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SARS大火恢復中南海痛覺

2003-04-22 05:11 作者:古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SARS大火越捂越旺,這些天終於燒痛了中南海的神經,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患有先天缺乏痛覺功能的中國政府恢復了一點知覺。

昨天(4月20日),爲了切斷繼續燒向政府的世界怒火,中共中央決定:免去張文康衛生部黨組書記職務;免去孟學農北京市委副書記職務。政府並公布了最新感染SARS病毒的北京地區病患人數;339人。從20多個戲劇性地增到339個,可想而知政府6個月來爲了粉飾太平,付出了多少良苦用心。由於政府隱瞞疫情的「良好願望」事與願違,導致國內外怨聲載道,政府只好把衛生部長和北京市長推向祭臺,以平民憤。昏官被撤,自然是大快人心,新政權也借「大義滅親」放它新官三把火,可謂一箭雙鵰。

中國的公共衛生狀況之差,是舉世側目的。遠的不說,就憑現在最廣泛地威脅中國人生命的三大毒手:愛滋病毒/食品中毒/SARS病毒,就足以證明中國公共衛生管理的混亂和政府的冷血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例如,爲了發展地方經濟,河南農村居然搞血漿經濟,地方官員參與血站買賣,將針頭紮入營養不良的農民,再將帶有病毒的被分離過的血液回注到賣血者的體內,製造了具體數位不詳的艾滋村,並向更多的人傳染擴散;由於全國各地沒有規範的衛生食品管理制度,中國每天都發生食品中毒事件,最新發生的集體中毒大事故,是遼寧3000多小學生的豆奶中毒事件,已造成3人死亡,其餘學生一個月來也被體內遺留的不明毒素折磨得死去活來。醫院救治的不力和政府的不負責任,迫使100多個心急如焚的家長帶著虛弱的子女,千里迢迢趕到北京求治,景況令人憂心;SARS病毒,從去年11月發生,由於沒有及時圍殲,致使病毒急速擴散,全球4554人感染,204人死亡,而且,這些數位還在日日攀升,威脅著全球生命的安全。

以上三大毒煞在中國橫行,給百姓帶來不堪負荷的健康危機,如果僅僅是衛生部負責人的責任也罷了,換個部長就能多少緩解一下病情,但糟糕的是,最大的危機是來自政府,政府蔑視生命的態度,使得病毒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中國肆虐,如入無人之境。在「穩定壓倒一切」的宗旨下,「發現災情不准報,迫不得已淡化報」已經成爲政府自上而下的工作信條,以上提到的三大公共健康殺手,就是在政府的寬容下,得以在中國暢通無阻的。隱瞞,使得民眾對身邊的病毒毫無防備,並失去及時救治的機會。毒煞長驅直入,製造一波又一波的災難。

衛生部長對衛生建設有責任,那麼,其他的部長呢?他們爲天天都在發生的重大安全事故負責過嗎?爲嚴重的司法不公正負責過嗎?爲嚴重的國有資產流失負責過嗎?政府衙門充斥著不稱職的官員和貪官,可以想像,政府的權力是怎樣分配的。

此外,SARS病毒的出現,被懷疑是從野生動物傳出的。政府在10天前發起了一個 「春雷行動」,打擊非法獵捕、運輸和經營野生動物的行爲。這個行動,顯然是衝著目前的SARS疫情而來的。中國網的報導,杭州:百分之八九十以上的賓館酒店都在經營野生動物;寧夏:查獲毒殺400餘只野生動物大案;廣東:亂吃野味最高罰款一萬;廣西:再破特大非法運輸野生動物案,收繳巨蜥216條;陝西:7天共收繳野生動物8316頭。這些未經過衛生檢疫部門檢疫的肉食,隨意流入市場,吃進肚子,有什麼辦法不吃出病來?

最讓人氣憤的是,現在連吃野味也不能滿足一些人的食慾,要窮奢極侈地吃金粉菜,喝金箔酒(廣州);吃人體胎盤(南京婦產醫院公開憑票供應);享人乳宴(湖南,後被禁止);喝嬰兒湯(廣東農村地下經營)……這些吃的名堂,簡直是是人類文明的恥辱。

撤官,也許可以泄解一下眾怒;打擊走私野生動物,也許可以盡量避免從動物身上傳染疾病。SARS疫情是因爲外界的介入,影響到投資和旅遊環境,才得以一步步公開的,其他被包住的災情和侵犯人權的政府行爲,還不知有多少。只要不影響到經濟,再大的事故也不會觸痛中南海老爺們的痛覺。中國百姓,怎一個苦字能說得清啊。

---轉自《觀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