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知識份子的脊樑骨是怎樣被打斷的?

2002-05-24 21:26 作者:許志林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著有《陳寅恪最後二十年》的作家陸健東,曾通過一批中國名教授、學者、作家的獨立思考能力從1951年開始消失的事實,認為:新中國的極左實際上發軔於1951年的「知識份子思想改造運動」。
     
  為了理解那批從舊社會過來的知識份子,如何拋棄獨立思考的能力,如何喪失自己的獨立人格,從而轉變成了唯唯諾諾的應聲蟲,我找來楊絳女士所寫的小說《洗澡》和於風政教授所寫的描寫當代中國知識份子歷史命運三部曲之一的《改造》。
  
  楊絳的《洗澡》寫了一批從舊社會過來的知識份子,包括受新中國誕生的感召的海外歸來者,怎樣在工作單位黨領導的壓力下,在廣大人民群眾、年輕學生面前,脫褲子、割尾巴、被「洗澡」(指經受群眾批判),幾次三番都難以通過,人人惶恐不已。一位名叫朱千里的教授甚至被逼自殺。從這裡可以看到他們那種拚命自潑髒水、自貶身份的狼狽模樣,也可以理解他們的那種惶恐心理。
  
  根據《改造》的記載:在普遍「洗澡」之前,黨組織、學習委員會(節約檢察委員會)要把教師們排隊,根據他們問題的多少與嚴重程度,確定洗「大盆」、「中盆」或者「小盆 」:洗「大盆」的在全校大會上作檢討;洗「中盆」的在全系大會上作檢討;洗「小盆」的則在小組會上做檢討。初步確定之後,要先開「控訴醞釀會」,背著要檢討的教師,在群眾中收集他的材料,看他如何宣揚所謂的資產階級思想、有什麼資產階級生活方式等,然後向他本人轉達,要求他寫出檢討報告或者發言提綱,先作啟發報告或典型示範報告。在檢討大會上,個人檢討之後,群眾提出批評,然後決定是否過關。問題輕、態度好的,一次通過;問題重、檢查不夠深刻的,要嘛再三檢討,要嘛「澡盆」升級。對那些有牴觸情緒或「頑固不化」的人,要開展群眾性的反覆批鬥,直到認罪為止。
  
  ◆清華大學教授金岳霖、潘光旦都檢查了12次才過關。
  
  ◆馮友蘭的幾次檢討不被接受,最後說了違心話,才獲通過。
  
  ◆燕京大學哲學系主任張東蓀教授是有名的「反動份子」,先後在歷史、哲學、國文、心理四系聯合師生大會上檢討兩次,在全校師生大會上檢討一次,並受到全校師生員工大會的批判。
  
  ◆嶺南大學校長陳序經先生在全校師生大會檢討4小時,講到動情處禁不住熱淚縱橫,仍然不獲通過。全校師生還運用各種宣傳工具對 他進行批判,要他承認自己是「美帝份子」 ,讓他檢討自己怎樣忠實執行「美帝國主義的文化侵略政策」……
  
  由此可見,當年共產黨針對知識份子所發動的「洗澡」運動,確實取得了相當大的成果。它取得成功的策略之一,就是把解放前人格獨立的知識份子,全部扣上具有資產階級思想,依憑這頂是資產階級知識份子的帽子,讓他們莫名其妙地產生「原罪感」,然後,再發動廣大群眾對他們的這個所謂的資產階級思想進行批判,讓他們認識到自身和工農群眾之間的鴻溝。這就使得他們在群眾面前再也抬不起頭來,而只能夾著尾巴做人,遇事謹小慎微,唯唯諾諾,而再也不敢自由發表意見了。中國現代知識份子從「5.4」以來所塑造出來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就這樣被閹割了。他們的脊樑骨就這樣被打斷了。
  
  作為新一代的知識份子,在同情老一代知識份子脊樑骨被無情打斷的的同時,應該牢牢記住: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我們都要保持獨立人格,勇敢堅定地傳播自由民主的理念,防止新形勢下一切左的東西的再度肆虐,如此,我們才能讓民主自由最終實現於中國社會。
  
  劉少奇說過一句話:忽左忽右,就到了共產主義,89那些缺乏頭腦的弱智青年想靠東歐,蘇聯的巨變借題發揮,說明他們犯了投機機會主義的嚴重錯誤,都是他們搞得今天我們的經濟往右轉,政治改革上停滯不前,甚至往左轉,搞得社會發展不協調,哎,能怨誰呢?

中國的現代化, 最需要的是什麼 ? --- 是中國知識份子的脊樑骨 !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