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徐水人民公社頌---《人民日報》58年的報導

2002-06-26 07:04 作者:人民日報特約記者 康濯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也許我把謝坊村描寫得有點兒誇張,其實徐水的文化村已經出現了不少。大寺各莊和南張豐也是文明興盛,大王店辦起了藝術訓練班,北裡村的獅子舞走遍了歐洲,遷民莊吹歌會的演奏通過廣播電臺傳遍了全國。史瑞的舞蹈,留東營的劇團和創作組,以及崔莊農民的自學學習,同樣都航在再文化海洋的上游。但是人民公社和共產主義的最重要的標誌,還在於糧食的高產。

徐水有二百多座水庫和兩千多眼機井,動力抽水機一千臺,已經實現了灌溉機械化。有二十多輛拖拉機,完成了軸承化和正在完成農具改革的半機械化。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大王店聚寳盆水庫附近通過鍋陀機供養的山藥地,一棵秧子就已結了十二斤果實,這自然是正在成長的衛星。大寺各莊的衛星山藥更是花樣繁多,毛主席看過的一種糞堆形山藥,是用糞和土壘起來的一個個堆堆,在堆堆上栽滿秧子,既提高了土地利用率,又肥力厚實。還有毛主席看過的一條埂道上分別是秧四行、八行和十二行的山藥,過去每畝兩千棵秧子的耕作法發展到這裡的每畝一萬五千棵,計畫產量是從每畝二十萬斤直到一百萬斤。大寺各莊還有多樣化的沼氣山藥。用糞壘成個堆堆,外面使土密封,土上栽滿山藥;堆頂上插一個竹管直通糞堆,從竹管上澆下水去催動肥料發酵並放出沼氣,這樣來養育土層和作物。或是用糞壘成一個長長的對稱的山坡,沿著山坡把土砌成一級級的樓梯,在每一級樓梯上栽山藥。再就是用糞壘成一個圓錐形的寳塔,再沿塔坡把土圍成一層層環形的梯級,在每個梯層上栽山藥。這後面兩種沼氣堆的頂部,也都插入了澆水的竹管。此外大寺各莊的多樣化的沼氣堆,現在已經發展到栽種徐水有名的大白菜,或是栽種蘿蔔。所有這些利用沼氣或不利用沼氣的衛星作物,不僅糞大水勤,而且還施鉀肥、噴磷肥和灑生長素,大寺各莊畝產百萬斤的山藥,甚至還澆狗肉湯。

一畝山藥一百二十萬斤

沼氣作物和使狗肉湯肥田,並不是大寺各莊所獨有。漕河人民公社的漕莊,有一塊二畝六分地的沼氣試驗場,那裡更是花團錦簇。那是當地過去的鄉黨委第一書記劉廷奎所主持的科學研究組的野外實驗室,組員有鄉技術員曹清海,村支部書記魏克敏和過去的農業社主任魏文林,以及其他幾個社員。那片長方形的地裡,最北頭的中部是一個二分地的塔行沼氣山藥堆,十五層環形梯級,折合平地四分,插秧五萬棵。西側六個小堆,有三堆沼氣山藥,共佔地一分,插秧數各為三千五、一千七和一千五百棵,另外還有三堆不帶沼氣的山藥。這幾個堆堆大小都相同,是為了比較有無沼氣和稀密栽植的好壞而採取不同措施的。南面還有一個弓圓形的沼氣山藥,下鋪一層平均二尺厚的馬糞,上面是糞土,再上面一層是好土,這個立體折合平地一畝三,插秧七十五萬棵。此外,兩側的零星空地還有一些平地沼氣山藥,和一畝六千棵的給秧子搭了架的山藥。那一畝拱形山藥計畫產一百二十萬斤,只要每一棵上長斤半多山藥,七十五萬棵秧子就可以保證這個衛星數字;從眼下的生產情況來看,這一顆衛星上天應該說是毫無問題,因為一棵長一二斤山藥本來就是值不得一提的低產。那二分塔堆上的五萬棵秧子,看現在的情況,也可以成為畝產百萬斤的衛星射上天去。一畝六千棵的搭架山藥,共灌了四條狗的肉湯,也已長成了茁壯的衛星模樣,看來同樣會直上雲霄。

一棵白菜五百斤

這塊沼氣試驗場的南端和兩側,還有磨盤形的、圓瓦形的以及每條埂道上種四行或六行的白菜和蘿蔔。從白菜衛星來說,大寺各莊有一分菜地堆了四十個方形的立體,每個立體面積二平方尺,每個立體上要求長一棵五百斤的大白菜;漕莊試驗場的平地上也有計畫培育成每棵五百斤的大白菜。而漕莊試驗場地的中央空地上,還有用大瓦罐和大花盆擺成「衛星「二字的一片試驗作物,罐內和盆內種了四樣不同的蘿蔔和許多白菜;有一個大花盆移栽了一棵多穗玉米,給打了5C.C.葡萄糖;另外一個盆裡是一棵山藥,主秧分出十三株,又因壓蔓而變成二十六株,連同主秧,共二十七處長山藥;這棵山藥注射了二十C.C.葡萄糖,要求單產一百斤。這整個試驗場原來是一片荒墳野地,但現在,緊鄰這裡的保定郊區每天都有人過來遊覽,說是來逛花園。

