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的二月指示可能是SARS大蔓延一個禍首 --SARS橫掃中國大陸系列報導之四

2003-06-06 08:4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央社記者黃季寬特稿) 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發生後,妻離子散的悲劇不斷在全球上演,由於中國大陸是SARS發源地,因此所有的受難者都有權利質問中共當局,當初究竟採取什麼態度面對這個世紀疫症。尤其今年二月國務院領導人對廣東處理SARS所做的批示,是否是釀成SARS四處蔓延的罪魁禍首。

根據目前已經公開的資料,SARS於去年十一月在廣東佛山、河源、中山、江門、廣州、深圳等地相繼發生之後,中共初期至少有軍方和地方兩個不同系統的人員分別介入處理。

在地方系統方面,廣東省在SARS出現之初兩個半月的輕忽已是眾所周知。但值得探討的是,今年一月下旬,在專家組做出關於中山市不明原因肺炎的調查報告,並且通知省內各主要醫院注意防範後,疫情仍未受到應有重視,其中原因何在?為此,不妨根據廣東省委機關報南方日報,重新審視那幾天一些重要的情況。

二月四日,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提出SARS傳染性超強的報告,廣東常務副省長李鴻忠於二月七日接到省衛生廳的緊急報告,中共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隨即做出四點指示,其中第四點是:把有關情況「上報國家有關部門」。

二月八日,廣東省有關非典型肺炎的報告「送達中央」,「國務院領導作出批示」。

二月九日,衛生部副部長馬曉偉「受命帶領專家組」抵達廣東。

二月十一日,張德江按發病人數下降、專家有關冬春之交肺炎常見的報告,做出「非典型肺炎發病高峰已過,病情初步得到控制」的判斷。並且要求「用權威的聲音引導輿論,最大限度地減少社會恐慌」,在積極防治的同時「絕不能因此而影響正常的生產、生活和社會秩序」。

顯然,廣東SARS疫情的嚴重性被淡化,其中「國務院領導」的批示,可能是左右廣東省決策的重要因素。廣東省上述報告有那些國務院官員看過,決策過程及批示內容為何,攸關日後三、四月份對疫情的漠視,是評斷責任歸屬的一個重要環節。

至於軍隊系統方面,綜合人民日報和解放軍報的報導,SARS發生後,總後勤部和廣州軍區的醫療專家「在第一時間前往疫區」,廣州軍區總醫院、武警廣東總隊醫院、第一軍醫大學各附屬醫院建立專門病房,接受地方患者。而後共軍還成立了防治領導小組、醫療專家組和科研攻關組。今年三月五日,北京三0二醫院收治來自山西的於姓女珠寳商SARS患者,拉響了SARS在北京的警報。

不過令人不解的是,以中共空軍廣州醫院為例,有報導說,該院在一月三十一日接到廣東衛生當局通知準備接收SARS病患,二月十一日收治第一名重症SARS患者,前後總共收治包括一名臺灣人在內的三十八名民眾患者,達到無一死亡、無一醫護人員感染、無一院內交叉感染的高標,似乎對SARS的防治已相當瞭解,而類似情形據稱同樣發生在廣東的一些軍方醫院。

可是,與此同時,廣東非軍方醫院的表現卻完全相反,對於SARS的嚴重性完全沒有預警,以致不少大醫院都出現院內大面積傳染,有的甚至近百名醫護人員被病倒。而更奇怪的是,三月份共軍在北京的三0一、三0二醫院收治SARS病患後,也出現大批院內醫護人員感染,遑論北京其他非軍方醫院。

這使人不禁思索,是什麼原因造成廣東軍地兩個系統的醫院會有如此截然不同的情況,又是什麼原因使得同樣是軍醫院,北京和廣東卻似乎信息不通。而假設上述報導為真,有關訊息至少隱約顯示,共軍專家在第一時間前往疫區後得出了一些推論,並且在廣東軍醫院採取了一些措施,但是顯然並未將其告知地方醫療系統。至於後續發展則顯示,共軍醫療體系垂直通報、指揮和橫向聯繫都有問題。所以綜上所述,在SARS的考驗之下,中國大陸的政務、軍事兩個系統的表現都不及格,其主要領導者對後來事態的演變有不可推諉的責任,二月指示尤為關鍵。如今疫情雖已退燒,但是問題征結所在必須予以揭露,否則何以向所有的死難者交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