們也口口聲聲喊改革喊了近三十年了?

所以,大家會問:現在的中央最高權力體制仍是猴王制嗎?或是什麼體制了?為什麼仍然改不了一個惡法?這是值得好好研究一番的重要課題!

三、胡溫現在的中央最高權力體制,實行死官僚制度

我初步體會:現在中國中央最高權力體制,仍保留猴王體制的成份與影子,例如江保留中央軍委主席一職,便是明證;而胡溫兩人,長期是作為助手(胡主要任職是團中央書記,而團歷來是黨的助手)與秘書(溫長期任辦公廳主任,實際上是秘書頭子而已)出身的,是中共官場的死官僚模子澆鑄出來的標準官僚?應是實行死官僚體制?例如,勞教惡法改革的徵求意見方案,據說在中央各個部之間踢皮球,已經轉來轉去轉了幾年,始終拍不了板。

拖到今年人大會議期間,看到有如此多的人大代表站出來反對勞教,民政部等幾個部總算都贊成改了,偏偏一個公安部頂著、反對改掉勞教。

大家想一想,只有一個公安部反對,就可以不改惡法,這個中央是多麼軟弱又弱智呀?為什麼胡溫等人不帶頭表態呢?為什麼僅僅批轉紿有關部門研究並要他們先提出意見呢?這是怎樣荒唐的中央權力體制?我認為,這就是胡溫實行死官僚體制的最典型例子。

死官僚體制,即只會講一些毛鄧等死去的死人的死主義死話,只會死守毛鄧等死人留下的死官僚框框,只會幹一些已與死人一起死去的「死改革」。

死官僚體制的最大特點,就是一切墨守舊規,一切公文旅行。最形象的說法,就是留聲機在原地打轉!原來毛鄧教育中共幹部幾十年,就是要求他們做好一部黨內留聲機!例如去年胡溫借毛猴王誕生一百年之機又重提猴王偉大的舊聲?

例如江李朱胡溫均將鄧小平的打破職工鐵飯碗(典型的例如:國營企業改制等,打破事業單位鐵飯碗,而就是不敢說打破公務員金飯碗!)、又向人民多收費(典型的例如:教育醫療住房高收費)、又要擴大官民之間的收入差距(典型的例如給管理者高年薪、紿官商分配股份等)等胡作非為視為「改革開放」而堅持到底。

如此,毛鄧猴王官場遺留下來的死官僚體制,由於胡溫等人當過它的助手與秘書,更是得到繼承和發揚光大。

在這種死官僚體制裡,一切以官場穩定為主,誰(包括胡溫)也不先表態提決策,一切讓公文旅行兜圈子,表面上看似平民主作風?實際上是誰(包括胡溫)也不敢負責任!

這種毫不長進、只守官場規矩的死官僚體制,只能造成鄧比毛矮、江比鄧還矮,胡比江又更矮的局面!也就是死官僚一代比一代差!

例如,毛當年批了李慶霖反映下鄉知青無米之炊的信,不到幾個月就對全國知青問題作了些改進;而李慶霖的信如到今天換讓江李朱胡溫批示,肯定是「請轉某某部門」?如此一轉而已?!從此不知下文!

例如1990年,面臨海南等省的房產泡沫,朱鎔基尚敢下重手紿予「瓮底抽薪」,使過高的房價得以降下來。而現在中國面臨第二輪更大規模(己擴大波及上海北京等全國大中城市)的房產泡沫,溫家寳卻沒有朱的魄力,仍在遮遮掩掩地說「宏觀調控不能一刀切」?使高得離譜的房價至今降不下來?

結論:中央死官僚體制,讓中國人民至今看不到真正改革開放的希望!(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