小麥畝產十二萬斤

清莊也和大寺各莊與謝坊一樣,是已經電氣化的村子。沼氣試驗場裡也就有電燈設備,有夜晚亮堂堂的科學研究組的試驗棚兼宿舍棚。試驗場邊還正在修建一個水塔,準備以後給這裡作人工降雨。現在試驗場邊還翻了一畝準備種冬小麥,由於我在很早以前和劉廷奎研究過高產小麥的事,他也就曾在那一畝地邊詭秘地瞇著眼兒笑問我:

「你猜猜這畝小麥要搞多少萬斤?」

「八萬?」我反問著。這是我聽說過的最高的數字。

「嘻嘻」,劉廷奎用巴掌捂著嘴唇,悄悄笑道:「我跟你坦白了吧!這搞的是十二萬斤!」

想要畝產十二萬斤小麥!我實在不相信世界上曾有任何人聽說過這種事。我問劉廷奎的措施,他告訴我,現在是在讓伏天的太陽照晒翻開的土,然後深掘七尺,把地下的紅土層翻上來同好土和勻;施底肥三十萬斤;種子先進行人工培育,剛出芽的工夫播下,防止糞大燒芽;土地疊成堆形,利用沼氣養育,人工降雨澆灌,用最多最好的化肥分批追補;播籽一千斤,每平方公分一粒;每棵長八十粒小麥,就是畝產十二萬斤。

多麼豪壯的雄心!多麼宏偉的氣魄!劉廷奎還在培育多色棉花和新的山藥品種,並在個人生活上攢錢買照相機;他要用照片來記錄科學試驗的過程,用照片表揚先進和推動工作。他有著衝破天的樂觀和朝氣,一刻也不放鬆向別人學習。用狗肉湯上地,就是從大田人民公社黨委第一書記高玉生那兒受啟發而來。他同高玉生以及現在漕河人民公社黨委第一書記師義發,是長期競賽的死對頭和互相學習的好同志。師義發在南亭村搞了大面積的多穗玉米衛星,如今棵棵近丈高,每棵九、十個穗。劉廷奎也搞了八十畝高產多穗玉米,並搞了多穗高粱。這些衛星作物在大寺各莊和謝坊也都茂盛無比。他們和大寺各莊都還搞了每畝四十萬棵的衛星谷,現在棵高一公尺多,秸桿粗如木棍,穗長五寸,至少可以達到畝產兩萬斤。

皮棉畝產五千斤

最後還該回到大寺各莊,回到那兒的七畝棉花地。那裡毛主席看過的三棵棉枝都綁上了紅布。每畝四千棵,平均高六尺,誰看了都說那是棉花樹。每棵平均果枝二十五個,成鈴四十個,花蕾四十五個;成鈴最多的已達一棵一百一十個,眼前的情況就可畝產皮棉近二千斤。但人們還要叫棉棵長到八尺高,叫每棵長一百二十個棉鈴,以保證每畝產五千斤皮棉。這七畝地的耕作有稀密對比和早晚對比的,還有搭起棚子,晚上在頂棚蓋被單,棚下用電燈光照明的催生的一片。這裡畝施底肥五萬四千斤;過磷酸鈣一百二十斤;追硫銨四次,共用一百七十斤;追氮肥一次,生長素和鉀鹽各四次,噴磷四次,除蟲七次;鋤八遍,澆水兩次,整枝十八次。這片棉花已有中央和省的負責同志再三說過要趕快拍成電影。這片棉花將如許多人所說今年秋後農業上不知要出現多少嚇人的高產怪事那樣,會如衛星般地震動湖海山川。

全縣糧食畝產二千斤

所有這些將要發射的高產衛星,和徐水的大面積豐產田連成一氣,要把這兒的糧食畝產從去年的二百一十四斤提高到今年的兩千斤。人民公社的建立和毛主席的視察,就是目前爭取兩千斤的足以使山倒海平的力量。這些將要發射的衛星莊稼,是在邁向共產主義的人民公社殿堂上空飄揚的鮮明耀眼的紅旗;也只有人民公社才能豎起這樣的紅旗。試想想,一個二分地的沼氣山藥堆就得花去成百個人工,成本更是不可計算;這可除了幾萬人大的人民公社,哪一個普通農業社能夠辦得到!

唱不盡人民公社的優越性,頌不完人民公社的燦爛前程。徐水人民公社將會在不遠的期間,把社員們帶向人類歷史上最高的仙境,這就是「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自由王國的時光。

(原載1958年9月1日《人民日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人民日報特約記者 康濯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