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衣原體之爭成為中共防治SARS不力護身符 --SARS橫掃中國大陸系列報導之三

2003-06-05 13:3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央社記者黃季寬特稿)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肆虐至今,中國大陸所應負的責任已沒有任何疑問。不過,有關SARS病原是衣原體還是冠狀病毒的爭論,已從醫學問題演變為政治問題。值得注意的是,這場四月份才結束的學術爭論,正成為中共及其官員爭功諉過的護身符。

對於如何處理因抗SARS不力而下臺的前衛生部長張文康,目前中國大陸有好幾種不同看法,有的人認為張文康之罪足以移送法辦,按刑法處死都不為過;有的人則指出張文康被黜只是中國官場棄車馬保將帥的一貫手法,張文康是依照慣例或上意處理SARS的消息發布,他不可能瞞報疫情;還有人則表示,當初中國科學院及衛生部的一部分專家,經研究發現衣原體是SARS病原,張文康信任他們的說法是很自然的,本來SARS就是一個新的病種,認識它總要有一個過程。

在各種看法紛陳的情況下,有兩個現象可能反映中共在總結SARS事件責任歸屬時的方向。一個是五月三十日,衛生部常務副部長高強在記者會上公開表示,他不認同張文康是因為瞞報疫情而被免職,高強還透露,他最近才和張文康見過面,討論了關於防疫工作的一些問題。第二個則是稍早的五月二十七日,兩岸防治SARS視訊會議上,當初力主SARS病原為衣原體之說的洪濤出席會議,而依據中共一向的作風,這代表洪濤並未受責。

這樣,情況就很明顯了,中共對SARS風暴責任歸屬問題的立場是:張文康是因為對SARS的嚴重性估計不足而被免職,但是他之所以會產生這種錯誤估計,則是由於有部分病毒學家提出衣原體之說所致。既然張文康沒有瞞報疫情的問題,當然也就不會法辦,案情將止於此,不會向上發展。

然而,衣原體之說究竟有何份量,能保護張文康或甚至成為中共政權脫逃抗SARS責任的護身符?這是因為衣原體是一種已經能被藥物克制的微生物,冠狀病毒則否。如果判斷SARS由衣原體而引發,則SARS不是什麼可怕的疾病就是很自然的推論,接下來各種防護缺失也就是可以解釋的。

回溯今年二月十八日新華社的報導,即可明白其中的微妙。報導說,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基本確定,引起廣東省非典型肺炎的病原是衣原體。衣原體是一種在真核細胞內寄生的原核微生物,所引起的肺炎採用針對性強的抗生素治療非常有效,該病也是完全可以預防的。直到四月初,中國疾控中心病毒預防控制所首席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洪濤,還支持這項主要是根據他的研究主導的看法。四月四日,中國疾控中心主任李立明也公開表示,衣原體可能是SARS的病原。

不過在此之前,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鐘尚志已於三月十八日深夜公布,SARS的元凶是一種副黏液病毒科的病毒;三月二十七日,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林兆鑫則證實,SARS是由冠狀病毒引起。世界衛生組織更在四月十六日正式確認冠狀病毒的一個變種,是引起SARS的病原體。

然而,當衣原體之說在失去醫學地位的同時,其政治效用卻又暗中升起,成為SARS風暴中最弔詭的現象。如果說,北京當局是因為被衣原體之論而誤導,之後的慘重傷亡就是非戰之罪。那麼所幸的是,在二月份京派專家提出衣原體之說後,廣東方面的專家立刻就提出了質疑。當時廣東省絕大多數專家對衣原體說持保留意見,認為SARS是病毒性肺炎的可能性極大,因為衣原體肺炎一般呈散發性,但廣東的肺炎是局部性流行,同時衣原體肺炎死亡率不高,發病也不凶險,但SARS不同。有鑒於此,廣東的專家說,不能按照衣原體的結論來制定治療方案,否則可能造成可怕後果,他們表示,廣東將會按照既定預防治療方案行事。這樣問題就進一步明晰了,中共當局不論是衛生部或更高層的負責人,在SARS狂飆般襲來的時候,不是誤不誤信衣原體之說的問題,而是在衣原體和病毒說之間誤不誤判的問題,也就是有沒有足夠的智慧做出正確判斷的問題。如果僅僅二月份廣東就至少有八百人患病,如果僅僅一個月內廣東中山大學附屬二院有近百名醫護人員被感染,如果廣州軍區的醫院同樣被大面積傳染,而中共高層還不能看清事實真相,還要等到北京疫情緊張,國務院副總理吳儀在網球場上由友人親口反映才體認事態嚴重的話,那麼中共的官僚體系真的是病入膏肓。至於靠衣原體卸責,那就更罪無可恕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