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爆笑:毛澤東點評金正日

2003-04-27 20:1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外交部送來那麼多內參,我是基本上不看,看什麼呢?大事不抓,小事一大把,我早就說過,要講大局,要講政治。今天就說說北朝鮮小金那檔子事。最近小金那邊不太穩,出了幾個流民,往北京使館區一竄,就好像是天要塌下來。外交部忙個團團轉,沉不住氣。我說同志們,你們慌什麼呢?不就是幾個流民嘛,能亂到什麼地方去?我們不是也有三年自然災害嘛,當時有人往香港跑逃,吉林那邊也有往老金那邊跑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順其自然。

我們的有些同志,稍遇風吹草動,就六神無主。美國人、日本人說小金一塌糊塗,你們也跟著瞎起鬨。你們哄什麼呢?小金不就是來討幾個零花錢嘛,給他就是,我經常在恩來提出的援助額後面再添個「零」,當年金家的江山我們都給撐了,還在乎幾個小錢?歸根到底一句話,小金那邊,倒底是好得很,還是糟得很,這是個原則問題。當年大家都罵湖南農民運動,說是「痞子運動」,我就叫好,為這還和陳獨秀鬧翻了臉。今天我要為小金擺個譜,叫聲好。

共產黨人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我是秦始皇加馬克思,治理一個國家不容易,沒有點手腕兒還真不行。如今天下大亂,西風壓倒東風,能夠扛得住社會主義大旗的,除了古巴的老卡外,就數小金那邊的一點紅了,小金不容易啊,一窮二白搞社會主義,餓死了那麼多人還堅持勒緊肚子搞導彈。日本人想不到吧,在最艱難的時刻,小金的導彈還會飛越東京上空,這就叫大手筆。看看那個流氓無產者本拉登,雖然驚天動地搞了一把,結果是逞一時之勢,把好好個阿富汗革命根據地給毀了,這是王明式的左傾冒進主義。還是小金有招,抓大局,他放導彈就是上衛星,逼得日美走投無路又不敢對他動武。為這日美不得不拿硬通貨和他做交易。內參上也說小金搞毒品,雖說不上了台面,但為了國家的存亡,手段算得了什麼,我們延安不是也有種過鴉片嘛!

當年出兵朝鮮,保住金家父子的是我,我是始作俑者,兒子岸英也留在了朝鮮。當時諸位中大有人反對,彭大炮支持我,雖說廬山會議上他操了我20天娘,把許多事給操壞了,但打朝鮮戰爭,彭大炮是有功的。現在看看這仗打得值不值得。我是最有發言權,兒子都獻出去了,我最有切膚之痛。

小金夠格,政治上夠格,思想上夠格,軍事上夠格,這是我的評價。我做過的事小金學得像,我想做而沒成的事,小金替我做,我們的事業,後繼有人。我出訪坐火車,小金比我更牛,竟來個橫穿西伯利亞。我要上井岡山打游擊,小金也稱要拉隊伍到白頭山。我搞文革,搞解放軍支左,小金乾脆全民皆兵,全國成個兵營,夠徹底。我搞個檢閱紅衛兵,小金弄個人山人海的大排演,美國的那個女國務卿算見過世面的,見了這陣勢也腿肚子打顫。我雖說指揮千軍萬馬,但我不揮槍舞刀,小金多才多藝,竟能指導職業軍人學打槍,我稱蔣介石為老朋友,小金也學著和金大中擁抱搞親勢。我說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準備犧牲三分之一人口換個新世界,小金也學著對美國人說有種就來玩把試試,是驢是馬拉出來遛遛。當年人家罵我是「毛匪」、「共匪」,現在人家罵小金「流氓國家」,如出一轍。

我老了,你們把我當菩薩供著,小金是精力充沛,有些事我是自嘆弗如地。當年在延安,我搞文工團,結交外國友人,結果子珍和我鬧,鬧得不可開交。後來我和江青結婚,你們也大為反對,我哪有什麼自由度。看看小金,就隨心所欲,具有革命的浪漫主義激情,喜歡誰就綁誰,不僅積極引入,而且還積極輸出。亞運會上派往韓國的美女,不知迷倒多少男人。在座各位,你們想得出這種的招嗎?

再往遠的說,我只敢送岸英到蘇聯留學,結果在那邊受了不少苦,後來又送他上朝鮮,我從未想過讓岸英去西邊看看,開開眼界。小金就比我有膽略,他讓兒子、孫子拿個假護照周遊世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雖說事發在日本露了馬腳,但日本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嗎?到頭來還是禮送出境,不了了之。憑這點,小金的大智大勇可見一斑。

前幾天見了老金,我是大大誇獎了小金一通,一塊彈丸之地,搞得天下大亂,搞得帝國主義不得安寧,這就是大本領,伊拉克那邊的薩達姆早晚是要不保的,社會主義的千秋大業,就只有仰仗小金同志了。我給國鋒同志留下「你辦事,我放心」的條子,現在看來是找錯了接班人。替我給小金同志傳個話,讓他好好幹,缺錢來找我,你們不批我來批。散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