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許東明:非典型肺炎VS.典型中國政治

2003-04-28 03:1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這種中國特色的政治,使中國民眾產生莫名的恐慌,因為在根本不知真情之下,活得忐忑不安。

從去年十一月廣州發現非典型肺炎開始,因為典型的「中國特色」的政治運作,導致疫情加速擴大,在此過程當中,又讓世人看到許多特色政治的徵象,譬如官方抗拒西方的封閉心理,以及多數/少數的慣性思維,除此之外,官方媒體更是充滿對中國形象的文過飾非。

隨著去年以來疫情的擴大,廣東媒體在今年二月初就做出了報導,在廣東南方都市報針對疫情問題與專家的訪談中,刊登了受訪專家希望中國與世界衛生組織一起合作抗疫的呼籲。不幸的是,該媒體在之後的兩會期間,卻遭到官方的警告。由此足見中國為顧及形象,寧置世人生命健康於不顧。

典型官方說法

儘管中國現今高唱與世界接軌,但是在例如人權、宗教等特定議題上,始終仍堅持過去反殖反帝思維;舉例來說,中國與梵蒂岡的關係一向不睦,而至今,中國官方則是重搬西方帝國勢力打開中國大門之後,西方宗教力量也尾隨欺凌壓迫中國人的論述。

什麼是官方多數/少數的慣性思維?中國前外經貿部副部長龍永圖的發言,就是其中經典。他到香港參加外資投資研討會,面對香港記者關於疫情問題的提問時,他指出,「媒體不要只報導多少人得病,也有人出院的。如果六百萬人中有五十萬人得病,我覺得應該恐慌;但現在才三十多個,就搞成這個樣子,我覺得有問題。」

中國官方的談話,經常有選擇性地認為,與其友好的就是多數,反之則為少數;這種句型,臺灣人恐怕是最熟悉的,因為中國官方不是經常說,臺灣與中國血脈相連,只是因為有「少數」台獨份子,使中國無法統一?這種選擇性的思維,使中國官方往往不知或不願意知道事實的真相。

不明真相倒也還說得過去,問題是等危機爆發甚至擴大之際,政府卻開始以官方說法與動用媒體粉飾太平。面對疫情,中國不得不接受世界衛生組織專家的前來考察,在中國衛生部召開的第一次記者會當中,衛生部長張文康指出,「世界衛生組織已取消了北京做為疫區的通報,其原因是眼見為實,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們來到北京後,親眼目睹了北京安全祥和的氣氛,同時看到了中國醫學專家們的有效工作。」記者會後,媒體當然大幅報導。

然而,就在記者會的隔天,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李立明與衛生專家召開記者會,會中對疫情發生以來,中國衛生部門與媒體的配合不夠充分,造成媒體對SARS的報導不夠,影響民眾對SARS的認識以及自我保護能力,他為此向民眾道歉。他的道歉只引起國際媒體的注意,官方媒體與網站卻未報導。

典型官僚主義

就因疫情的不斷擴大,一位北京解放軍醫院的退休醫師跳出來,揭穿官方統計數字的不實,這位退休醫師的說法,被美國紐約時報的報導所引述,於是真正數字到底多少?成了中國衛生部第二次記者會的焦點,然而,中國官員只以統計數字多少會有出入,三言兩語帶過。

即便疫情不斷擴大,一般民眾更是心驚膽跳之際,中國媒體卻開始大玩兩面手法,一方面延續官方說法,例如新華社就以「團結尊重友好必勝」的時事評論,指出中國衛生工作者面對疫情的處理方式,已得到WHO專家的高度肯定,中國對疫情的處理越來越得到國際的信任與理解;而另一方面,則是大幅報導北京有多少人經過醫療已痊癒,這種報導手法與對法輪功如出一轍,中國官方為證明法輪功是「邪教」,因此就找出一些「浪子回頭」的人加以大幅報導。

這種中國特色的政治,使中國民眾產生莫名的恐慌,因為在根本不知真情之下,活得忐忑不安。而中國特色的政治更對中國的周邊國產生實質傷害,以臺灣來說,旅遊業者已身陷寒冷的冬天。

華盛頓郵報的評論曾指出,疫情對中國新政府是一項嚴厲的考驗。就臺灣人民來說,難道不該對中國「不信任投票」嗎?臺灣面臨疫情之初,希望世界衛生組織的協助,卻基於政治因素無法實現;反觀中國,世界衛生組織希望加以協助,卻不得其門而入,臺灣人真是情何以堪?(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