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的社會是一個病態度社會 社會問題最嚴重

2003-08-05 08:4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的社會是一個病態度社會。中國國情中社會問題最嚴重:

1。沒有預警系統的社會

見過不知痛的孩子嗎?這是一種病。他們犯了錯誤而摔得遍體鱗傷仍不會接受教訓,因為他們不知疼痛。他們不怕火燒,不怕刀割,也不怕病痛,因為他們沒有感覺。早夭是他們不可避免的命運。在穩定壓倒一切的中國,生的就是這種病。共產黨把一切「動亂」扼殺在萌芽狀態,消滅了所謂的敵對勢力,同時也把社會本身的預警系統破壞得一干二盡。社會沒有了獨立的聲音,政府根本不瞭解他們的施政是否被多數人所接受,即使干了人神共憤的事也不會有自覺。就像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庫,在垮臺的最後一分鐘所看到的還是人民對他的歡呼。打一個比方說,現行政府對付社會問題就像大禹的父親治理水,建大壩「堵」。年年加建,河床都比樓頂高了。開始幾年大家平安,可是到了堵不住的時候呢?大家同歸於盡----而這一天必然會來臨,只是時間問題而已,那是不以人的意志而轉移的。對中國領導人,這根本無所謂,只要不在他們任上塌就行了。

2。沒有遊戲規則

中國社會的的另一個病態是沒有遊戲規則,沒有什麼政策能維持三五年不變的,也沒有一個法律是真正在全面執行的。一種典型的人治社會。大部分人民對朝令夕改的公開遊戲規則無所適從,因此發展出了民間自己的遊戲規則,那就是:一是犯法隨大流,反正法不責眾;二是作假,你政策變了,我所有做的東西也跟著變。三是逢廟就拜,逢神就跪,有用的衙門多行賄。簡單地說,民間的遊戲規則就是,犯法、犯規、再犯紀律。高級幹部篡改法律,中層幹部欺上瞞下,生意人偷稅買假貨,打工崽們鑽點空子撈點小便宜過日子。要是完全按照公開的遊戲規則辦事,別說出人頭地,就是做一個正常的公民都不容易。

3。人才逆淘汰

人民素質不高,社會的穩定性就比較差。但提高人民素質的關鍵又是社會改革。這是一個循環:一個好的社會-----高素質的人民-----人才正淘汰----社會更加進步;一個腐敗的社會-----低素質的人民----人才逆淘汰----社會更加腐敗。在中國,做一個正常人是要被淘汰的。我姐姐的孩子小時候特可愛,一說謊一定臉紅。現在他在做生意,一天他回家後向母親報怨他從小的家庭教育錯誤:「整天讓我們說老實話,害的我現在說謊還是底氣不足,好好的一筆生意就被更更會說謊的人搶走了。」這就是中國的邏輯。

中國國情首先是人的情況

1。最高領導人:

在中國,最高領導人的言行就是最重要的國情。他在做出一切決策前,首先考慮的是決策本身是否有利於鞏固他的權力。一旦對他的權力形成危險時,自己的父母、妻兒也可殺,國家主權可以出賣。如果有利於他們鞏固權力,引狼入室也在所不惜,犧牲幾百,上萬生命更是家常便飯。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常常跌破眼鏡,像中越戰爭,六四事件等等,就是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用西方的國家利益、政黨鬥爭、民意等決策模式去猜測中國領導人的決策無疑是緣木求魚。要知道,什麼人民利益、國家利益,什麼為人民服務,都只是他們在不危及他們的利益時作秀用的。如果他們還有一點點良心的話,早就像趙紫陽,胡耀邦一樣下場了。歷代帝王如此,毛澤東如此,鄧小平如此,江澤民也是如此。

2。幹部:

他們有最充分的資訊去全面瞭解中國的實際情況,因此他們對政治改革必要性的認識也最深刻。具體表現在:一類幹部積極要求政治改革,每一次問卷調查中幹部和知識份子都是要求政治改革比例最高的兩類人。另一類幹部則積極準備後路,在有權時大量貪污行賄,傳移資產,為其日後打算。江西的胡省長就一語道破天機:十年後誰知道共產黨會在那裡,我現在只為自己服務。

3。知識份子:

