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澤民阻「紀念鄧南巡十週年」內幕

2002-04-05 22:0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年二月,是中共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第二代核心鄧小平南巡十週年。按照中共好大喜功的習慣,對重大事件逢五逢十都要轟轟烈烈地紀念一番。比如深圳創辦特區十週年、二十週年,都曾經歡天喜地地慶祝。為何「鄧小平南巡十週年」的「偉大日子」就冷冷清清地度過了?

據最新一期<<前哨>>雜誌透露,今年元旦前後,深圳、汕頭、廣東、福建、海南都有許多老幹部、民眾、團體寫信和打報告給中央,要求中央召開鄧南巡十週年紀念大會,舉辦大型活動!

江面對這些報告及來信,據稱大拍了桌子說:這有甚麼值得紀念的!一句話否決了這些請求。江澤民拍桌子嚇壞了大小官吏,因而 「鄧小平南巡十週年」的「偉大日子」就冷冷清清地度過了。

不過,因鄧小平南巡而嘗到甜頭的以廣東為首的南方省市及一些沿海地區的傳媒還是發表了不少文章紀念鄧南巡十週年。據《深圳商報》報導,二月十九日又是鄧小平去世五週年紀念日,深圳二十萬市民登上蓮花山頂,在鄧小平像前放上鮮花。二月十九日不是星期天,如果真的有二十萬人登山拜謁鄧小平塑像,那肯定是有人宣布放假組織的活動。深圳人很清楚鄧小平「六四」血債,但他們更清楚鄧南巡挽救了改革,令他們取得今天的經濟利益,要比江澤民強。

相比之下,北方傳媒的紀念文章就「鳳毛麟角」了,不過也有報刊打「擦邊球」,轉載南方傳媒的報導和評論。

江澤民為甚麼對「鄧小平南巡」諱莫如深呢?「六四」屠殺後,江澤民由當時被稱為保守派「大佬」的李先念、陳云「力薦」,在鄧小平倉促之間無法提出更適當人選的情況下黃袍加身,當上總書記。他的思想師承保守派的李先念、陳雲,因而對鄧小平搞「資本主義復辟」的改革開放看不慣。其時他的兒子們均在外國留學,還沒有做生意。江澤民一上臺,就揚言要讓個體戶「傾家蕩產」,搞得個體戶人心惶惶。在江的主持下,對改革開放進行反攻倒算,大反「和平演變」。江的幾個主要打手王忍之、高狄、賀敬之、袁木操控下的大陸傳媒更是殺氣騰騰,向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事業大問「姓社還是姓資」。江澤民還親自在九一年七月一日紀念中共成立八十週年的大會上重彈此調,一時間烏雲壓城城欲摧(與2001年他的「七一講話」讓資本家入黨形成一百八十度的反差,是巨大的諷刺)。

那時,中共又面臨換屆,九二年十月要召開中共的「十四大」。鄧小平感到,如果讓江澤民對改革開放反攻倒算的行徑在「十四大」確認,他藉以在歷史上揚名立萬的改革開放也就完蛋了。

為了在「十四大」上重新確認改革開放路線,鄧小平只好拖看九旬之軀,南下深圳等地,煽風點火,鼓吹改革開放,影射攻擊江澤民為首的保守派,他更發出警告:「不換思想就換人。」

怕被趕下臺急「轉軌」
鄧小平重新啟動改革開放後,中共黨內的改革派抓住這個時機主動出擊。胡耀邦舊部喬石和趙紫陽舊部田紀雲都發表了非常大膽的把矛頭指向江澤民的講話,特別是田紀雲在中央黨校的講話。田叫左派自己去搞一個左派特區,與經濟特區比較,在全國造成很大影響。

當時掌握軍權的「楊家將」更提出要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也就是說「人民子弟兵」是聽鄧的話而不是聽江澤民這個「軍委主席」的話的。

當時,海外的中國問題觀察家都密切地注視著江澤民的一舉一動,江澤民會不會步胡耀邦、趙紫陽的後塵,被鄧小平攆下臺?

江澤民驚慌失措。推薦他上臺的李先念已病入膏肓,苟延殘喘,於九二年六月病死;陳雲則明哲保身,不願因保江澤民和鄧發生正面衝突。江剩下的路就只有聽從王震的勸告,低頭認罪,思想急急轉彎了。

九二年六月九日,江澤民幾乎是被喬石「押」到中央黨校「作報告」的,其實是作檢討認錯。江「作報告」的對象,除了黨校高級班的學員之外,還有中央各部門和各省市自治區的主要負責人。江澤民就在這眾多的中共高幹面前大談自己如何經過學習鄧小平的南巡講話,提高了認識。由於江澤民偽裝得好,終於逃過一劫。後來他揮淚斬馬謖,撤掉王忍之、高狄和袁木等的職務。

這樣尷尬的歷史,江澤民當然不願意人家重提,難怪他不讓紀念鄧小平南巡十週年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