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澤民要鬧事

2003-06-28 19:18 作者:姜平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牽一髮而動全身。江澤民就像維吾爾族小姑娘頭上儘是辮子,動哪一根都能讓他哇哇叫。

江澤民當上海市委書記時,朱鎔基是市長。在上海,朱鎔基比江有人緣,只不過目前上海最大的權力都集中在江家幫手裡。上海人都罵江澤民在他們那裡養了一批禍害精。

禍害精從國庫裡怎麼偷盜,老百姓不知道、也就不怎麼關心,但是禍害到老百姓個人頭上,鬧起事來,那上海幫這個大膿癰就得破潰了。

周正毅案就是因為損害了市民們的切身利益而越引伸越厲害,最後觸到了黃菊、陳良宇和江綿恆的頭上了。

這件事鬧大了,是因為朱鎔基下的決心,而這正是胡錦濤想做一直做不到的事。

朱鎔基退休後目前住在上海,看了中紀委對金融系統的一份調查報告後,感慨萬分,五月二十八日在上海衡山賓館會見上海各民主黨派和專業人士時,他兩度失聲痛哭;翌日在上海大公館會見吳邦國、陳良宇以及上海市委,講到黨內、金融界的黑暗腐敗時,氣昏暈倒。朱鎔基為自已在任內所做的違心事而深感內疚、自責和悔恨,並指出黃菊陳良宇也有責。

小學文化程度的周正毅買空賣空成了上海高官的座上客,當中紀委要逮捕他時,周頓時尿了褲子,還沒怎麼著他,周就利利索索地供出了五十多個上海市高官。上到政治局常委黃菊、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下到廳局級幹部。而周和毛玉萍、劉金寳的關係,又扯上了江綿恆,劉金寳討好江綿恆,盡力「貸款」給江,而江澤民也沒薄待劉金寳,讓劉一路高升,劉的高升給江綿恆帶來更大的利益,江綿恆在極短時間內成為了中國的第一大貪官,這也是江澤民無法下臺的原因之一。

權錢交易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但是,滾雪球的遊戲只有冬天才能玩得盡興,到了春暖花開的時候,多大的雪球也得溶化成水。

現在時間到了,誰能把初夏推回嚴冬呢?利令智昏的江澤民想這麼幹。

中國第一大貪官江綿恆的好日子到頭了

中國雙規、判刑、槍斃了多少高官,唯獨最耀眼的貪官江綿恆氣閑心定。

據媒體報導,江綿恆的好日子到頭了,6月11日上午十時許,中科院外事局兩名工作人員準時到達中紀委,將江綿恆的大紅色外交護照上繳中紀委,由兩名中紀委官員當場予以簽收。

中科院有人解釋道,院裡只是按要求將護照交中紀委暫時保管,只要工作需要,可以隨時取回,相信不會影響江副院長今年的出訪計畫。

既然能隨時取回,就不需要交中紀委「暫時保管」 了,既然交中紀委「暫時保管」,就不可能隨時取回。據內部消息透露,當初江綿恆正得意與假大款王文洋合建八寸晶圓廠的轟動一時,就引起了尉健行領導的中紀委和國家安全部的注意,調查結果顯示,這個投資巨大的項目涉嫌多項違紀違規。尉健行及時向朱鎔基作了匯報,並附有充分的材料說明。以後江綿恆干的件件事都記錄在案。中紀委有人說,除非江澤民別出事,只要江澤民一下臺,江綿恆立馬抓起來,腦袋能不能保住還說不准。

針對上海周正毅案的深入調查,江綿恆驚恐萬狀,聽和他關係密切的人透露,江綿恆斜著眼睛,腮幫子一鼓一鼓地說:我要完了,說明我老爸完了,我們江家就徹底完了。

江澤民要鬧事

周正毅被押到北京後,江澤民坐鎮紫金城,指令被周正毅案揭露出來的上海幫,還有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中的江家幫,對堅持調查此案的胡溫和朱鎔基等元老要「好好照顧照顧」。江的姨外甥吳志明是上海市公安局局長、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江澤民命他派人嚴密監視朱鎔基的行動,在朱下榻住所安裝竊聽器,並竊聽朱的往來電話、尤其是和胡溫的通話,江要根據這些電話內容來尋找對付的辦法。

江澤民也做了兩手準備,如果無法停止追查周正毅案,如果江綿恆的護照繼續被扣留,他要動用軍隊迫朱胡溫就範,或乾脆強迫胡錦濤靠邊站,江還要捲土重來。必要時江準備動用軍隊。

軍隊中江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遲浩田和張萬年,兩個人在軍隊中的根子又深又粗,橫向縱向的都寬,這是江澤民可望而不可及的。為此,江澤民親自指示軍隊中的親信要盯緊遲張兩人的嫡系部隊的動向,必要時要「攙沙子」,「安釘子」,不能讓他們壞了自己的大事。

為何不能熬到江自然死亡

江澤民今年77歲了,江在去年11月十六大退下後不久,上海高層就有傳言,說江澤民和去年10月見老布希時前後判若兩人。整個人變得毫無生氣,說話變得有氣無力,一幅老態龍鐘的樣子,經常用手非常吃力地按著自己的肚皮,話沒說幾句,額頭上就已經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既然如此,為何不能熬到江自然死亡?

