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副縣長買官被騙百萬元 

2002-03-09 07:48 作者:秦朝 陳桂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跑官買官為求名昔日同學生騙意

  吳耿岳有一位多年的同窗,名叫徐永漢。他大學畢業後前往河池發展,曾任河池化學工業集團公司基層處副處長。此人巧言善辯,能說會道,頗有幾分「外交」手腕。

  徐永漢在集團公司裡為了自己的事業和夢想奮鬥之時,吳耿岳在陸川如魚得水,發展十分順利,先後擔任中國人民銀行陸川支行副行長、行長,之後又通過送錢順利地坐上陸川縣副縣長的交椅。

  吳耿岳一直在金融部門工作,當了副縣長後又分管金融系統,在很多人眼裡,吳耿岳是個「財神爺」。要是跟吳耿岳交上朋友,去金融機構貸款就會容易得多。自然,吳耿岳這里門庭若市。在眾多吳耿岳的「朋友」中,丘卓林是最鐵的、也是獲利最多的一個。他本是一介農民,後來跟著別人當上了小包工頭,靠著吳耿岳的「幫助」,輕而易舉地從信用社貸到了房地產開發所需的款項,從而在短短的幾年間搖身一變,成為富甲一方的千萬富翁。

  精通「互惠互利」的丘卓林自然懂得投桃報李。他知道吳耿岳官癮很大,不止一次給他「鼓勁」說:「如果官路上需要錢,你說一聲,再多都行。」吳耿岳案發後查明,丘卓林從1994年至1997年先後送給吳耿岳的錢達570萬元。

  吳耿岳當上陸川縣副縣長後,一直夢想著轉「正」。但他不是從抓業績著手,而是熱衷於找關係,走後門,試圖接近能改變他命運的有關領導。而做這一切,都需要錢來開路。這樣丘卓林自然就成了吳耿岳最大的「錢袋子」。

  1994年6月,吳耿岳為了達到陞官發財的目的,向時任玉林地委書記的俞芳林送去第一筆賄賂款。之後,至1996年春節,吳耿岳又5次向俞芳林行賄,行賄金額共計人民幣90萬元和金首飾一套。但是,儘管對俞芳林投資了百萬元,吳耿岳的官職還是外甥打燈籠---照舊。不久有風聲傳俞芳林要調走,眼看百萬元要打水漂,轉「正」還沒著落,吳耿岳心急如焚。

  吳耿岳熱衷於花錢跑官,遠在河池的徐永漢也略知一二,因二人時不時也有電話來往。見吳耿岳大花血本跑官,一擲千金,毫不吝嗇,徐永漢不禁萌生了貪婪的念頭:既然他為了跑官出手如此大方,我何不騙他點錢花花?反正他的錢來得容易。

  徐永漢這麼想,是有他的「硬道理」的。因為當時河池地區行署某副專員曾是他以前的廠領導,而且他知道這位副專員與當時玉林地委主要領導關係很好,他有向吳許諾的「資本」。

  求官心切忙買官心甘情願付巨款

  1996年5、6月間,徐永漢從河池打電話給吳耿岳,說有事找他,電話裡不好談,過兩天回陸川再面談。兩天後,徐永漢回到陸川,找到吳耿岳,對他說:「老同學,現在當了副縣長,是不是弄個正職噹噹?」吳耿岳客氣地說不是想當就當得了的。徐永漢說:「如果你想轉正的話,我有關係,可以幫你,但需點貨(錢)才能辦通。」接著便向吳耿岳吹噓他與河池某副專員關係如何如何的好,而副專員又與玉林地委的某領導關係如何如何的好。吳耿岳見他說得有板有眼,信以為真了。

  當時,吳耿岳的「拜把子」兄弟丘卓林也在場,當即表示:若有可能幫吳耿岳轉「正」,讓他出百萬元都願意。徐永漢便說:「那就要一個吉利點的數吧,就要108萬元。」吳耿岳有點為難,說一下子籌不到這麼多錢。徐永漢於是說:「你放心,我現在還不帶錢走,等你籌夠錢後我再來拿,我先回去跑跑關係,但必須要一點招待費和路費。」於是,吳耿岳給了徐永漢2.5萬元,同時把自己的一份簡歷也交給他一併帶走。

  拿了錢,無論如何也要做點事,至少要裝個樣子,說不定「順便」真能幫他轉「正」呢!回到河池兩三天後,徐永漢就去找某副專員,跟他說了為吳耿岳跑官的事,但某副專員並不願意。又隔了兩三天,徐永漢再次去找某副專員談吳耿岳之事,某副專員被煩不過,寫了張條子,內容大概是×××(玉林地委主要領導),我有一個朋友叫吳耿岳,在陸川縣當副縣長,請你關照一下云云。

