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範英著:江澤民的「太陽」夢

2002-03-12 05:4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個明達的國家領導人理應:一、像伯樂那樣,識才用才,拔擢才德兼備者到可以替代自己的崗位上來;二、在10年內培養出超過自己的人,為"長江後浪推前浪"的歷史趨勢做出生動的詮釋;三、讓位賢者時,坦然大度,不留後手,不藏埋伏。我們對於一個十億人口國家的領袖,對於一個沒有一天不高呼"大公無私"和"為人民服務"的黨的領袖,提出這樣的期望,能說有任何貶意、惡意嗎?如果這個領袖真的這樣做了,歷史響應他的必將是美名傳誦。遺憾的是,這三條江核心都不沾邊。
江澤民的"退,還是不退"的消息,媒體幾乎把所有可能都道盡了。例如,全退或半退,退總書記而保留軍委主席,退國家主席而保留總書記和軍委主席,等等。各種可能都說盡,豈不等於不說?但對於一黨專制中的家長制的"家長動態",是不能不作為聚焦點的。因為這個"家長"的喜怒哀樂牽扯到中國和世界的平安、驚恐、災難。

《古文觀止》倒數第15篇文章是明朝方孝孺寫的"深慮論"。文中列舉一系列歷史上出人意料的重大事變,證明他的看法:「禍常發於所忽(忽視、忽略)之中,而亂常起於不足疑之事。」

他這個論點也頗能印證中共領導層的更迭:誰事先料到毛的「親密戰友」林彪會乘三叉戟去葬身溫都爾汗;誰事先料到原來不過是個省級領導、能力平平的華國鋒一舉粉碎"四人幫";誰料到剛在台上說完「英明領袖華主席把四人幫逮起來很不簡單」的鄧小平回身一腳,把華踢翻在地;以至後來的胡、趙更替,誰也別自吹曾於事先「料事如神」!

另一方面看,古人也承認「月暈而風,礎潤而雨」的預見,即承認事變之前,總有徵兆。以江澤民而言,他的不顧大局、不識歷史潮流的獨夫戀棧心態,他想當獨裁者的野心,就有過多次的表露。俗話說:夢中吐真言,醉後露真情。恰恰在那麼一些不太正式的場合裡,江漏出了企望神化的蛛絲馬跡。

大家知道,文化大革命那段日子裡,神化領袖堪稱鋪天蓋地。今天為權欲沖昏頭腦的江澤民不能不心嚮往之。至少有三次,他表露了要當"不落的紅太陽"的心聲。

第一次是他登黃山時,在平庸的"黃山詩"裡直呼"日破雲濤萬里紅"。經過文革的人都知道"萬里紅"是脫胎"世界一片紅"的文革語言,而導引一片紅的力量,當初是"紅太陽毛",那麼,今天的"日"又是指誰?上海的馬屁精們"與時俱進"地將此詩收入學生課本,江則連句客氣話都不說!他的企願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再有去年夏季,世界著名三大男高音在北京紫禁城演出後,江澤民立刻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他們。江同其中的帕瓦羅蒂摟肩搭臂,齊唱帕氏拿手義大利歌曲"我的太陽"。這位高音C之王不愧是闖蕩江湖的老手,及時給江灌了一通米湯:「江主席若不是公務在身,定是了不起的男高音!」但帕氏哪裡懂得,老江在意的不是什麼高音,而是矚意於萬眾向他齊頌"我的太陽"!

幾天前,在接待布希的宴會上,江又不失時機也不嫌牙滲地邀布希唱"我的太陽",但為布希拒絕。可見此曲是他的心儀,或說心病。為什麼?因為他朝思暮想的正是當"不落的紅太陽"。

江的這三次"太陽迷"表演,均屬於人們所忽略的事情,所不足疑的事情。但是,對照他的一系列政治舞台上的表現,不是都能對得上號嗎!他不光想當獨裁者,還想讓兒子繼承所以才要按照他自己的16字訣辦事:攬權到底,耍賴到死,即使我死,還有兒子!

兩會過後,黨的16大接踵而來,江的精彩表演還在後頭。"大公無私"的口頭禪,是真是假,將在關鍵時刻得到驗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