他們有充分的資訊去瞭解中國的實際情況。因為沒有權力,他們比幹部更瞭解基層的情況。和幹部一樣,他們分成幾類。一是積極要求政治改革,由於社會壓力太大,這類人比例不高。第二類人是明哲保身,他們中大部分人是支持政治改革的,但統治者只需給他們幾根骨頭就會把嘴巴閉上。傳統的中國知識份子的劣根性在他們身上反應得淋漓盡致。另一類是見人說人話,是見鬼說鬼話,到處撈好處,他們是真正的敗類。在著名的知識份子中,這類人的比例最高,因此對社會的危害也最大。為人師表而誤人子弟,實在是罪不可赦。政府沒有給他們說真話的權力但也沒有剝奪他們不說假話的權力,所以「不得已」、「違心」不能成為他們為自己辯護的理由。有一個我親身的經歷: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我聽見了錢學森私下在小會討論中表達對用馬列主義干涉學術自由的不滿,但就在一個月後,我看見了>上他的大作:「用辯證唯物主義理論批判方厲之的天體物理學理論」,別忘了他對天體物理學可是一竅不通的。你還能說他是無知嗎?我看只能說他是下賤。

另外,在有文化的群體中,有一種人是思想奴隸,這種人已經被多年的宣傳訓練得不會用自己的腦袋了。報紙上說什麼,他們就相信什麼,受騙了一百遍還是不學乖。在老一輩的知識份子中,這種人的比例較高。我碰到過一位老人,剛出國時整天向他的兒子宣傳共產黨的一套,幾乎是重複中央電視臺的廣播,讓他不勝其煩。可幾個月下來後,他又整天向他的兒子宣傳法輪功,弄的他兒子想盡辦法避免與他父親見面。

4。城市居民和發達地區的農村居民:

他們有一定的資訊去瞭解中國的實際情況,他們身邊發生的一切告訴了他們一個更真實的中國。多數情況下他們沒有時間和興趣去討論政治改革的問題。但這並不代表他們不希望改革,而是現實中因為他們對中國的政治沒有任何影響力,使他們對改革徹底麻木了。只有兩種情況下他們會發出自己的聲音:一是給他們真正的民主投票權,一是在中國經濟崩潰時。但一旦他們發出了聲音,將會是推動改革的主力。

5。貧窮地區的農村居民:

他們只有很少的資訊去瞭解他們周圍以外的世界的實際情況,但他們身邊發生的一切告訴了他們一個更真實的農村。多數農民甚至不知道什麼是政治改革。但他們對本身社會地位的不滿使他們對改革的親和力比城市居民更大。我一點不懷疑農村居民的智慧,對某些他們身邊的問題的認識遠遠比中南海的大人們清楚得多。但由於缺乏對現代文明的認識和傳統文化的影響,他們的改革意識中有很大的暴力和反文明的傾向。

6。新生資產階級:

許多人把新生資產階級當作政治改革的催生人,結果中國的新生資產階級卻是舊制度的忠實捍衛者。因為中國的新生資產階級的主體並不是一個獨立的階級,而是寄生在官僚體制上的爆發戶。雖然他們希望政治改革能給他們的財產帶來法律上的保障,但他們更恐懼沒有官僚為他們撐腰的民主社會。絕大多數新生資產階級明白,如果到像美國這樣的社會中去做生意,他們會一敗徒地。

7。民工族:

來自貧窮的地區的「民工族」是中國受剝削和歧視最嚴重的階級。由於和留在家鄉的人相比,他們是屬於富裕的,所以在短時間內他們會滿足於現狀。一旦他們接觸了發達地區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後,他們的不滿會與日俱增,明顯帶有暴力和反文明的傾向。但即使現在開始政治改革,由於在很長時間內也無法使他們受惠,所以他們的改革熱情甚至不如留在家鄉的人。

更加可怕的是「民工族」的下一代。雖然「民工族」對發達地區的繁榮發展作出來了巨大的貢獻,由於戶口的限制,他們的子女無法得到和當地兒童一樣的教育。「民工族」的孩子或者離開父母,回到他們父母的家鄉接受教育。或者留在父母身邊接受不正規定教育甚至變成文盲。兩者都會對他們幼小的身心產生巨大的扭曲。他們對發達地區的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感受比他們父母深刻;發達和落後地區的巨大差距對他們的產生衝擊遠比對他們父母嚴重;他們沒有感受到父母從落後地區剛出來時生活水平提高的那種快樂;他們對父母的家鄉沒有感情,但發達地區又沒有給他們感情;這群人和父母的代溝是顯然的;他們也不像他們父母家鄉的孩子,因為沒有接觸到現代文明那樣的純淨、那樣的愚昧。他們將會是一代沒有情感,充滿憤怒的群體。混雜著他們父母家鄉中的愚昧和現代文明中的墮落,這群人的反社會,反文明的傾向將是毀滅性的。我真不知道這些人會給中國帶來什麼,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政府不及時採取措施,給於他們同樣的教育機會,二十年後,我們將以羞愧的眼睛面對這一群野獸。那是因為我們的過錯,而他們則是無辜的。

(大參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