  1996年9月初,徐永漢拿著副專員寫的條子回到陸川,找到吳耿岳,將條子交給吳耿岳,並說,跑官的108萬元經費中有88萬元是要用來送給玉林地委的某領導的,有20萬元是要用來送給河池某副專員的。吳耿岳當即打電話叫丘卓林過來,叫他準備好錢支付給徐永漢,並讓徐永漢寫一張收條給丘卓林,內容為:「今收到丘卓林交來建築材料費108萬元。」於是,108萬元的銀行匯票就到了徐永漢的手裡。

  多方託人去跑官官帽可望不可及

  1996年10月9日,徐永漢將這筆款存入了他在河池建行的戶頭上。同月11日,徐永漢又從中領出80萬元,以其名義開戶,用其出生年月為密碼,將80萬元分成60萬元、20萬元存入兩個存摺。幾天後,徐永漢拿著存摺送給某副專員,遭到某副專員的嚴詞拒絕,並罵他道:「你想害我也不能這樣害。」

  過了不久,徐永漢得知某副專員到玉林出差,便打電話約吳耿岳到玉林某賓館見面,以讓吳耿岳認為他正在努力為其跑官之事奔忙。當晚11時,經徐永漢引薦,吳耿岳見到了某副專員。某副專員應付式地與吳耿岳談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並問了一下吳耿岳的簡歷。半個小時後,某副專員以夜深為由將吳打發走了。

  因是初次見面,吳耿岳對這位副專員能否助他轉「正」也不敢抱以太大的希望,但還是對徐永漢的引薦心存感激。次日,徐永漢將被某副專員拒收的兩本共計80萬元的存摺交給吳耿岳,「慚愧」地說自己沒盡到「職責」。但吳耿岳尚寄希望日後的進一步聯絡,便叫徐永漢先留著。這正中徐永漢的下懷,他當即把存摺收起。

  不久縣級領導換屆在即,吳耿岳急了,多次催問徐永漢這邊辦得怎樣。徐永漢於是又多次打電話或上門拜訪某副專員。某副專員被催得多了,只好打個電話給玉林地委主要領導,但得到的答覆是:人事問題按正常程序辦。

  徐永漢得知這個結果已明白,吳耿岳想通過某副專員幫忙實現轉「正」夢想是沒戲了,本來他對此無所謂,對這個結果也不意外,他當初的目的只是想藉此機會騙點錢花花。但他知道這個結果對吳耿岳的打擊卻是沈重的,而且他知道後可能會要回這筆錢,因此,這個結果他對吳耿岳絕口不提。

  當然,吳耿岳也沒有把轉「正」的希望全寄託在徐永漢身上。1996年12月,吳耿岳一個在南寧做生意的老鄉朱某打電話給他,可以找人幫他轉「正」,需要60萬元。吳耿岳一下子籌不到這麼多錢,便想起給徐永漢辦事的108萬元,於是打電話讓徐永漢先給他匯60萬元以解一時之急。徐永漢應其要求,以安德勤的名義將錢匯到南寧。

  1997年3月,玉林地委公布了調整後的正處級人員名單,吳耿岳榜上無名。吳耿岳得知後即打電話給徐永漢。徐永漢早有心理準備,謊稱其轉「正」之事已列入下一步「計畫」,以進一步穩住吳耿岳。

  瞞天過海花巨款騙子嘴臉露無遺

  在得知某副專員無法幫吳轉「正」的消息後,徐永漢陸續將吳耿岳給的錢取出來揮霍。

  對到手的60萬元又被吳耿岳拿回去,徐永漢想起來心裏就不是滋味,於是多次打電話問吳耿岳什麼時候補回給他。在他的催促下,1997年5月,吳耿岳叫丘卓林又拿了60萬元現金給徐永漢,以補足108萬元。徐永漢當時拿回60萬元的心態,案發後他這樣交待:我知道吳耿岳多方託人去買官,如果其他方面能幫吳買到官,我就說有我一份功勞,這筆錢就順理成章收下了;即使轉不了正,大不了再退給他。

  1997年下半年,徐永漢用這108萬元中的30多萬元在河池購買了一家硫酸銅廠,讓其大哥當廠長,工廠的生產開支也是從這筆錢中支出。

  然而,吳耿岳能當上副縣長,也不是省油的燈,時間一長,見跑官之事毫無進展,徐永漢的謊話編得再好,吳耿岳也覺得不對頭了。1997年年底,吳耿岳派丘卓林前往河池向徐永漢索要回跑官費用。但這筆錢徐永漢已花去大半,丘卓林只追回30萬元。

  徐永漢花錢購買的硫酸銅廠也未能維持多長時間,很快就因經營管理等問題而陷於困境。據徐永漢的大哥證實,該廠從開始到結束虧本20萬-30萬元。

  2000年12月13日,徐永漢因涉嫌行賄被玉林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8日被逮捕。2001年12月18日,陸川縣人民法院以詐騙罪判處徐永漢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金10萬元,剝奪政治權利3年,追繳徐永漢非法所得款78萬元,沒收上繳國庫。

新聞週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秦朝 陳桂秋 相關文章

Top