不是朱鎔基、胡溫成心要和上海幫過不去,而是國家的經濟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照江澤民這麼折騰法兒,熬不到江自然死亡,中國就先垮臺了。

為了穩住老百姓,為了「穩定」社會,新華網大肆宣揚什麼「北京西直門將建三座百米高的法式風格大廈」,「上海盧浦大橋試燈的夜景」多麼輝煌。如果銀行裡真還有錢的話,朱鎔基就不會愧疚地哭昏過去,所以那一切都是美麗的肥皂泡,朱鎔基的暈厥比任何消息都更有利地證明──中國經濟已經崩潰!中共統治即將崩潰!

中共仍在說謊

江澤民掩蓋薩斯,中共仍在掩蓋薩斯,原因很多,其中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中國國庫已空,經濟急需外來資金「輸血」,如果不能從疫區除名,那麼就沒人投資,不但沒人投資,而且已經投資的還要撤資,這無疑使國庫空虛的中國雪上加霜。


中國號稱實力強大,其實都是用外國人的投資揮霍給外國人看,讓他們誤以為中國有的是錢,他們投資將可以吞下塊塊肥肉。太子黨們站在旁邊笑,說這些外國人是「傻冒兒」,不要說中國自己的錢,就是外國人剛投進來的錢也被貪官污吏們及時地轉移到外國去了,遠的不說,在薩斯疫情肆虐下,發生的資金、黑錢外流潮,二十天的時間裏,外流、外逃資金高達一千五百億元。輸血怎麼跟得上出血?!

中共情急之中能不想盡辦法從疫區除名嗎?但是除了名就等於沒有疫情嗎?有疫情而除名不是禍國殃民嗎?更大範圍的蔓延將會有更可怕的結果。預言中的慘狀讓人不寒而慄。

中共注定要滅在江澤民手裡

按理來說,江澤民主政13年,現在交班了,應該休息了,可他似乎越鬧越來勁,連人應該遵守的基本常識都違反。

打開新華網,找到「高層動態」欄,進去看一看,中共真能搞笑兒,第一行並列兩個人的照片:(國家主席)胡錦濤、(國家軍委主席)江澤民。第二行起才是(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總理)溫家寳、(政協主席)賈慶林、(國家副主席)曾慶紅。

自從江澤民當上軍委主席之後,國家領導人出來時都沒有頭銜了,名字前面都是光禿禿的。國家軍委主席居然排在人大委員長和總理之前,這絕對可以進吉斯尼世界記錄大全。中共認可江澤民這般胡作非為,中共注定要滅在江澤民手裡。

江家幫為了個人利益,決心毀掉中國

七一是共產黨的生日。

胡錦濤準備在七一講話,談發揚黨內民主,據說胡為此做了大量調查研究和準備,結果這個講話成為曾慶紅、賈慶林等人攻擊的最重要目標。江澤民老調重彈,說不能與黨唱反調、不能與反華勢力關係不清不楚、不能在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上搞修正主義。

那麼黨唱的是什麼調子呢?反華勢力具體指的是誰呢?「反華」勢力具體反的是什麼內容呢?三個代表重要在哪裡呢?

據透露,為了不讓政治局常委會開會討論其它重要問題,江家幫每次開會都故意提出要全面展開學習三個代表的新高潮,要幹部把大量工作時間投入進去。所以次次開會,次次爭吵,次次不了了之。江家幫把對三個代表忠不忠變成套在胡錦濤頭上的緊箍咒。有些元老已經看出門道來了,他們痛心疾首地指責朱鎔基、李瑞環等人在三個代表上姑息養姦、遺害胡溫。

名符其實的軍事獨裁

江澤民對中紀委下令:不准朱鎔基等人再插手調查,要把調查範圍盡量縮小到不傷及上海幫的程度,同時嚴厲懲處報導此案的媒體,並通過國安和外交等渠道盡量減少上海幫在海外的負面形象。

如果軍委主席江澤民對中紀委可以下令,對總書記、國家主席可以下令,對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可以下令,那中國不就是名符其實的軍事獨裁專政嗎?

如果,胡溫反抗怎麼辦?如果遲張支持胡溫怎麼辦?內戰加瘟疫?中國的前途在哪裡?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